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公子殿下
    男子的声音中还带了些酒醉的沙哑, 乍一听之下与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妺妩似是没有听出分辨出这些许不愉快的语气, 犹自带了几分娇羞地说道

    “夫君殿下, 喜欢妾这般唤您吗?”

    美人声音盈盈如酥,单单是一声夫君恐就会令听的人心都醉了。

    可此时的公子澹非但没有半分开怀, 反而更加用力地攥紧了她的手指。

    男子的眸色之中是带着怒火与嫉恨, 捏的妺妩指尖吃痛, 他才接着说道

    “你既然唤我一声夫君,那么我们总不能有名无实。不如,我今日就彻底坐实了这称呼可好?”

    妺妩痛的蹙了蹙眉心, 她抬眸望着公子澹此时带着阴骘的眼神, 那种熟悉感油然而生。

    她脸色白了一白,说道“是你?可是,你怎么会在此时出现?”

    公子澹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你果然很敏锐。”

    他出现了这么多年, 一直都没有被人识破,但是这女子只是见过自己几次, 便已然能分辨出来二人之间的不同。虽然他很欣赏她的聪慧敏锐,但是也绝不会就此罢休放过她。

    妺妩那日晕倒,他夜间做的事被白天的那个公子澹发现。之后他的身份暴露就顺理成章了。

    许是白日的那个“他”执念太过强烈,竟压得自己一直都无法出现。而就在刚刚,或许是因那人太过于激动而一时间松了警惕,自己便在他酒醉之后得以出现。

    妺妩垂下眸子,低低地说了声“你和他是不同的,妾自然分得清。”

    刚刚的公子澹, 与现在的公子澹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此刻这个公子澹,眼神冷得仿佛会将人卷入无尽的寒冰之中,冻的人心头颤抖。

    而刚才醉酒前的公子澹,旁人只是站在他一旁,便会觉得如沐春风般的温暖而又令人愉悦。

    公子澹听闻此话,又想起了那个“他”和眼前女子之间的温情脉脉。自己虽然一直无法现身,但是却也一直清醒地看着他们二人嬉闹。

    他一日日看着这两人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暧昧日渐升温。心间的那种愤怒和妒忌一日日也越来越盛。

    如同一团倒入了烈酒的火苗陡然腾起,他眼下只想将彻底占据这个女人的全部身心。

    他将妺妩扯向自己怀中,抬手就去碰女子的腰封。

    可妺妩不同于刚刚的温顺柔情,她极力地想要退后远离。

    公子澹一把攥住她的双手背到身后,随即就将人抵到案几上。他一手压着她的手腕,随后附身上去,从后方咬着她的耳垂说道

    “我和他有何不同?我就是公子澹,公子澹亦是我。怎么?你刚刚还迫不及待地唤我夫君,现在就不欲同我行那夫妻之事了?”

    妺妩侧头避开他的唇舌,挣扎着喘息说

    “妾不知这究竟是为何,但是妾知道,公子殿下绝不愿意看见此时的情形。妾已然心许了他。无论你如何花言巧语,妾也绝不会就范。”

    公子澹却并没有因为这话而放过她

    “你可真是聪明。可孤现在就要强迫你,你又能如何?你本就是孤的女人,没有人会来救你。”

    说完此话,他便感到怀中之人身子一僵。

    公子澹俯下身去,轻而缓慢地吻过她那嫩白的侧脸。

    妺妩颤抖着想要躲避他,却被他一手摁住脑后发髻而无法移动分毫,只能任凭他妄为如是。

    妺妩虽然无法躲避,却依旧倔强着说道

    “即便如此,妾也绝不会将妾的心身交由你。这一切都是你强迫的。”

    听闻此话,身上的男子却突然轻轻笑出了声。可那笑声却丝毫没有愉悦之色,反而听着让人心尖发颤发抖,诡异而又可怖。

    “是吗?孤可不觉得你能撑过一盏茶的时间。你可不要忘了,你前些日子是如何求孤的。”

    妺妩紧紧闭起眼不敢睁开。她似是又想起了前些日子他是如何用一根银针就将自己彻底制住。脸色蓦然变得惨白,可是却随着男子说话间呵出的热气而又渐渐染上了红晕。

    作为懂医之人,公子澹自然懂得如何控制他人的身体,让眼前的女子彻底为自己所摆布。

    人体的穴道各有各的奇妙之处,有的可治病,有的可剧痛,也有的可让人浑身发冷,亦或是让人不可自抑。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妺妩那莹白如玉的肌肤就腾起了粉色。她只能紧紧咬着自己的舌尖,以此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衣衫渐渐变得凌乱,隐约可见那蝴蝶骨阵阵颤颤。如同此时女子的心跳一般,激烈急剧地不受控制。

    妺妩紧紧咬着自己舌尖,害怕自己一张口便会忍不住哀求于他。

    此时,她却听到公子澹在她耳边低沉说道“还有半盏茶的功夫,孤会让你彻底臣服。”

    暗夜沉沉,四周静寂。如呢喃般低声的温柔耳语,可听在耳中却如同恶魔一般可怖,陡然攥紧了她的心脏。

    已然脆弱不堪的女子听了此话后再也忍受不住,啜泣出声,止不住的摇着头。

    泪光逐渐迷蒙了视线,无助之间,妺妩竟然冲口而出喊叫道“公子救我!”

    公子澹听闻此话,先是一顿,而后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

    “才几个月的功夫,你竟如此依赖他?只可惜,此时他救不了你,也没有任何人救得了你!”

    身上的感受可以忽略,可是那由心而生的绝望之感却会将一切希望都打破。

    公子澹说完此话,妺妩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崩溃地痛哭失声,随即便停止了挣扎,任由他摆布。

    女子此时的神色,如同一只濒临绝境的小兽,得知自己再也没有活着的希望之后,目光之中那般的苍凉而绝望。

    公子澹看着她这般模样,心中既是恼火又带着懊恼。

    他恨妺妩此时对那个“他”的依赖和爱慕,故而今日才会如此失控。

    可是看到她这副痛不欲生的神色,自己的心中仿佛如针扎般密密地疼着。

    明明是自己先得到了她。若非如此,白日的那个公子澹也只会忍痛放手而已。

    明明是自己促成了一切,为何却遭她如此这般的抗拒?

    可无论如何,即便他恨他痛,自己也一定要将她彻底占为己有。

    腰封被扯至一旁,案子上的酒樽也狼藉地被打翻在地。

    桌上剩余的百年美酒淅淅沥沥地流淌了一桌一地,陈酿醉人的气息铺散开来,却无人再去品味一二。

    妺妩朦胧之间睁开泪眼,看着眼前将至的黑影,神色绝望不已。

    就在此时,她却蓦然听到有一清脆的男子声音高声喊道“住手!”

    暗夜之中,一道雪亮的剑光晃的妺妩微微合了下眼眸。

    她再次睁眼之时,便看到颜缙手执一柄长剑,剑尖直指着身前的公子澹。

    公子澹困着她的动作一顿,随即抬手放开了妺妩。

    他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黎院的事,真是什么时候都有你颜缙啊!”

    颜缙这也听出了他此话背后的深意。

    的确,他最近是时常来到梨院附近。

    而今日,他看到院前公子殿下的侍卫,闻着从梨院之中飘出来的美酒香气,便知道应当是好事将近了。

    他鼓足了勇气,才想要进入黎苑之中说出一句“恭喜”,也是想要让自己彻底死心释怀。

    博裕也知道屋内二人在庆贺,此等好事多一人祝贺也好。便不曾阻挡于他。

    可谁曾料到,他正打算敲门,就听到妺妩那悲痛欲绝的哭声。

    他顾不得许多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几欲刺痛他的双眼。

    顾不得想那许多,心中的愤怒让他拔剑直冲眼前的男子。

    他没有理会公子澹的嘲讽,闷声开口说道“公子澹!你可还记得你是如何承诺我的?”

    那日当公子澹得知了真相之后,一面向他道歉,一面又说出自己一定不会再如此欺辱黎家小姐。他才会放心下来。

    可是眼前,柔弱无依的女子被困住双手按在小几上,发丝散乱,脸上泪痕斑驳。一副慌张无措的模样,任何人看了恐都不会无动于衷。

    可是困住她的男子却是那般冷静地旁观,无动于衷地看着她流泪抽泣。

    说完此话,颜缙却发觉眼前的公子澹对他的话毫不在意。

    他惊觉不对,出声问道“不对!你不是公子澹,你究竟是何人?”

    而此时的妺妩也已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她犹自心有余悸,抚着胸口喘着气。且因为刚刚男子的撩弄而软得几欲起不了身。

    她以手扶着案几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冲着颜缙说道

    “大人快走!公子澹患的不是梦游症!”

    听闻此话,颜缙心下一个恍然失神,就见到对面那激荡的剑气直冲向他。

    原是公子澹因颜缙这般维护她,心中嫉恨如火般汹涌而起。竟拔出腰间佩剑,不管不顾地冲向颜缙攻去。

    颜缙只得集中精神以剑相挡,但因心下有所疑虑顾忌。可对面的公子澹却丝毫不成顾及二人的情谊,专朝他的要害攻去。

    不多时,颜缙身上便挂了彩。手臂和肩上都被划破了皮肉,鲜血渐渐染红了衣衫。

    因被划破了上臂而一时吃痛,颜缙被公子澹捉住破绽击落了剑柄。

    眼看龙渊剑冲着他的心口而去。颜缙躲闪不及,只得闭上了双目,等待死亡降临。

    可半晌过去,他却没有感到刺入心脉的疼痛。他一睁眼,就看着那一袭白衣的柔弱佳人挡在自己身前,剑尖离她身前不过一寸之距。

    眼下,妺妩挡在颜缙身前,那锋锐的剑尖直指妺妩咽喉之处。

    公子澹看着身前二人,一个作为门客,竟拿剑威胁主君。而另外一个作为他的女人,却舍身相护旁人。

    可真是郎情妾意,好一对儿生死鸳鸯啊!

    他看着妺妩,沉声质问“你真以为孤不敢杀你?”

    妺妩摇了摇头,却坚定地说到“妾只知道,公子殿下若知道颜缙是被你杀掉的,一定会悲痛欲绝。妾绝不愿他难过。”

    而就在此时,门外的守卫也听到了屋内打斗之声。

    博裕带着众人冲入院内,却看到一向被尊为上宾的颜缙大人浑身是血。

    而据说即将成为公子夫人的黎小姐却挡在他的身前,这样的一幕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公子澹听闻妺妩此话,心中想的皆是妺妩对那个“他”的维护之情。

    这个女人为了不让“他”难过,竟然可以舍身不顾她的性命吗?

    公子澹心中怒火喷涌而出,就连眼中都带了赤红怒色。

    既然如此,他偏不如了她的愿!

    公子澹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转头对博裕说道

    “颜缙意欲行刺孤,死罪难逃。来人!将他打入死牢!”

    作者有话要说  颜缙我好惨一男的

    感谢小可爱顾盼 的营养液14瓶;陌歌微凉 营养液4瓶哦~谢谢亲们

    关于章节内容重复的,前面随便订阅几章就能看到了,作者设置的防盗比例本来就不高呢。或者可以在更新时间两到三日之后再来看。到时候刷新一下就可以哦。

    如果还是看不到,估计是jj抽了,就找阿江客服或者换网页试试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