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公子殿下
    作为鬼谷弟子, 颜缙自然精通奇门八卦之术。

    他趁着夜色研究了一番地势, 虽梨院院前后都皆有侍卫把守, 好在院落内并没有侍卫在看守。

    他利用地势和黑夜的掩盖, 顺利突破守卫的死角, 暗中摸进了妺妩门前。

    颜缙刚刚偷摸进来的时候, 正巧看到妺妩屋内的灯被熄灭。

    颜缙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他下意识地就想去摸摸自己的袖摆 , 可却突然发现自己穿的是窄袖夜行服。

    思索了一下, 他便觉得不妥, 还是明日再来好了。

    可就在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去的当口,却突然听到了屋内传来的细细啜泣之声。

    那声音时断时续,低哑婉转,压抑不清。颜缙离开的脚步一顿,他又转到妺妩在门前敲了敲门, 想问问她是否有事。

    公子澹在行事时被人打断,本就不满的很。再加上此时出现的那人身份实在巧合, 更让他心中突生怒气。

    这怒火很快就反映在了男子的语气上, 妺妩惊慌失措地咬着唇蹙起了眉头。

    她听到门外男子的声音,看着屋内湖南中两人此刻衣衫不整的情形。便连番推拒着和自己呼吸交融的男子。

    门外的那人武功不弱, 耳力也极好,公子澹压低了声音, 用气流在妺妩耳边说道

    “怎么?你的情郎来了便开始拒绝孤了吗?你就那般喜爱他?”

    公子澹说这话时没有发声音,只是用气而言。那轻微的气流拂过妺妩面庞和细嫩的脖颈肌肤。惹得人又是一阵颤抖。

    妺妩却不敢说话,生怕被外边的人听见了。她以手握成拳, 锤在公子澹的肩前。

    她目光盈盈带泪,恳切的望向他。希望公子澹能读懂她的心事,赶紧放过她。

    可不知公子澹是真的没懂还是装着不懂,他直接将那女子揽在自己身前。又捏着她纤细的手腕置于她的身后,让她彻底被自己困住,一动也不能动。

    门外的人半晌没有听到响动,便又奇怪地问了一声“黎小姐?”

    妺妩又是浑身一震,她紧紧咬住贝齿,生怕两人推拒间的动作被人听见。

    可公子澹却是旁若无人地咬着她的耳珠,继续以气流说道

    “怎么你不回答他?难道是想让他破门而入,看到你如今正在勾引孤?”

    妺妩不住地摇着头,只能抖着声音冲着门口回答道

    “上卿大人有何事找妾,妾…如今已歇下了。颜上卿明日再来吧。”

    这一句话说的有些断断续续,皆因在那一旁的玄衣男子不住的亲吻她耳后。她从心到身皆颤颤发软,却不得不紧绷着心里的那根弦不敢松懈。

    门外的男子不疑有他,只回了一句“某打扰了,这便走。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门内的二人听着门外男子远去的脚步,直到半晌之后彻底听不见了,妺妩僵直的身子才彻底放松下来。

    门外那个走了,可门里的这个看着女子如今的反应,却更加愤怒异常。

    公子澹紧紧攥着她纤细的手腕,神色阴沉的比那暴雨前的云更加黑,他质问道

    “你和他什么时候好上的?”

    666 气的胸口发闷,这个男人究竟还有还有完没完?吃了自己的醋现在又来吃别人的醋,所以这一切还都要怪宿主了?

    666刚才目睹公子澹是如何用针法来威胁宿主的,它气的都快炸了,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在心里画圈圈诅咒这个大反派早点被醋给淹死算了。

    妺妩看着小东西在神识角落里画圈圈的动作觉得好笑。

    世上男子啊,有的为她痴狂沉迷,有的只欲独占她,也有那得不到的只想着让她属于他一人。

    可她就是她,从不属于任何人。她只不过是喜欢逗着他们玩罢了,就如同逗弄这只小系统一般。

    眼下,这个公子澹看样子就快被自己气疯了,妺妩也懒得再去逗弄。

    她手腕腕骨被捏的有些痛,妺妩便皱着眉,声音之中还带了几分紧张的抽泣

    “公子白日里也看着妾,晚上更是全部占着妾的时间。只公子一人就已让妾疲于应对,妾哪还有其它精力再去应付旁的男子?”

    听到这话,公子澹不知是因为哪个字而倍感舒心,怒火被瞬间安抚了下去。

    他松开钳着妺妩手腕的大手,看到女子手腕上青色痕迹。

    那本白玉的手腕突兀地多出这几个掌印指印,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十分刺眼。

    公子澹拉过她的手腕,暴戾之气瞬间消弭于无形之中,心中的怜惜却悄然涌起,唯独他却浑然不自知。

    他亲了亲妺妩的这双如雪皓腕,说道

    “你说的很对。孤应该让你再无气力,这样才能保证你没有时间你应付别人。”

    屋中再次传出细细而微弱的啜泣声,很快又似乎被堵上了一般再无声响。

    此时,梳妆台上被衣衫罩着的那只猫儿也终于停下了挣扎,索性就裹在衣服里蜷着身体安稳睡去。

    可它还在衣服间支楞着耳朵,被那细细而微弱的啜泣声吵醒,直到声音逐渐消失才又喵喵了两声睡去。

    公子澹起身,看着睡梦间犹自蹙着眉心的女子,那莹莹的肌肤之上染的瑰丽红色还仍旧未退去。

    他伸手将梳妆台上的外袍拿起,还窝在里边睡着的猫似是感受到了动静,却依然没有醒来,翻了个身砸了咂嘴,又沉睡在吃鱼的梦境之中了。

    看着外边的天色,公子澹已然穿戴整齐准备离去。可当他看着屋内的一人一猫如此安逸,不知为何,他竟生出了些不想离开的心思。

    难道这便是不舍吗?

    公子澹恍然一顿,他又转过身去,看看梦中蹙眉的佳人。自己从不舍得杀她,到不舍得离开。他的情绪似乎一直在被这个女人牵着走。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如此的真实,可是他却觉得这样或许也不错。最起码,这世间有人真正知道自己的存在。

    公子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他竟没发现自己盯着那女人已然笑了很久。

    直到外边传来的打更之声,他才恍然回神。

    推门而出,博裕见到公子之后连忙问安行礼。

    公子澹便对他说道“今夜之事,再勿提起。”

    博裕顿了一顿,连忙应下。他看着公子渐行渐远,心中疑虑万千由自怀疑,但公子的吩咐他自不会违背。

    公子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敢在夜间肆无忌惮而不怕被人发觉。

    因为没有人会告诉白日的公子澹他晚上做了何事。白日的那个“他”只会被自己蒙在鼓里罢了。

    妺妩在他走后才睁开眼睛,便突然听到666又在报好感度了

    “叮——反派好感度80 。哎等等,他白天不才45吗?”

    没有人回答666的疑惑。妺妩也发觉了,这个系统在计算的时候死板的很。毕竟是没有智慧之物,它只会检测他人的好感,而不会考虑到一体双魂的因素。

    一体双魂,好感度自然也不一样了,白日里的他和晚上的他自然当是两种好感度。

    不过想想,这一个人就相当于两个人般,一黑一白,如同棋盘上交错的黑白棋子有来有往,交互之中却泾渭分明。

    不知那泾渭界限被打破之时,又是何样情形?这可真是有趣呢。

    正在此时,她却突然听到窗户吱呀一响。随即,便对上了一身夜行衣的颜缙。

    颜缙在得到回答之后,并没有减少心中的疑虑。

    他假装远去后,就一直在梨院的远处远远地望着。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从那上弦月出现到消失,他都一动不动。

    猫捉老鼠,他一向十分有耐心。

    直到他看着那黑衣绣金竹纹的男子远去,他才从树后再次现身。

    那人衣着虽然与白日不同,可是就只是背影他也绝不会认错,那人就是公子澹。

    所以果真如同他心里猜想一般,公子澹竟然同自己的未来弟妹无媒苟合?

    他竟被这一事实震惊的神思恍惚,他一向信任公子澹的人品。极度地不愿意相信,可是眼见为实,却不由得他不信。

    恍然间,他只凭直觉就再次又翻进了妺妩院中。他直接进入屋内,想要亲眼目睹、亲耳听到这女子说出真相。

    妺妩被突然翻进来的男子吓了一跳,赶忙抓起云被遮掩自己单薄的衣衫,随即看到来人。便有些气恼的出声呵斥

    “颜上卿怎如此无礼?三番两次在夜间来寻妾。”

    颜缙却只是沉默着,定定地盯着她看,似乎她脸上藏着什么秘密。

    妺妩被盯得既尴尬又恼怒“颜上卿还是请回吧——”

    话音未落,颜缙一把上前,迅速地将她的被子扯走。

    妺妩虽然身着白素纱,却依然遮掩不住自己身上各处露出的斑驳痕迹。

    “这都是他做的?”

    心中的猜想被彻底证实,颜缙竟有些举棋不定。

    身为鬼谷弟子,他一直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无论是看人还是待物,他从不曾看错。因而,他决策一向果决,也绝不犹豫半分。

    可他现在,脸上却浮现出许久不见的茫然无措。

    妺妩慌忙拿起被子将自己遮盖好,而后起身打在他脸上

    “你们都是这么禽兽!”

    颜缙被这一掌打偏了脸,可脸上也只是轻微一痛,甚至连红印都没有留下。

    被人欺负至此,眼前的女子竟善良到都不舍得使气打人。

    可他宁愿被她迁怒质问,也好过让她一人默默忍受一切。

    颜缙心下怜惜沉痛,仿佛呼吸都被阻塞一般。

    可即便如此,他也只是晃了晃心神,便已然下定决心。

    他从不畏惧权贵,如若今天来此的是天子之位上的人,他也必会替这女子讨个公道。

    可是偏偏做出这事的这人却是公子澹!那个他千挑万选才选中的未来明君。

    他虽没想到自己以为的生平至交私德竟如此有愧,但是公子澹是唯一能够挽救大秦、挽救天下百姓之人,他不打算因此而与公子澹翻脸。

    他只会去提醒公子澹,然后将此事瞒下。

    “你打算怎么办?”

    他看着扔掉被子,静静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身形显得那般单薄而消瘦。

    那一身痕迹惹人遐想万千,不知那人是怎样在其上肆意挥霍。

    妺妩却突然轻轻笑出了声,笑了半晌之后,她才擦去眼角溢出的泪花。那婉转声音之中却带着苦涩

    “妾又能怎么办,不过是病愈之后,等着殿下放妾出府。之后就是青灯修道,绞了发了却残生。”

    颜缙听完这话胸口一闷,他竟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可此情此景,那伤痛哪里又是安慰可以抚平的?

    半晌之后,他才听着自己稳着声音说道

    “治好病后,你也可以去我府上,我会保你一生衣食无忧。”

    可他却听到妺妩冷冷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和白日里的温柔截然不同

    “上卿大人不必假意好心,妾也不需要大人可怜。大人放心,妾半个字也不会说出去,大人还是请回吧。”

    她的声音既冷漠又生疏,颜缙因而更是心乱如麻,他想说自己是真的会对她负责,会好好照顾她。这般也是在顾忌她的名声。

    可是他此刻已分不清自己对她究竟是何样心思。

    颜缙看着女子单薄的身形,拿起外间放着的衣衫,轻轻披到妺妩的身上,然后说道

    “日后夜间我会守在这里,不会让他再欺负你。”

    可身前的女子却没有在回答他,反倒是避开他,走入了屏风之后放下床帷。

    颜缙听着里屋逐渐传来平稳的呼吸之声,他看着窗外的夜幕逐渐一点一点变淡,可他的心事却越来越沉、越来越暗。

    纵横之间,唯有决断不疑,方能落子无悔。

    可今日,他却如此举棋不定。

    天色即将破晓,颜缙转身看了看掩着的窗帷,翻身离去。

    666反倒是很中意这个颜缙,因此想着就劝妺妩

    “宿主宿主,这男人很不错呀,温柔体贴,你选他多好。不要再和那个变态大反派纠缠了。”

    妺妩睁开眼眸,颜缙此人,年少成名精通百家、前途不可限,这样的少年郎君的确是惹的多少女子心动。

    可是纵横之家心中始终装着天下之局,算计过多心思深重。

    她却是个讨厌麻烦的性子。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可能一开始自己会因为那人的英武之姿而新鲜一阵,可日夜以对只会觉得太累。

    五更鸡鸣之后,折腾了一夜的妺妩终于沉沉睡去。而另一旁的公子澹,却是刚刚起身。

    不知为何,他竟觉得这一觉睡的浑身疲惫。

    他起身休整好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唤来博裕

    “昨夜里梨园可有何异常?”

    博裕神色有些怪异,他顿了一顿后说道

    “颜缙曾在夜间去了梨园,被属下拦在门外后便离开了。”

    听到此话,公子澹擦拭着长剑的手一顿。

    颜缙,他就知道,果真是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俩明天就打起来啦哈哈哈!

    感谢小可爱众生为卿狂地雷1、36519007地雷1、nah 地雷1哦,么么哒

    感谢小可爱

    璃 营养液27;aradoxdaisy 营养液10;泠酒 营养液5;k某人营养液2、晒太阳的猫 营养液2,谢谢亲们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