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妖姬当道
    王景蕴听了这话之后, 打量着面前以团扇掩面、似笑非笑的女子,看着她那副懒散肆意的神情, 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殿下如今, 倒是与原先不同了。”

    妺妩眉梢微动了一下, 她听到后面那人悉悉索索的脚步。却没有朝着他们没有走来,竟是往一旁的草丛之中走去了。

    妺妩往一侧的灌木丛中斜眼一瞧, 黑峻峻的一片, 正是藏人的好地方。

    她本以为这个年轻的将军会跳脚,可他这般行事, 这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呢。

    她顶着那小狼崽一般锋锐的眼神,又朝前跨了半步, 离着那玉树兰芝的男子越发的近了。

    眼下,二人之间不过半尺, 莲花香气氤氲开来, 也不知令谁神思恍惚了许久。

    “那是自然,不知王郎可会喜欢呀?”

    呼吸之间连带起暧昧的气息,正所谓花前月下,月上柳梢。

    王景蕴听着那呵气如兰, 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迷醉而不自矜地将手放在那团扇扇面上。

    面前女子那一双星眸熠熠生辉,他不禁就将手从扇面之上缓缓下移, 顺着那红木扇柄往下,眼看着两只手便要交叠在一处。

    突然一个声音从草丛之中冒出,惊飞了鸟, 也惊醒了人。

    “你们在干什么?”

    卫泽懒得去应付宴席上那些人,所以就找了个借口溜出来吹吹风醒醒酒。谁料竟让他看见这样一副私会场面。

    可不知为何,他看着眼前那一个衣袂翻飞的女子旁边站着那英俊翩翩的少年,莫名的刺眼,却莫名的觉得男俊女俏的,似乎十分般配。

    他又复而转念一想,自己和那个女人早就没有关系了,他才懒得多管闲事。他只是看着这两人是不是在背后谋划着什么坏事而已。

    可看着看着,两人这话越来越不正经,都要摸上手了,下一步估计就要亲嘴一搂、脱衣上床了。

    因此他才看不下眼,出来说道了一句。

    绝不是因他有什么私心。

    妺妩挑了挑眉梢,收回了手中的团扇,她掩着唇角的笑意。

    原来竟还是忍不住了呀!

    王景蕴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心头一跳,复而很快就定了心神。

    他丝毫没有被抓到后的羞恼或者慌张,仿若刚刚无事发生一般,闲散地说道

    “原来卫将军竟也出来散步,真是好巧。”

    卫泽瞪了他一眼,黑沉着脸色,语气不善地说道

    “是啊,散着步两个人的手都能挨到一块去,可真是好巧。”

    王景蕴愣了片刻,他倒是没见过像卫泽这样直白的。明嘲暗讽地让他下不了台。

    他看了看卫泽此时不善的面色,心中已了然,他说道

    “原来将军竟也有如此打算,那么不妨来场君子之争,看看最后究竟花落谁家。”

    卫泽听他这话,收回了刚刚对这人的好印象。甚至觉得这人连谢行之都比不上。

    谢行之都不敢这般大胆。谁没事儿会约着一女子在皇宫之中私会,这人一定是坏到骨子里去了。

    卫泽没好气地说道

    “本将军没工夫和你争,也不需要和你争,任你谢家王家如何势大,又怎能比得过本将军?”

    妺妩看着两人针锋相对,她颇感兴趣地扶了下裙摆,而后倚坐在旁边的凭栏之上。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你来我往。

    卫泽虽然直接,却不是个鲁莽之人。

    他作为一战成名的将军,自当有这个自信,也的确该如此自信。

    也只有有这般不惧于别人声势的魄力,才能一战拿下匈奴单于的首级。

    他虽锋锐却不鲁莽,若是心中没有计谋兵法,又怎能做到三军主帅?

    只是卫泽不屑于同这些人口头争斗而已,这般性情,骨子里倒是和她有几分相像。

    王景蕴听了这话也不恼怒,他避开卫泽话中尖锐说道

    “将军之功确是功在社稷千秋,我王某人自是比不上。如今天色已晚,王某先行回宴会。”

    彷如锋锐的一拳打在棉花团中,卫泽是一个内有丘壑外表锋锐的人。

    王景蕴却是像那铜币一般外圆内方,外边圆滑,心中却自有棱角,两个人可谓是两种极端。

    一个锋芒露于外,一个锋芒敛以内。却也都是人中龙凤。

    王景蕴离开后,卫泽不满地瞪了妺妩一眼。

    妺妩却只是勾起眼角,侧着眼看着他说道“怎么,将军这是何意?”

    “我说,你整日里聊猫逗狗的成何体统。再说了,你在人前装着端着,不嫌累得慌嘛?”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还没有想明白,自已和这个女人有肌肤之亲。所以她要是再和别的男子这般撩拨,究竟算不算是他被绿了?

    妺妩抬了抬眼,一手敲了敲手中团扇问道“将军不是不喜我吗?您真是闲的无事,管这么宽呀!”

    听着话中若有似无的讽刺,看着眼前女子一副质疑神色,他想也不想立马出言反驳道

    “老子一言九鼎,说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妺妩看着眼前这男子,面上装作一副不屑一顾的神色,可是眼神却时不时的往她这儿瞟。

    似乎就连站在那里被她盯着瞧了几眼,都浑身不自在的很。

    她心中哂笑。

    这个年轻的将军呀,口里否认着心里也否认着,可是全身上下却都一如既往的诚实呢。

    妺妩轻轻地“哦”了一声,卫泽一听她这个语气,又想到了昨日夜间这个一模一样的回答。

    他登时便瞪圆了眼睛,不管这个女人信不信,总之自己没找她报仇之前,是绝不会先喜欢上她的。

    “我告诉你啊,你除了长了美的美了点、身份高了点、胸也大了点之外,又有什么值得别的男人喜欢?

    你不要总以为身边那些男人都是真心对你的,到时候等他们抛弃了你,连你哭的地儿都没有!”

    妺妩听了他突然一本正经这般严肃神色训话,反而连团扇都拿不住了,乐不可支、东倒西斜地笑了起来。

    卫泽是想起了她上辈子的事,所以才如此好心地跟她讲事情。自己这般既往不咎的,可谁料这个女人竟突然这般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个没良心的东西,他虎着脸说道“给本将军严肃点!”

    妺妩笑够了,才以团扇遮了遮唇,目中似是含着雾气,又如同一弯新月般亮晶晶的,状若十分欢喜地说

    “呀,难得将军夸我漂亮高贵身材好,本宫甚是开心呢!”

    卫泽被她气得不行,这个女人究竟还有没有脑子了。

    他这般诚恳忠告,她就只抓住了这个重点?

    简直鸡同鸭讲。这气的,他呼吸都不顺了。

    也罢,这个女人既然不领情,自己又何苦浪费时间。免得再被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疑心喜欢她。

    他哼了一声,瞪着眼转身离去。

    妺妩看着那宽肩劲腰男子离去的背影,似乎是有人在后面追赶一般,越走越快。

    微风和煦,繁星如缀,周边一片寂静。

    妺妩半靠在栏杆之上,听着666给她报出这人的好感度上升了二十点。

    666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个大反派是怎么回事,一边不承认喜欢宿主,一边好感度唰唰的往上涨。伪善,绝对的伪善!”

    妺妩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团扇,眉眼之间笑意不断。口不对心的人她倒是见过不少。

    但是这般自认为心口一致,却和身体行为完全不同的人,倒是瞧着还蛮新鲜的。

    卫泽走在御花园内,看着这满院子的繁花似锦,凉风习习吹过,心中的火气却一点都没消。

    他反省了一下自己,天天想着要报仇,可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成功。倒是上赶着给人家提忠告去了。

    他真实太良善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己可得好好合计合计,该怎么让这个女人教训深刻、任他鱼肉。

    正在此时,他正好碰到步伐间有些摇摇晃晃的孟小侯爷。

    孟烨磊一手抱着一瓶酒,一看便是喝的有些多了。

    他见到卫泽,眼前一亮,伸手便揽着卫泽的肩说道

    “好哥哥!”

    卫泽嫌弃地瞅了他一眼,这是喝了有多少啊!

    这浑身的酒气熏天,卫泽本想一把推开他。但又突然想到孟烨磊所善之道。

    这人别的不行,原先自己去他们孟府做客之时,就见他见天儿地哄着孟母、孟家祖母和一众丫鬟们开开心心的。

    于是卫泽想了想便说道

    “老弟呀,你说该怎么报复一个女人,才能让她痛彻心扉、悔不当初?”

    孟烨磊身形摇摇欲坠,被卫泽扶了一把,看着他嘿嘿一乐说

    “那就先拿到她那颗真心,然后再把她那颗真心玩弄于鼓掌之间,最后把那真心揉一揉扔掉,就等着她痛哭流涕地过来恳求你收容吧。”

    卫泽想了想,虽然这个主意有些损,但这女人上一辈子害死他,这一辈子又这般没心没肺,于是他便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孟烨磊的肩膀说

    “那你教教老哥,该怎么拿到女子的真心?”

    孟烨磊打了个酒嗝,他醉醉醺醺地说道“这个好办,听兄弟我的绝对没错。

    不过,这要看你那个想要追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其他的人都好说,只是嘛,除了——”

    “除了什么?”卫泽认真倾听。

    “比如说,要是那天去逛花楼的那位殿下,你大概只有被她玩弄的份了。”

    他见卫泽不信,便接着解释道

    “毕竟,你没有人家家里有权有钱的。最关键的是,你还没人家会玩儿会逛花楼。要是像这种女人,你估计得整个人都栽到池塘底下,爬都爬不出来喽。”

    此时,两个人沿着小径走到御花园的池塘边上。卫泽听到他这般损人的话,深觉得自己找他简直就是个错误。

    什么好兄弟,简直是不靠谱的没边儿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不靠谱的“好兄弟”,又想起来他昨天撬墙角,还给妺妩送男宠的事情。

    卫泽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孟烨磊右脚边的池塘,然后指着左前方说道

    “你看,那个宫女长得多美。”

    孟烨磊猛然扭头看去“哪呢哪呢——”

    话还未说完,只听得扑通一声,他整个人就栽到了池塘里。只留下一袭宽大衣袍,飘浮在水面上。

    卫泽就站在湖岸边看着,也不去捞他。

    一旁的侍卫宫女们见了先是一惊,立马便要上前,却都被卫泽给拦下来了

    “你们不用管他,他水性好的很。就是酒喝多了,自愿跳下去醒酒的。”

    “可是将军!”

    侍卫们被卫泽这么一瞪,又都缩了回去。

    于是池塘边排满了人,都迟疑地围在一旁,一起瞧着那湖水间的小侯爷在池间扑通地呛水挣扎。

    “卫泽你这天杀的!等老哥我上去了,弄不死你个小老弟!”

    妺妩此时正绕过湖边,拾阶而上,准备回入殿中,忽听这边水花声一片,便回头一瞧。

    哟!可真是一出好戏。想来有卫泽在,日后一定有的热闹瞧了。

    石阶边上的侍卫都看着公主一人摇曳着长裙,半回身俯瞰着台阶之下,神情之中似笑非笑,又以一把团扇轻轻掩唇。妩媚之中带着肆意风流气。

    他们都皆数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只怕多看一眼,眼神连着心神便该粘在她身上移不开了。

    众人只见这黑衣红领的贵女袅袅婷婷地步入大殿之中。

    此时酒宴已到尾声,众人都带了几分醉意,眼神也大胆了些。他们皆抬着眼,一路追随着这天生便妩媚高贵的女子,从门口缓步走到座上。

    片刻之后,卫泽也回来了。他看了看座上那女子,又环视了一圈周围人那痴迷的神色。

    他兀自猛灌了一杯酒,这个女人霍霍了他的整个军营还不够,现在又来霍霍满朝文武了。

    这个女人都不嫌累的慌吗?

    妺妩落座之后,不带云帝询问,自顾自地开口讲道

    “今日大捷喜事,本宫也借着这喜事凑个好事成双吧。

    既然本宫未曾和亲,那便要在这长安之中择一好儿郎成婚。若有意者,本宫都会认真考量。中秋节时,本宫便会为自己择个好夫婿。”

    作者有话要说  卫泽预感情敌就要多出来一打??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可爱枫子 19瓶,谢谢亲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