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妖姬当道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王谢之家乃世家之首,在朝为官者,再市经商者, 占了大晋朝的半壁江山。就连当今皇室,都不得不惧于其世家大族的声望。

    谢行之便是谢家的嫡子, 是既定的下任家主, 在长安城中颇负盛名。

    就因为其才气美名,引得女郎们倾心无数。而这其中, 就包括姜婵。

    妺妩转身, 她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番。的确是丰神俊朗风度翩翩,姜婵的审美倒是不错。

    只可惜原身的运气和眼力都差了点。

    此人生了一张桃花眼,生来就带着一股风流气度, 女郎们都称他温柔小意,从不对人随意发火。

    可经历过上一世公子澹那般真正谦谦如玉的君子后, 妺妩一眼便能察觉眼前这个男子, 他虽面上时长带着笑意,却也只不过是伪装罢了。

    公子澹笑起来的时候,身边的人都会觉得如沐春风一般。而这个人笑着,只会令她不喜。

    666此时摩拳擦掌, 跃跃欲试地说

    “宿主,这个人就是原定的男主了。不过既然原身的心愿是给反派报恩,这个男主就没有任何作用啦。宿主你可以尽情的虐他。上鸭宿主!”

    666见惯了许多运气滔天却人品渣贱的男主,但是碍于任务者的要求,一直没有机会虐他们。

    如今可终于逮到一次机会了。

    它赶紧拆了一包虾条, 坐在一边巴巴地等着大佬虐渣男的好戏。

    妺妩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说道

    “谢卿刚刚的意思,是要维护一个抹黑皇室颜面之人?”

    谢行之愣怔片刻,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席红衣的女子缓缓走近他。

    她眉眼之间还是那般熟悉。可是神情之中却少了那温柔和迷醉,如今眸中带了几分锋芒,言语之间质问十足。

    不知为何,原先的他只当姜婵是个熟识的妹妹而已。

    然而现在,那莲花香气随着她走进而飘进他的心中,似乎周身都是她的气息,而他眼中也都是那烈烈的明红之色。

    就连那眼角的一滴泪痣,都显得格外的引人怜惜。

    “我只是——”

    谢行之话音未落,却被走过他身畔的妺妩打断了

    “本宫最讨厌你这般的质疑。谢行之,下次见了本宫,要记得行礼。”

    妺妩施施然地从他身边走过,既没有回头,也没有多加理睬。

    666看着那男子在风中呆滞了许久,它捧着手中的一把虾条,也随着呆滞了

    “不是宿主,你就这么轻拿轻放的,也太没劲了吧?”

    它还等着宿主打脸渣男贱女,看好戏呢。

    它爆米花,不对,虾条都买了,宿主就给它看这个?

    妺妩摸了摸它迷茫的头以作安慰。

    这样的人,与他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口舌。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小倌馆转一圈好玩。

    她不是个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再说了,现在与这个人争一时之快有何意义?

    这些虚伪之人永远都有理由来袒护自己,只有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人才会乖顺臣服、才会恐惧、才会追悔莫及。

    姜婵虽是一国公主,但是她父皇死去之后,便也没人疼她爱她。只不过是个名存实亡的花瓶罢了。

    世间灵物要站在最顶层,凭借的是武力。而人界之中,靠的则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皇家之中没有绝对的实力,只会任人欺凌。就像是一个好看的华丽青瓷瓶,经不起任何的摔打。

    妺妩提着裙摆下了高台,看着那才被人救上来的萍韵。

    她的衣衫都粘在了身上,发丝凌乱地粘在脸上,形容十分狼狈。

    被水这么一泡,萍韵脸上那些浓重妆容都被冲掉了。尤其是眼尾那滴泪痣,此刻顺着水滴往下流,在眼尾处拖下一条黑色的泪痕,这模样别提有多滑稽了。

    萍韵正用力咳嗽着,她猛一抬头,众人随着她的视线望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那红衣美人。

    孟小侯爷和众人一样,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左看看右比比,最后他撇了撇嘴,不屑地说了句

    “切,长得也不像公主殿下嘛。”

    听到他这一句,立马就有人附和说

    “确实啊,还以为这凝香馆中的花娘有多好看,不过就是骗人的噱头。”

    “现在这样子,怎么看着还有点丑啊?”

    萍韵听着这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可是妺妩就那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又不敢出言反驳。

    一阵风拂过,萍韵抱着手臂瑟瑟发抖。她脸上一副害怕而惊慌失措的神情,若是平时做来,自然有郎君百般怜惜。

    可是她此时形容狼狈,脸上的妆也花了一半,实在提不起男人任何的胃口。

    萍韵看着妺妩朝她居高临下地睨了一眼,仿若嘲笑一般,随即她就转过身离开了。

    她抖着身子,不甘心地随着众人下跪送公主离去。

    孟烨磊摸了摸拇指上的祖母绿扳指,思索片刻后便吩咐身边的小厮说道

    “等今晚这个女人梳拢之后,去找老鸨把她买下来。”

    这个胭脂姑娘胆敢这般大胆,赌的便是公主再不会踏入京城。

    怪只怪这花娘赌运不好,如今盛安长公主毫发无损的归来,她也该亏的血本无归才行啊。

    “诺!”

    盛安长公主安然无恙的归来,他们侯府要想不再继续没落下去,可得提前站好了队才行。

    自己虽然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纨绔,可是他别的不会,凭借着在自家母上大人和祖母大人的刀枪棍棒之下摸爬滚打、斗智斗勇了十几年的经验,最擅长的就是哄女人开心了。

    妺妩坐在马车之中,听着666一路都在抱怨她佛系,妺妩无聊地转了转手腕上那只剔透的红血玉手镯说道

    “我现在身为公主,这些事自然有人会替我管,操心太多可是容易长皱纹的。”

    不过是些许小事,她也只是想来小倌馆玩罢了,至于其他的,她才懒得多费心呢。

    666被这佛气的语气气地顿住,最后只能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宿主啊,姜婵上一世被这些人害得这么惨,也没见有人出面帮她不是。你真是太天真了啊喂!”

    妺妩看着666瞪着一副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她,无知地说着她天真,她差点没笑出声来。

    前世今生自然不同。

    前世的原身回归之时已是五年后,权力已全都掌握在了她那嫡亲弟弟手上。

    皇城上下、朝野内外,她不过是一个易碎花瓶,不值得别人押上身家,自然没有人会刻意费心去讨好她。

    可今时不同前世,先皇过世一年有余。盛安长公主名号仍在。再加上与匈奴和亲未成,倘若挑选一有权有势的世家子作为驸马,就连当今圣上都得忌惮。

    底下那群备受新帝委屈的人,可是巴不得她给个机会,好来讨好她这个公主呢。

    马车缓缓而行,妺妩看着这个显得有些低智又十分活泼的小系统,不禁就逗弄了一路。

    直到666被逗得自闭,彻底成了一只要爆炸的河豚宝宝,她也正好到了公主府门前。

    妺妩下了马车,恍一抬头,便瞧见了门前着急等待的两个贴身侍女,还有一旁的一个清秀少年。

    这不就是她刚刚在小倌馆中,点来唱曲的那个叫做星儿的伶人吗?

    一旁的侍卫回答说“禀公主,小侯爷刚刚命人将此人送至公主府门口,我等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公主示下。”

    妺妩正要回答,却突然发觉到背后不远处,似乎有一双狼目一般锋锐的眼睛盯着她瞧。

    哟,她刚刚没有注意,只当是这个少年将军被她利用完,生起气来就跑了。

    啧啧啧,居然又回来了,还真是让人意外呢。

    妺妩挑了挑眉梢,俯身勾起那跪着的少年下巴。

    这少年郎长了一双清秀的好眉目,虽然那几分阴柔气质并不太合适她的口味,但是那曲儿是唱的真真不错。

    妺妩看着那少年纯粹的目光,出言问道“你从今往后就跟着本宫,你可乐意?”

    星儿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一脸仰慕之色“谢殿下!奴一定会好好伺候殿下的!”

    妺妩满意地起身,朝着公主府中走去。星儿赶紧爬起来跟在其后。

    妺妩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那两个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丫头说

    “就让星儿去万松苑吧,哦,这苑名得改改了,不如叫做秀丽阁吧。

    还有,本宫有些乏了,要沐浴更衣。”

    凝梅和惜雪两人交换了一个梦游一般的眼神,这才犹自带着几分不太确信地语气回答

    “诺!”

    而就在此时,666却突然发出警报

    “叮——检测到反派好感度下降10点,杀意值上升10点。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

    这个大反派!宿主刷了一路的好感度才刷到了三十而已,这一下就跌了十点,这是怎么回事啊?

    此刻,666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反派的身影,它便急忙出声向宿主禀报。

    妺妩却不咸不淡地回答它“我早知道啊!”

    “啥啥啥?”

    666都急得结巴了。

    宿主知道了,还敢当着正房驸马,啊呸,反派的面,把那个小乖收入房中?

    “宿主啊,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666此刻被宿主这消极怠工的表现气的发懵,它有些自暴自弃地缩在了小黑屋中,不想理会这个不正经做任务的宿主。

    妺妩看着它这副小模样,正巧,顺道便把它锁在了神识之中。

    接下来的事情,这只小系统可是不宜围观呢。

    浴池内水汽氤氲,帷幔层层叠叠。妺妩独自一人站在殿中,感受着那宫殿角落中多出来的、独属于武人特有的呼吸声。

    她望着眼前的镜子,对着那明亮的大铜镜缓缓退去衣帛。而后缓缓步入池水之中。

    室内安静异常,可以清晰地听得到那水声缓缓流动,以及男子的呼吸声。

    那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不稳,即使是一个寻常女子,恐怕也能听到了。

    还真是,挺能能忍的啊。

    妺妩不经意的以手撩起水。

    那水花先是溅到白玉的脖颈之上,然后变成了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珠,落在锁骨处后缓缓下移。大珠小珠,皆落入那山丘之间。

    一时风光无限。

    室内的水汽越来越重,一片朦胧之中,妺妩正闭着眼假寐,却突然感到自己面上一黑,随即就被一块手帕遮住了双眼。

    那人极其快速地将帕子在她脑后打了个结,然后一只大手便捂上了她的唇,让她无法出声。

    他缓缓贴近她耳边,故意变换了声音后狠狠地说道

    “听闻公主艳名,老子今日,便来试试你这红杏花好不好采!”

    作者有话要说  卫泽哼!老子就是看看这女人老不老实而已。

    等等,老子怎么突然蹦出来了?

    感谢小可爱c橙的营养液4瓶,谢谢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