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督公大人
    外边西风呼啸,书房内因有地龙暖意洋洋。顾煊昱看着被他握在手上的一袭素色小衣。应是那胆小女子在离开之前慌慌张张的穿不上,就被弃在了此处。

    小衣的系带是被他拿匕首挑断的,她自然穿不上。

    贴身的衣物上还带着女子身上的莲花香气。那莲花气在那个女人身上显得分外浓郁,只是靠近一些,便让人觉得如同醉了酒一般。而这小衣上带着淡淡的香气,闻着却如花蕊那般的甘甜。

    高舒推门进来的一幕,正巧看到顾煊昱坐在桌案前,手里拿着的疑似是女子贴身衣物。

    督公大人,刚刚是笑了一下?

    高舒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吧?他跟在顾煊昱身边多年,只见过他冷笑。那大多都意味着有人要倒大霉了。

    然而这个转瞬即逝的笑容,他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以前一直以为,督公大人不会真正地笑呢。

    感觉到督公不善的视线,高舒立马低了头,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然后说“大人命属下查的都清楚了,余婉姑娘是住在冷宫里的妃嫔。”

    只花了半个下午的时间,他很快就理清了余婉入宫后的遭遇。

    现在这位皇帝,收女人向来是凭着画像。但这画像画得准不准像不像,端看画师的手有了。

    收银子收到手软的,自然画得貌若天仙,当然也就能画得平平无常。

    想来余婉是不通此道,亦或是被人花钱陷害故意而为。那画师将她画得稀松平常。绍梁帝就只是封了她一个才女,连见都没有见一面。

    然后,许是余婉倒霉,许是她遭人记恨。恰巧在乞巧节的百花宴上,竟然一个失手,将茶水泼到了几位后妃辛辛苦苦织就的乞巧娘娘图上。

    之后就被贬到了冷宫。

    高舒觉得皇帝一定是当时没有在场,不然这般的美人,不将她捧上云端便罢了,谁又能狠下心肠让她住那蹉跎韶华的冷宫之中呢。

    顾煊昱很快就理清了余婉的生平背景,此时,他才方知那女人为何接连说了几番“她不是”。

    不是什么呢?不是宫女,还是,不是来求与他欢好的?

    现在看来,或许两者皆是。

    顾煊昱将小衣进自己袖口里,思忖了片刻后,说“她对我还有些用处。还有,你命人去将方神医传入宫中。”

    “是。”高舒正欲退下,却又似是想起了什么事,犹豫了片刻,才说

    “属下听说,余婉此刻被淑妃娘娘关入了慎刑司,督公大人,小的可要?”

    他话音未落,就见顾煊昱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顾煊昱站起身便朝外走去,高舒愣了一下,立马跟上。

    督公大人一向最讨厌后宫之中这些女子争来夺去的把戏,高舒刚刚不说,就是怕督公大人嫌余婉麻烦。

    可没想到此时督公的反应,却颇有些不同寻常啊。

    高舒不由得在心里觉得余婉真是非同一般,此女日后说不准会是那人中凤。

    慎行司之中,妺妩被人套上了手镣脚镣,锁在柱子上不得动弹。

    刚刚淑妃的人在她那屋中搜出了巫蛊扎的小人,妺妩却只想发笑。就她住在那么破落的冷宫院子,还能用得起绸缎做的小人?

    被带来的一路上妺妩都十分乖觉,似乎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无力反抗的女子。她被锁链套上了,却依然不挣扎。

    666此刻却有些兴奋,宿主经过这么一场事,估计也宫斗的重要性了吧?只有拿下了皇帝当了贵妃,才不会被人欺负。

    666却依然不知道妺妩此时懒散怠慢的心思。

    妺妩不反抗,纯粹是因为懒的理会淑妃。

    这些女人争来斗去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多把心思放在如何专宠上。在她看来,只有毫无魅力的女人才搞这种暗中捣鬼的把戏。

    她一向是男人的心尖宠掌中娇,无论是暴君还是明主,最后莫不都是为了她遣散后宫。她听到那些女人天天骂她祸水狐狸精,却还从来没有人又胆量敢对付她。

    宫斗啊,看着就心累。凡人寿数有限的很,她才懒得用来花心思。不然,会老的很快呢。

    666却觉得是宿主天真,有些犯愁地说“可是,宿主你如果不攻略皇帝,就要任人欺负了呀!”

    妺妩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后宫之中,绍梁帝,似乎还不如顾煊昱有权势呢。”

    妺妩刚刚在顾煊昱的书房之中,看到他印章用的玺,是和氏玉,就连那床榻都是百年的紫檀乌木雕。恐怕就连皇帝的玉玺龙榻,都没有如此待遇吧。

    若是个有本事的帝王,枕榻之侧又岂容他人如此放肆鼾睡?

    妺妩一向都只瞧得上最强的男子,让她此刻转而去攻略一个傀儡皇帝,妺妩还真有几分瞧不上眼了。

    “顾煊昱?宿主,你想指望他?”

    666没想到宿主还想着他,顾煊昱的铁石心肠,她也不是没有看见。

    等着顾煊昱来救?估计宿主的这具身子都该凉了。666干脆也不劝了,继续边旁观边吃虾条,就等着宿主自己吃个大亏,好清醒清醒。

    淑妃在一旁看着侍从将妺妩铐上铁链锁好,才走上前,颇有些解恨地说“我还当妹妹有何本事,将两个宫女打花了脸。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下午的时候,邢依萱看着满脸鲜血的春桃夏荷,险些吓了一跳。听她们两个将这女人描述成了厉鬼索命的冤魂。

    起初也是有些受惊,但是她仔细一想,青天白日,哪里有什么鬼怪,便觉得是被人糊弄了。

    既然妺妩已经识破了她的计谋,那就别怪她出狠招了。

    妺妩只是斜着眼瞧她看“姐姐,妹妹只是觉得,人在做天在看。事情做得太绝,损了阴德,不定子嗣会更加艰难呢。”

    这话正说在了淑妃的痛处,她费尽心机专宠已有近一年,却依然没有怀上子嗣。

    邢依萱颇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心里愤怒不已,可她面上却依然保持着一派优雅高贵“看完妹妹可真是不会说话,可在这后宫,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你诅咒陛下皇嗣。本宫今日也不得不给你一个教训!”

    邢依萱高高抬起了手,妺妩侧着脸,两人同时看到了淑妃指尖带着的护指。这若是打在脸上,非得刮烂脸不可。

    邢依萱就是如此想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妺妩带着这张完好的狐媚脸出慎刑司。

    高高扬起的手凌空落下,妺妩似是不敢看,紧紧闭了双眼。

    666都有些搞不懂,这个宿主明明能躲开,却又再打什么主意。

    意料之中的巴掌迟迟没有打下去,妺妩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看着眼前的情形,缓缓勾起唇角,语气间又带了几分婉转之音

    “督公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小可爱兔王腿长一米八 的地雷1哦

    妺妩兴奋地啊,上刑什么的,约不?

    666疑惑地在说些什么?我咋听不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