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督公大人
    辛翠摇了摇头,她只是从西厂的几个班子口中听到了一些风声。但却不知是何事。

    辛翠开口说道“娘娘且放宽心。督公大人他大权在握,单纯论武力也鲜有匹敌者。自然不会出事的。

    奴婢这就给娘娘备水沐浴,娘娘今日也早些休息。说不定这一日过后,便天晴气朗了。”

    妺妩低低地叹息一声“但愿如此吧。”

    黄昏之时,早早沐浴梳整完毕的妺妩在屋中坐着。她一言不发,只是跪坐在靠着窗的位置,定定地盯着半拉开的窗外那一方阴沉天色瞧着。

    忽而一阵狂风猛起,草木哗哗作响,漫天昏黄之色。就连树叶都被吹得四散而飞,窗户也被吹的摇摇欲坠。

    在一旁侍奉的辛翠赶忙上前,将窗户一扇扇合起。然后才转身同妺妩说道

    “娘娘,大雨恐将至。娘娘还是早些休息吧。”

    话音未落,就听到门口忽然传来了内侍官响亮的嗓音“婉才人接旨。”

    屋内的二人俱是一震,两人面面相觑,赶忙起身出门。

    屋外狂风大作,就连地上的沙石都被吹起。可是那内侍官的声音却依然稳稳当当的传入了二人的耳中

    “余氏婉娘,月容花貌,品贤德淑,温良敦厚,朕甚悦之。故今择吉日纳新妃,同结百年之好。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顺公公念完了圣旨,却发现那位已成贵妃的娘娘在下方怔怔然回不过神,面上没有丝毫喜色。

    于是他又催促了一遍“娘娘怎么还不接旨?陛下还在宫中等着您侍奉呢。”

    辛翠在一旁赶忙替妺妩接下圣旨,并送上一袋碎银子“我家娘娘她定是喜悦的慌了神,公公千万莫怪。”

    顺公公连忙推拒“不敢不敢,杂家日后还得仰仗娘娘呢。那杂家便在外候着,等娘娘梳妆。”

    妺妩被辛翠扶回屋内,听闻如此喜讯,可她却蹙着眉,仿佛是五味杂陈,却唯独没有欣喜之意。

    辛翠观她的面色,心中嘀咕。对于后宫妃子来说,一朝封妃全家得道,是不得了的大喜事。

    娘娘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她这副模样,只有心里有了旁人才会如此。

    想到这里辛翠就越发的心疼娘娘了,她思忖后才说“娘娘若是不喜,奴婢便说是娘娘小日子来了,大可先混过这几日。”

    妺妩点了点头,正欲应下。却突然被一闪而过,突然出现在屋中的黑影吓了一跳。

    两人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袭黑衣的高舒翻窗进入屋内。

    “高舒,你怎么来了?”辛翠惊诧万分。

    高舒一边喘着气,一边对妺妩行了一礼“娘娘,如今西厂情势危急,督公大人受了伤。大人提前吩咐了小的,送娘娘出宫暂避风险。”

    妺妩旁的似乎都没有听到,出言问询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抖“督公大人怎么了?”

    “大人他运功时吐了血。之后大人便吩咐小的前来护送娘娘离开,而我离开西厂之后,就看到陛下派人层层围住了西厂。由此推测,必是陛下在药中下了毒。之后的事,小的就不知了。”

    高舒看着妺妩仍在犹豫,忙说“娘娘,时间紧迫。您还是快些随我出宫的好。不然待会儿可能就出不去了。”

    妺妩此刻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我要去同陛下要解药!”

    “娘娘不可!”辛翠惊地大声劝阻,而后才软了声音说道

    “娘娘,您还是快些出宫吧,陛下恐怕已经谋划多时,您此时去要解药,岂不是不要命了?”

    听着别人阻止,妺妩握紧了手中的簪子,一脸坚决地说“大人与我有救命之恩,如今危在旦夕我又岂能不救?或许我讨好了陛下,能寻到解药也说不定。

    辛翠!你替我收整好,我待会便随着顺公公去紫云殿。”

    666心中奇怪,宿主今日和她平常那副惫懒的模样格外不同,难道她是今天戏精附体了?

    而且,这个宿主一向没良心的很,什么时候居然这般上心了。难不成,是真的陷进去了?

    想到这里,它不禁有些担心。毕竟这样的事情它也听说过。有些宿主最后宁愿停留在一个世界再也不回去,搞的管理员十分头疼。

    为防万一,它还是赶紧上报管理员,以免出了大事吧。

    高舒也想要阻止,可是最终却又没有说出任何话。如今的他孤身一人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让余娘娘去搏一搏,说不定便能挽救大人性命。

    最后,他只是沉重而恭敬地行了一礼,便趁着黄昏之色飞速离去了。

    上好妆后,妺妩睁开眼,看着西洋镜中的美人。

    美人如画卷一般隽永。淡淡的黛眉描的青青郁郁,两叶弯眉下的一双眼眸含柔带水带,仿佛是那远山绕着近水一般。

    那淡粉色的唇染上了鲜艳欲滴的红,披上的红色薄纱迎风摇摆,又如一团火一般艳艳夺目。

    远山近水之中,细看才能发现其间那丛火焰烈烈,带着艳丽带着清媚,矛盾而又惹人注目。

    妺妩手里执着一盏宫灯,上了顺公公在一旁备好的小轿,随着那些内侍官一同离去了。

    而辛翠看着人走远后,便心急地想要出门探探风声,却突然发觉门口多了许多皇帝的侍卫。

    没有法子,她只能退了回去,口中喃喃自语“娘娘,您可要保重啊。”

    而今夜,焦急地却也不止她一人。紫云殿中,站立了许久的绍梁帝,比她更要心急难耐。

    无论是江山还是美人,他都已等了太久太久。今日终于就要如愿以偿了。

    那种心情,既兴奋,又惶恐,还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欣悦。其间滋味,如五味杂症,让他心中惶惶不可自抑。

    两个时辰前,密探来报,顾煊昱已喝下了那解药。随后他便派人团团围住了西厂。

    只要没有了他顾煊昱,西场的众人群龙无首,绝无法阻挡倾巢而出的大内高手。

    黄震一个时辰前着人传递消息,说是西厂众人已经全部缴械。顾煊昱也重伤在身,已被团团围住,只待陛下下令处置。

    元绍梁这才放下心来,江山尽握后,那绝色的美人便更加令人念念不忘。

    他抚着挂在寝宫之中的那绯色纸鸢,听着外头开始滴答的雨滴声。那雨点稀稀疏疏地打在芭蕉叶上,爽朗,却正和他心意。

    在这雨滴声中,一袭红衣轻笼的美人手执暖黄色的宫灯,轻轻地推开了殿门。

    美人见到他转身看来,便盈盈跪拜于地,请安问好。

    绍梁帝赶紧上前将人扶起。那一袭轻纱被外面的雨滴打湿了些许,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尽数显露了出来。

    这般倾城绝色的女子,不管几经波折,终究还是会成为他的人。

    那素手中握着地灯盏散发着莹莹光亮,照得妺妩面色如玉般玲珑透亮。

    元绍梁迫不及待地将众人全部挥退,他握着妺妩一只素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妺妩如玉的面容

    “爱妃如今见了朕,可欢喜?”

    妺妩装作自然而然地抽回手,捋了捋落在脸侧的一缕鬓发,勉强露出一个笑“妾自然十分欢喜。”

    元绍梁听着耳边如翠鸟般婉转的声音,早已忽略了妺妩语气之中带着的一丝古怪。他拿走妺妩手中的灯盏,揽过红纱美人说

    “一夜值千金,爱妃不如同朕早早就寝,如此可好?”

    等到眼前的女人成了他的人,西厂的捷报也该正正好传来。到时候,他便会割了顾煊昱的项上人头,作为他封妃之礼,送给眼前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元绍梁理想很丰满。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且等下章分解啦

    明天有事,较忙,可能晚上12点更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