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妖姬当道
    冬去冰融春去夏至。半年的时光转眼飞逝。

    等到那闷热的空气中再次涌入秋风之时, 凉风习习,草汁肥美, 战马膘肥体壮。

    此时的骑兵最适合作战。

    卫泽正在军中整顿战马,今晨他在朝堂之上,有多少人以为他是夸下海口。

    可是他却知道此一战,河西之际再无匈奴人。

    活了两世, 他大半辈子都在和匈奴人斡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匈奴人的作战方式和大漠的地形。

    去年此时, 他杀了新任单于,趁着匈奴人内乱未平之际,便是出兵的最好时机。

    “臣今日领十万兵出征,回归之际,定扫平匈奴。”豪言壮语回荡在朝堂上,亦回响在他胸口间。

    他让人将战马每两个并作一列。每一骑兵皆配两匹千里马,奔袭之时两马交替。

    又让骑兵在马蹄上裹上薄薄的布, 千里轻骑入林无声。

    此次一役, 他志在必得。

    今日放了兵中士兵一日假,他却独自坐在自己营帐之内,手里摸索着那只翠绿色的手镯。

    这是他的母亲给他的。

    母亲虽出身微寒, 这手镯是母亲家世代的传家之宝。说是只传给他未来的儿媳。

    只要她来, 自己就把这手镯套上去。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卫泽从日头正盛等到即将西沉之际,那可恶女人却始终都未曾出现。

    卫泽握紧着手镯,这个女人!

    自己明日就要出征了,难道她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他且在等半炷香功夫, 若是再不来,若是再不来

    一炷香的功夫又过去了。

    卫泽愤愤起身。把那玉镯小心拿丝帕包好放在胸口,拿起剑架上的剑跨马而出。

    哼!她再不来,自己就去寻她。

    夕阳即将下沉之际,公主府门口的侍卫们正迎着公主下轿回府。

    突然道路上传来一阵疾跑的马蹄之音,他们一抬头,只感觉一阵风在面前涌动而过。

    一黑袍玄衣黑袍男子从他们身前掠过,再然后,公主就被他捉到了马上。

    “殿下!”

    “卫将军!”

    随后,妺妩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声音轻快而清晰地传入他们耳中

    “你们不用跟来了!”

    那乌雪宝马撒开蹄子猛跑。身后的侍卫们皆看傻了眼

    此时街道之上人丁零落,街市之景街飞速掠过,带起耳旁风声呼啸。

    妺妩却也没有问他要去何处,任由他紧紧揽着自己腰身。

    直到马儿跑出长安城,进入一处山谷内,卫泽才拉着马缰,缓缓放慢了速度。

    那山谷狭隘鲜有人来,再加上那山谷前看着此处,显得黑俊俊一片,有几分阴森气。

    然而穿过狭隘山谷,却是大片大片的海棠花娇艳盛开。

    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美不胜收。

    山谷之间漫天的红色,和天空上的云霞融为一体。仿若一团烈火,让人见之不忘。

    尤其在这金色的霞光之中,那红色的花瓣似是被染上了金色的光辉,无论从何处看去,只觉得是人间奇景。

    “还去什么梅庄,这里的景致比那处美多了。”

    这地方,是卫泽少时和那小侯爷年少溜出学堂,胡闹之时四处乱转,偶然之间发现的。

    孟烨磊当时还跟他说,等他找到心仪的姑娘就带来此处。

    然后他就追问,那个东西就面上嘿嘿嘿一片,傻乐。

    不管孟烨磊有没有带人来,反正自己现在有点明白他在傻乐些什么了。

    妺妩半回身,上下看了他一番,拍了下他胸口

    “你可真是,一件事能记到现在啊?醋性可真大。”

    马蹄小跑着,卫泽带着她,绕着这花丛外边。

    两人双手交叠,互相依偎,身后一轮落日余晖,眼前是镀金的红色花瓣。

    马鞍峡窄,二人身前背后挨在一处。刚刚快跑时不觉得两人竟贴的这般近。

    卫泽只觉得自己心中憋着的那口火气渐渐发散开来一般,远处近处的花香皆如同酒一般,让人血液之中又燥又晕眩。

    仿佛是因了花瓣之香气醉了酒一般。

    甚至连那远处的夕阳,都觉得耀眼的令人得人心神微晃。

    妺妩也感受到了身后卫泽的呼吸变化,粗重而有些急切的气息,她再熟悉不过。

    妺妩勾了勾唇角,身子放松而懒散地靠在他怀中,任由他伸手抱着。

    “所以,你把我抢出来,就是想在出征之前再来来一回?”

    卫泽在身后瞪了她一眼,什么叫来一回?

    这女人是花楼逛多了吧,瞧瞧,她这用的都是什么词。

    “你还知道我要出征啊?”

    妺妩装作听不出他这语气当中的嘲讽,在他怀里寻找着舒服的位置靠着,然后说道“当然知道。”

    “你卫大将军出征多大的风光体面,今日点兵十万,来日便要记在史书之中。

    别说全长安了,全大晋朝有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卫泽听了这话,反而显得更加有些烦躁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明明知道,难道就不怕我会输,甚至会死?”

    今日他给士兵放休沐一日,那些在长安成了家的。甚至有妻子在军营外等候,一见面便泪水盈盈,眉头皱起,担心的不得了。

    这女人倒好,自己又是牵挂又是吃醋,关键时候来看他一眼都没有。

    闻着她身上的脂粉气,说不定又是从那花巷之中逛回来的。

    妺妩听了这指责的话,反倒却轻声笑了。

    她睨了身后那人一眼,问道“那你会输吗?”

    卫泽立马接着她话说“老子当然不会输!”

    作为三军之首必当自信,他卫泽只打必胜之仗。

    妺妩复而用那如削葱根般的手指敲了敲他胸前,抬眼看着他,说道

    “那不就得了?”

    这话音之中尾调轻扬,柔柔绕绕的,又随着香气软软飘至他心间。

    他心中火气瞬间就被熄灭了。

    偃旗息鼓了一阵之后,这火气便一路赚到了身体之中,烧的旺盛火热

    “那今日,就当公主殿下慰劳我,提前庆功,如何?”

    马缰无人拽着,那马儿毫无头绪地在这花田内外乱跑乱转。霎时踩乱了一片海棠花瓣。

    那凌落花瓣被踩进土地之上,零散地落了一地。既散乱又带着凌乱之美。

    就如同这女人散开的发丝,在风中吹着凌乱地打在她脸上,散落在这如雪的肌肤上,还有几缕被她咬在红唇间,无论怎样都是那般勾人。

    满天繁星低垂,月上云霄之际。那马儿被拴在一旁树上,找不到自家主人的身影。

    却只见那海棠花丛乱了一片。

    妺妩咬着一只鲜艳欲滴的海棠花,伏在他气息微软的胸膛上。

    卫泽拿出她口中的花,别在自己身下的大氅里。

    “这花,就当你送我临别的礼物了。”

    他今日瞧着那军营门口,那有的妻子送衣服鞋子,有未嫁的姑娘含羞送那士兵平安节。

    这个女人可倒好,人跑的没影了,就连礼物都不回一个。

    妺妩瞧这海棠花。在一大片艳红色的花之中,这几株秋海棠显得格外的不同。

    那花蕊是艳红色,层层叠叠盛开的花瓣却是玉白色,可花瓣边缘却镶着火红色。显得既娇嫩而珍贵。

    她翻身下去,靠着那大氅上,软软地躺在他怀间,仰头望着天上星辰,又转头看了看他说道

    “你还真是毫不忌讳呀。”

    虽说海棠是国色,可这海棠花又名断肠花,许多百姓人家都忌讳栽种。

    海棠花的背后,有一个民间故事之中,说是有一女子暗恋一郎君。

    可那郎君走之后便再也没有归来。女子相思成疾抑郁而终,上天垂帘,便在她走过的路上盛开一路海棠。

    故而有人觉得这海棠虽美,却是眼泪和苦恋灌溉而出,寓意不详。

    这将军明日便要出征,正该讨个好彩头,却丝毫不忌讳地拿海棠花做临别礼物。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不行吗?”

    说到礼物,卫泽似是又突然想起什么。

    他他从衣服里掏出一样东西,然后执起妺妩带着红玉手镯的手腕。

    他想了想后,将她的红玉手镯扒了下来,却套上了一只碧绿色的手镯。

    妺妩上下看了这手镯一翻。

    这桃花石玉镯色泽亮丽,在月光的映衬下通体晶莹剔透,冰透光滑、细腻雅致。

    桃花石玉比不得他红玉手镯的羊脂玉名贵,但是现今桃花石玉十分稀少,也算得上是稀有之物。

    卫泽看着她伸出另一手握在这镯子之上,竟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唇角,生怕她把手镯摘下来。

    妺妩拿眼撇了撇他,放下手后还故作犹疑地说道

    “这绿色不太配我的红衣呢。又红又绿的,多难看呀!”

    这话给卫泽气的不行,他一翻身便又压了上去

    “总之,老子就是套住你了。你不许摘,听到没有?”

    还不带这没良心的女人回答,他就如同生怕她拒绝一般,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一阵风拂过,卷起零落在地的海棠花瓣漫天飞舞。

    暗淡之间,妺妩只觉得天地之间都是红色。

    唯有身前男子的眸色,亮的容如同阳光底的黑宝石一般,熠熠生辉。

    山河洞房,花火为烛。星幕低垂,月入云霄。

    她在迷迷茫茫之间,犹自就突然觉得,这卫泽竟然选了个颇有情趣的地方,这可真是长进不少。

    男子看着那女子还不专心地笑了出声,深深觉得简直是对自己能力的质疑和侮辱。

    他狠狠地吻上女子如花娇艳的唇瓣,直到那女子脸上红霞密布,再笑不出声来,他才觉得满意。

    第二日凌晨,卫泽穿好穿穿铠甲跨上马背,一夜未眠,但却精神抖擞。

    他骑在高头大马上,在长安城外往城墙上相望,那女人果然没有出现。

    不过,她应该还在府内睡得香沉。

    卫泽扬起唇角,他身着一席明红大氅,身上锃亮的黑色铠甲在清晨的阳光下尽闪着细碎的光。

    他拔出手中宝剑,城墙上的鼓声、号角声陡然响起

    “出征!”

    军队浩浩荡荡朝远处驶去,才刚刚出发,他便已经开始想着这女人了。

    即使有龙虎卫,他竟也放心不下,想着要快些取胜,快些回京。

    毕竟,无论是匈奴亦或是大晋朝,都该变一变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快结束了,下个世界是更加甜宠的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