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可事实证明,妺妩在这风月之事上还真是不嫌累。

    那日她不顾陛下的脸色, 自顾自地说出要选驸马后。满堂之上皆是一惊。

    他们没有想到公主此次回京后竟会如此高调。不过, 也有不少少年郎君心中暗暗欲动, 兴奋的很。

    既是公开招选, 那人人便都有机会。

    公主不仅有权有势,单单就这美貌, 哪怕是黑灯瞎火的窝在被窝里看, 看一辈子也不嫌腻呀。

    还不待云帝加以制止, 公主选驸马的消息便传遍了全京城。但凡是有点权势的年轻郎君们, 都是可着劲儿的往公主府送礼送画卷。

    就连凝梅和惜雪, 这两天都收礼收到手软。都是那些年轻郎君们派人来打探公主喜好的。

    开始她们还诚惶诚恐不敢收,妺妩听到了她们的抱怨之后,笑笑说

    “人家送上门来的,你们随意收着便好。”

    凝梅和惜雪才敢放心大胆地收下这些财物, 然后两人兴致勃勃地数着钱, 讨论该去长安城哪块地买个田庄养老。

    果然,有钱的日子可真是好呀!

    数月之后,一些弯弯的弦月也开始变圆了。马上便是那中秋佳节了。

    也到了妺妩原先说的择婿之日。

    妺妩看着桌子上堆满了各家送来的奇珍异宝, 提不起丝毫兴趣来。

    这些郎君们有的英俊、有的有才华,有的家世好、有的品性高。

    若是换做别的女人, 早就兴奋地挑花了眼, 妺妩却兴致寥寥地翻了翻那些画册,便又合上了。

    凝梅看着那画卷,有些可惜地说

    “公主啊, 刚刚那个李家公子,据说文武双全,殿下都不考虑考虑吗?”

    妺妩摇了摇头,这些送来画册的大多数命下人送上礼后便走。正儿八经登门拜访的,还真没就没几个。

    要么就是拘束礼节,要么就是胆量不足。真是一点劲儿都没有。

    毕竟,现在但凡能有眼色的人,都能看得出陛下和她有些生疏了。若是做了她的驸马,整个家族很有可能得罪陛下。

    所以他们大多数的人,是既想讨好她,又不想得罪陛下。

    比起那个敢翻她公主府墙头的人,都差远了。

    惜雪笑了两声说

    “李家公子他连门都没登过,谁知道那画册中是好是坏,奴婢倒是觉得那齐家三公子才是诚意满满呢。”

    说起这个齐峰,已经登门三趟了。据说他自从在大殿之上惊鸿一瞥,回去就和魔怔了似的,一定要娶公主为妻。

    可他每次上门,都还没等到心心念念的公主美人,就被他家那个老爹又连打带骂抓了回去。

    齐太傅一个劲的向公主陪着不是,说自家儿子行为草率鲁莽。妺妩对此不置一词,看得那齐太傅颇为心虚。

    年轻的一辈很多只是看中了她的美色,可这些老奸巨猾的朝臣们却想得更深。

    大晋百年之前曾有一位公主登上了皇位。虽然之后又都是太子继位,可是一这先例既有,朝臣们都会好好思量一番这个公主的意图打算。

    即便如此,这些老臣也架不住他们家一些不成器的儿子们,最近都天天哭闹着要上房揭瓦。

    吵得厉害的,正如齐家三公子一般,差点把自家老子的房子烧了。

    有的权贵之家父亲与儿子闹得鸡飞狗跳,妺妩却也只是在一旁冷着眼看戏而已。

    她实在不懂那皇位有什么好,做皇帝的,如果做明君,得每天起早贪黑、心累身累。

    若是做着暴君挥霍无度一时,却也总得担心有人会谋朝篡位、起义造反。总而言之就是累的很。

    妺妩点好了眉间花钿,望了望镜中那极美近妖的美人。

    这世间权力、金钱、皇室,迟早都会变更。惟有绝色之姿,千古流传,亘古不变。

    所以,她喜欢的,果然还是只有这美人皮呀。

    华灯出彩,今夜三更后便是那中秋佳节。惜雪为她插着发间的金珠发簪,凝梅给她披上那层层叠叠的外罩。

    惜雪好奇问道“殿下今日究竟想点哪家郎君做驸马呀?奴可真是好奇呢!”

    妺妩早就传出话去,中秋节会在百花楼设宴,将从到场的郎君中选出一位,作为自己的夫婿。

    今夜的中秋佳节可要比往常热闹上许多倍了。

    “就是就是,不知到底是何方神圣,才能入得了公主殿下的眼呀!”

    妺妩拿扇敲了她头一下,凝梅笑着躲了躲。妺妩睨了她一眼说道“你这小妮子!”

    妺妩想了想,觉得时辰还早,她便对着人说

    “一会儿本宫先去趟花巷,逛完了再去百花楼。”

    妺妩满意地看到惜雪手中的金簪掉了,凝梅手上的衣带系歪了。她这才勾唇笑了笑。

    百花楼对过的茶楼间,孟烨磊和卫泽在一临窗的隔间吃茶喝酒。

    孟烨磊敬了杯酒说“兄弟,我可真羡慕你,自由了就是好呀。”

    卫泽这几日都没有闲着。

    比起上一世,他提前立下了战功,也提前被封了司马大将军。他已有了资本和国公府抗衡。

    他先是雷厉风行地处理了自己的家事,早早开府建衙,从卫家中接出了自己饱受委屈的母亲。

    他的母亲当年不过是一个婢女,别人都说她天大的本事才上了卫国公的床。

    也不过就是有权有势之人贪图一普通女子的美色,逞一时之欢。其间辛酸,只有他们母子二人知晓。

    他上一辈的时候只想着自己要远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长安,杀出一条血路,灭掉匈奴,然后衣锦还乡,气死那个糟老头。

    可是这一世,虽灭匈奴之志不变,但是却已有一些东西不同了。

    卫泽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忽听得楼下有车马铃声叮当,二人便向那楼下望去。

    人头攒动车如流水,皆是宝马香车,下来的也都是一个个精心打扮的玉面郎君,王侯贵胄、翩翩不凡。

    孟烨磊撇了一眼底下的人,发出啧啧啧的感叹声。

    这声音之中既是赞叹,又杂了些许幸灾乐祸。

    卫泽敲了他一下额头“你该不会是诓我的吧?你这主意娘里娘气的,真的能行吗?”

    孟烨磊揉了揉被敲痛的额头,嘿嘿一笑。

    他那日落水之后,气的差点没跟这个所谓的好兄弟绝交。

    果然是陶瓷兄弟情啊。真是铁打的女人,流水的兄弟。

    他等着瞧着这个兄弟吃瘪。

    眼下,孟烨磊憋着心中的幸灾乐祸,面上无比真诚地跟他说

    “放心,我保证这招有效果!”

    开玩笑,他孟小侯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靠的除了家财大气粗之外,便是这看女人的眼力劲儿了。

    像公主殿下这样的美人,他都只有上赶着讨巧的份,不敢有任何小心思。

    不过,他倒是很想看看卫泽一头撞到南墙之上,跌到湖里爬不起来的情形。

    他等着报那落湖之仇。

    卫泽放下茶盏,看着底下喧嚣着看热闹的人群,心里有些烦躁

    “好吧,这次就再信你一次。”

    妺妩乘着轿舆正摇摇晃晃地行在路中,马车却突然一顿。

    她撩开轿帘一看,还是那熟悉之人,骑在雪白骏马上,横在街头挡住了她的去路。

    “大胆,公主的轿舆你也敢拦!”

    卫泽并不去理会这指责,他只盯着那盛装打扮之下的女子看着。

    果然,他就是知道这个女人的秉性,在花巷之前逮她绝对一逮一个准。

    眼下,她要比他第一次遇见之时更加的耀眼亮丽,这般的女子,仿佛天生就是那天上的明珠星辰。

    “殿下,这花巷之中谁人有我卫泽熟,不如你下来,我领你去瞅些新奇玩意儿?”

    妺妩提着裙摆下轿,侍卫们正要跟上,她却屏退了众人“有大将军保护本宫,你们无需跟来。”

    那随行侍卫还要说话,卫泽骑马上前,俯下前身一伸手,便将那一袭红衣美人揽上马。

    随即他一提马缰,马儿便飞奔出数尺之遥。

    还没带那侍卫们反应过来,就只留下一记尘灰,人却已行远了。

    景物风驰电掣般的在她眼前倒退,马儿奔出好几条街巷后,她才问道

    “你要带本宫去瞧什么新鲜玩意儿?”

    “你就等着瞧好吧!”

    卫泽行到淮河一处,将马儿拴好后,抱着她飞身入一画舫之中。

    摇橹之人缓缓开了船。

    中秋之夜,这花巷之中飘着胭脂香味,混杂着花瓣香气,那晒干的桃花、杏花花瓣被洒落在湖面。

    欢声笑语夹杂着香气不断袭来。

    其他的画坊皆是从两侧驶入,可他们却是逆着其他画舫的方向,一路劈开水花波浪,朝着另一处驶去。

    半炷香的功夫后,那欢闹声渐渐离着他们渐渐远去了。

    乘着湖水,他们来到一座看似普通的市井街坊之间。

    湖水上飘一些干花花瓣,零零落落地散在湖上。周围的红色灯笼也渐渐少了。

    等行至一小桥前,卫泽指着上空,对妺妩说道

    “你看!”

    妺妩撩起红色帷幔,抬头望去。

    此时圆月挂空,四周寂寥无星。本灯火稀疏,夜色浓重。

    可是头顶上方却突然出现一盏盏明媚的宫灯,悬浮在空中。

    那宫灯之中不是火光,却似是莹莹点点的星光一般。

    那星光拖着一盏盏画着图形的精致宫灯向上飞起。仿如九天之上的神仙之物,既梦幻又美妙。

    妺妩仔细看去,才发现那每盏宫灯之中都装了些许萤火虫。

    那光源被帛布罩着,有如星星点点的繁星。

    这些光点也点亮了宫灯上的帛布图画,那画上的美人容颜鲜妍动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容色都不失分毫。

    微风拂过,水流潺潺,头顶是漫天耀眼如繁星般的宫灯,与那空中一轮圆月交相辉映,煞是美妙。

    卫泽看着妺妩这反应,心中有些小得意。瞧着这女人此刻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也不枉他抓了好几夜的萤火虫。

    片刻之后,他拿起身后的弓弩,瞄着最高处的那顶宫灯射箭而出。

    穿杨之箭一发即中,那宫灯应声炸开,萤火虫四散飞舞。

    而随之飘落的,还有百色的花瓣和彩色的丝质缎带。

    一时之间,半空之中花瓣纷纷扬扬,灯辉笼罩着丝绸,五彩斑斓炫美极了。

    卫泽看着眼前女子仰头看着那美景,又想了想孟小侯爷教他的那几句“肺腑之言”。

    他几次张口也未曾说出,最后索性抛下了那几句背来的文绉话。

    他走到妺妩身后,双手搂上她纤细的腰肢。

    那腰肢纤细,香气浓郁,既软且香,滋味诱人。

    卫泽想了想之后说

    “百花皆数已有,不如不去百花楼?”

    妺妩听了他这话,眸光之中带了几分意味深长。

    她顿了一顿,开口说道“本宫必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开始玩弄火葬场啦,嘿嘿!

    关于将军,他只是前期放不下傲气。可这本来就是个火葬场的故事啊。

    开始就说了,这是几个世界里,被女主玩弄的最惨的一个。

    但这个世界里,他算得上是追求者中最纯粹而最不算计得失的人。

    一个前世被原身杀掉的重生之人,一上来就爱的要死要活也不可能的。

    一个被杀过一回的人,从“你杀过我,我绝对不能喜欢你”到最后“你哪怕要杀我,我也甘之如饴”,一步步的都需要时间和转变。

    以及将军他天纵英才年轻有成,本来也就会存在一些缺陷。

    但会因为真的爱上女主后慢慢改掉,并且加入女主甜宠的豪华套餐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可爱你猜~?b???o??~、不语言说 1个;么么哒!

    感谢小可爱的营养液你猜~?b???o??~ 38瓶;璃 30瓶;小号 5瓶;妖夭夭 3瓶;谢谢亲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