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公子殿下
    黎青低着头, 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她自然不敢当着公子殿下的面说刚才那一番诋毁他的话。

    然而她也不知公子澹是不是正好听到了那些话。她心中忐忑不安, 只得随意捏造了几个故事。

    黎青抬眼瞟过妺妩。妺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似是带着讥笑嘲讽的神色令她脸上更加挂不住了。

    好在妺妩并没有揭穿她的谎言。黎青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此时却听到公子澹说道

    “你们姐妹情深, 孤定会全力治好你姐姐身上的毒,让你们姐妹团圆。”

    “治好病”和“治好毒”看似一字之差, 如若真是下毒之人, 必会心中有鬼。

    而如若她不知情, 也只会以为他将这种病症当做一种毒再治疗而已。

    黎青勉强挂起一丝笑“那黎青便先行替姐姐谢过殿下了。”

    公子澹在首座上坐下,妺妩跪坐在侧,为他斟了一杯茶水。

    茶水香气袅袅铺散开来,公子澹接过妺妩那白玉手中的茶盏,两人目光微碰, 相视一笑。只是一个目光,就仿若带起了柔情万千。

    一盏茶的功夫, 公子澹都没有发话。黎青也不敢起身, 只得就这般跪着。

    她一个贵府中的娇小姐,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只跪了片刻便觉得地上硬邦邦的, 膝盖骨发疼,便微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然而只这一个动作, 便被公子澹捉住了错处

    “孤不发话,谁准许你动了?相府之女竟如此不守规矩。在孤的面前三番两次的无礼!”

    黎青心下恍然,恐怕是公子殿下听到了她刚刚的言论。

    还未待她开口求饶, 就听到公子澹对一旁的人说道“来人!将她拖到梨苑外边,罚跪一个时辰,好好学学礼仪!”

    黎青不可置信地抬眼望着那犹自悠然喝茶的公子澹,她想要开口,却便被两个随从上前生硬地拖拽出了院门口。

    666心头十分快意地说道“做得好!像这种绿茶婊,就是欠教训!”

    “绿茶婊?”

    妺妩又听到了一个新词,却也觉得这个词颇为符合眼前这个自作聪明又心怀不轨的女子。她心下不由得对这个小系统所在的世界感到好奇了。

    心思流转之间,妺妩面上却微微蹙了蹙眉,而这细微的变化立刻就被一直关注着她的公子澹发觉了。

    不同于刚才的威严语气,男子的声音又温言如玉地说道

    “你可是觉得我不该罚她?”

    公子澹心下突然有些忐忑,昨夜间此女子如此赞叹他的品行,他今日便这般显得如此的不讲理。可他却不愿告诉妺妩黎青的龌龊心思,他不想令她因此而伤心。

    只因礼仪不妥就如此重罚,妺妩会不会对他失望?

    妺妩摇了摇头,回答道

    “是妾身妹妹议论公子殿下在先,殿下只是罚跪已然是轻拿轻放了。只是我妹妹向来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我只怕会令父亲大人与公子产生嫌隙。”

    公子澹凝视着眼前女子斟茶的手,袖摆微微滑落,露出一截如藕般的皓腕。

    手下水声潺潺,似是流淌在他的心间,那般温和而又暖人心脾。

    “你不必忧心这些事情,只要养好病即可。”

    公子澹一面欣赏她如此心细如发,一面又因妺妩思绪过多,而担心她忧思过重不利病情。

    此刻,他才惊觉,自从遇见了妺妩之后,他的心总是会突然变得如此矛盾。

    公子澹想了想刚才黎青说的那番话,皱着眉头说道

    “我从不曾与旁的女子有染,亦不曾借行医之事威胁旁人。你切莫听她胡言乱语。”

    他从不屑于别人如何看待自己,但不知为何,在此女面前,他却总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这话说出口,公子澹却觉得十分苍白无力。自己有何面目辩解?

    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其间最大的受害者。他的确是借着行医是威胁了她,还借此玷污了她的清白。在她面前早就是百口莫辩。

    公子澹苦笑一声皱起了眉,却看着眼前的女子向前膝行两步。此时离他不过半尺之遥。

    女子白玉般的手指抚上她的眉心,抚平他蹙起的眉头后,才软声说道

    “公子不必解释。妾昨夜便已说过,妾自是相信公子的。诸相非相,皆是虚妄。妾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公子澹迎着她那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眼前女子坚定而又带着仰慕的目光,他心中怔怔,哑口无言。

    最应该相信这谣言的应该是她,可是现下最不相信此话的竟也是她。就算换做是自己,未必能做到此般不怨天不尤人,还能坚持心中所想而不动摇。

    公子澹心中忽涌上万分欢喜,可是一想到自己昨夜被拒绝,便陡然又如被浇上了一桶冰水。

    他看着妺妩眉目如画的脸庞,伸出的手顿了顿,最后只是拂去了掉落在她肩上的白色猫毛。

    妺妩看着他伸出的手,面霞微微泛起了红色,双目微阖。可是男子的手却只是拂过她的肩头便离去了。

    妺妩再次睁开眼睛,低垂的眸子之中似是带上了几分失落。

    公子澹看着她这般神色变化,心尖又有些游移不定了。

    他拿不准此刻妺妩究竟是怨他还是仰慕他。

    若是怨他为何此般又做出如此深情,可若是仰慕他却为何又要拒绝他?

    一时间他只觉得女子的心是真是那海底针一般难测。

    可即便是大海里的一根细小之针,他却要试着去找寻一番,以免得自己日后后悔。

    公子澹从衣袖间拿出那上好的娟纱作的画。他昨夜画了一整晚,便带过来想让她看一看。

    妺妩看着那话缓缓打开,眼眸微微睁大“殿下,这是?”

    画中之人立于一片山水之间,远处是山近处是水。

    墨色淡淡,天地恍然同色,唯有佳人身着一袭鲜亮红衣,颜色妍妍。

    衣袂翻飞,裙裾飘扬。腰肢纤细,她背身而立却回眸嫣然,唇间带着一丝笑意,那艳丽的容颜压住了一旁盛开的繁花。可那一抹绽放的微笑又似令一旁的繁花一瞬都绽放开了。

    妺妩一时间看的似是呆住了,她呢喃自语

    “殿下画的是妾吗?殿下怎将妾画得这般美,妾承受不起。”

    “画中之景皆由心生。在我眼里心里,你便是如此,仿如巫山神女,站在一片天地茫茫之间,冲着我回眸一笑。只这一笑,便令楚王再也念念不忘。”

    妺妩手中拂过那画中远处的巫山,她轻声说道

    “殿下何等尊贵之人,怎可自降身份自比为王。”

    公子澹看着眼前女子惊叹的眼神,他轻柔地握住女子拂过画卷的指尖,令那女子抬眸望他,而后说道

    “神女只降临于梦境,便令楚王念念难忘辗转反侧。可我却还不如楚王,却是什么都不成得到。”

    男子眼眸之中带着温情却含着炙热,妺妩因那热气无声的红了脸颊。

    她羞怯地低下头去,不敢直视眼前之人目中的锋芒

    “殿下如此尊贵,又有何事能让殿下得不到。”

    说完这句,妺妩才陡然觉得,自己的手被眼前之人牢牢握紧。而后又听到他说

    “神女难得,心更难得。”

    妺妩却是因为他的一个用力而心尖颤颤,她复而抬眸,既带着羞怯又似是十分大胆地说道

    “妾的心早就是殿下的。殿下何须苦恼?”

    说完此句,她是又被自己的大胆惊住了,慌忙低下头去。

    公子澹听闻此句,心间似是有狂喜漫上心头。

    这狂喜让他忘却了平日遵循的礼法和眼前女子此刻的身份,他拉着她的手,一把将人拽入怀中。

    妺妩惊呼一声,就这跪坐的姿势倒入男子身前。

    “既是如此,又为何拒绝于我?”

    妺妩以手撑着他的胸前想要坐起身,却被人搂着腰肢贴在怀中。

    她感受着透过衣衫那男子温热的胸襟,仿若羞恼得有些无措。

    她咬着唇低声在他怀中说道

    “殿下昨日说欲以此生赎罪,妾不愿意殿下因愧疚而背负半生责任和愧疚。”

    妺妩看着身前之人定定地望着自己,眼睛一眨都不眨。瞧着她连脖颈都微微泛起了红色,她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妾自幼体弱,从未肖想过日后的夫君。只想着日后能够相敬如宾便也不错,可是见了殿下之后,妾却想着不仅能相敬如宾,还奢望可以举案齐眉。”

    女子的声音越来越低,仿若真如所想的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奢望。而这般心事,不应在男子面前诉诸于口一般。

    公子澹将妺妩的肩头扳正,他听闻此话,一时间心中如同海水卷起了波涛,心中之喜如同海浪滚滚汹涌而来。

    他俯身,以额头抵着女子的额间,轻言说道

    “不仅可以举案齐眉,还可两生相好,一生不负。”

    不知是因那吹拂的热气,还是因为这如丝般缠绵的情话。妺妩羞怯地阖上双目。双睫却仿若蝶舞,震震颤颤,暴露了女子的心事。

    她面染红霞,就连那白玉的耳垂也染上了粉色。

    怀中之人如此这般可人,公子澹将妺妩的素手放至唇边。轻轻一吻,惹得那白玉手指微动,想要逃离却被他紧紧握住。

    只是手指细滑的触感,已然让他心中飘荡恍惚。他终于明白为何有人能因一女子而亡国,也有人能就此沉迷其间不思其他。

    公子澹心间感叹,握着那细白的手禁不住松开。

    怀中女子温温软软,那般的可怜无辜楚楚动人。

    不知为何,他竟突然陡然间想起了他在夜间梦到的,自己将妺妩怀抱细细吻着她脸上泪光。

    此时想起,竟一时分不清那真的是梦境,还是他真的做过此事。

    公子澹竟突然因自己恍然缺失的记忆而感到遗憾,竟一时如昏了头一般发问道

    “我在夜间也是这般对你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公子殿下色令智昏

    下一章黑公子终于要出现啦

    感谢小可爱37155153的地雷1、听风 的地雷1个哦~么么哒

    感谢小可爱岂曰无衣 的营养液5瓶;学习使我快乐?▽?的营养液 1瓶,谢谢亲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