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穿今 谁的金丝雀
    暖黄色的灯光下, 沈渊看着那身着一袭淡色曲裾长裙的女子。她长发如瀑,柔顺的垂在身后, 头上插着几只随风微微晃动的金步摇。

    她仰着头, 说完话后便咬了咬自己色泽红润的唇瓣,冲他露出感激的一笑。

    沈渊心中吃惊,但也很快平静了下来。

    作为心理医生, 他首先的想法便是这个女孩子被人催眠了。

    他作为国家一级催眠师, 对于这个世界顶尖的催眠之法自烂熟于心。

    催眠分父系和母系催眠。母系催眠若是运用的好, 可帮人遗忘心中的创伤、也可帮人恢复记忆。

    可是父系催眠法, 是给他人发出强制指令,加深他人对某一事物的看法,倘若运用不当便会成为犯罪者控制他人的工具。

    可是华国之中能用如此高深催眠术的人少之又少, 更别说把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子暗示到这般田地。

    沈渊抿了抿唇,觉得自己最好先用催眠术帮她调理,先恢复她的记忆, 再把她送去警局。

    沈渊起身, 正要去隔壁找安眠药,却突然觉得衣服一重。

    他回身一看, 一只玉白的素手正捉着他藏青色的衬衫衣角。

    柔弱而又有些可怜的女孩子抬头巴巴地凝望着他, 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写满了不安与慌张。

    沈渊心中叹气,从大学起,他就不知拒绝过多少追求他的女孩。

    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子显得这么柔弱无可依,他也不忍心拒绝。只能牵着她的袖角, 带着她去了书房之中。

    妺妩坐在书桌前的真皮沙发上,吹着空调中徐徐吹出的凉风。

    在这个两层半的别墅小洋房之中,装修风格皆以白色与黑灰色为主色。

    而只有在这个书房之内,无论是那淡黄色的木质家具,还是那暖白色的真皮沙发。颇有几分格格不入的感觉,可是却又带着几份温暖之气。

    这间房子是沈渊用来做心理诊疗的,专门布置成温暖的色调。好打开病人的心房。

    沈渊递给妺妩一杯温开水,随即又打开了装在墙上的音箱。那钢琴键平缓而又清脆的声音响起,让人渐渐放松下来。

    沈渊就坐在妺妩对面的转椅上,他轻轻扯开自己的领带,露出一副极为放松的神色。

    他缓缓抬头开口,男子独特的磁性之音中带着几分让人迷醉般的气息。

    如同溪水一般缓缓在人心间流淌。似乎带着一种可涤荡人心般的力量。

    那般动听而高雅的声音,似乎可让人卸下一切防备。

    妺妩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这副怜惜而又关切的神色。疑惑地询问着系统说

    “为什么在你的系统里,这样的人又会是反派呢?”

    666也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地回答说“问题这一轮走的不是晋江套路啊,这是套路,我们女频一向摸不大清。

    况且了,这个人现在这样子,不代表以后不会黑化呀。”

    妺妩看着那解开两个领口扣子,露出锁骨和上方胸膛的男子。

    那锁骨和喉结随着他说话微微上下颤动,带出那般低沉的声音,如同低音炮一般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666捂着自己耳朵说“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再听下去我要怀孕了。”

    妺妩失笑地敲了敲它的头,这小东西连自己性别都分不清楚,还能怀孕?

    沈渊慢慢和面前的女子说着话,直到看着眼前女子瞳孔有些涣散。

    他起身,在妺妩眼前微微打了下响指,妺妩看着那十分好看纤长的手指,正舔了舔唇,有些意动,却忽然觉得莫名的困倦。

    “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妺妩听着他耳边的声音竟有一丝恍惚间的迷惑。

    随后她才突然恍然大悟,666也顿时警惕起来说道

    “宿主啊,他在用催眠术,你可千万不要暴露了!”

    妺妩虽然没听过催眠术,可原先的时候,她曾见过一个巫医,那人十分擅长使用祝由之术。

    尤其是在拜神行礼之时,竟可让底下千人信众同时产生幻觉,以为有真神降临。其手法精妙令她为之叹服。

    想来原理也是相通。

    妺妩不动声色地勾起了唇角,有这般本事的人,若是要成为反派,的确也会是个中翘楚。

    妺妩自然不会受他迷惑,也不会因此而说出自己的真身来历。她看似眼前茫然一片,说出的却是小乔的身世来历。

    “奴家在铜雀台上,已困了数月有余。

    奴家出嫁之日便被敌国的枭雄抢去了。都没来得及见自己夫君一面,便被他关在了铜雀台。

    那铜雀台,高而华美,一眼能将宫城尽收眼底。可是奴家却只能被困在那阁楼台上,侍女守卫日夜看管。

    他们跟我说,让奴家等着他们主君回来。奴家便会是他们主君的夫人。可是奴家不想,奴家为了给未嫁的夫君守节,便跳下了那高台。”

    半晌之后,妺妩再次听到一个清脆的响指,她仿佛才缓缓从那迷雾之中走出。

    她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些迷惘和惊惧,身子竟还有些微微地颤抖。

    沈渊俯下身轻轻抱着她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保护你,没有人会再囚禁你。”

    沈渊听了她的话,心中诧异到了极致。

    这不可能是催眠术能达到的效果,眼前的女人描述的都极其细致。

    她自己的生平以及当年的大事就能一一详细说出,包括自己院子闺房中的侍女们有何喜爱的物件器具都能详细道出。

    如若是因催眠术导致她以为自己是古代那三从四德的女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最不可能的,却是最真实可能发生的。

    只是心神摇晃了刹那,他就接受了这种可能性。

    毕竟这世上有太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就算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四维空间、平行时空也未尝不有可能。

    沈渊很快便镇定了下来,他想了想,依照古代女子的性格,这件事而言他绝不能报警。

    而据她刚刚所说,她穿越之后便被一人藏在了一个类似于古代的建筑中。

    那人应该是个极为富有之人。可是那人却没有教会她任何现代该具备的技能,而是一味的让她臣服乖顺。

    让她依旧穿着古代的衣服,对男子行着古代的礼节。

    似乎是要把这可怜的金丝雀鸟,彻底变成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宠物。

    最起码,自己得纠正过她这动不动就奴家奴家的语句来,让她适应了现代环境再说。

    此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莲花香气从那女子身上散发至他的鼻尖,沈渊只觉得心中一动,赶紧将她放开。

    他拉起她的袖摆,一路又走出书房。

    正巧路过客厅之时,有一个圆圆的扫地机器人从她脚下路过。吓了眼前这只小雀鸟一跳。

    沈渊赶紧揽过她来,然后把这只扫地机器人从地上抱起来给她看

    “没事没事,这就是只死物。是由人操控的。”

    妺妩当然不怕,她只是有些好奇。

    才来了这个世界没几个时辰,她却发现此间的人类格外会利用脑力开动周围的一切,让这些工具有眼有耳,然后替他们工作。

    真是会享受啊。

    不过她就是喜欢这样的。

    妺妩眨了眨眼睛,好奇地将那机器人抱起来,看了看摸了摸,又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那机器人追着女孩子脚边,绕着圈地扫着裙子边。

    沈渊看着她露出几分开心的神色,眼中带起了笑意,想着日后或许给她养只宠物陪伴也是好的。

    之后,沈渊手把手地教着她该怎么样用这家中的电器工具。

    看着女子被突然启动的电动牙刷吓了一跳,而那牙刷还在吐着白泡泡。

    牙刷在她口中,她瞪圆着眼睛呆呆地张着嘴,看起来有些好笑,却又显得十分可爱。

    沈渊竟然不自觉地笑出了声,他眉眼中皆含着笑意。然后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心中却是一片怜惜。

    别的姑娘这个年岁大多都还在上学,发愁最多的就是期末考试和男同学的问题。

    可这只小金丝雀却只能坐在屋内仰望着外边世界的蓝天,从古代换到现代,却依旧是被那些恶人霸占着欺辱。

    没关系,既然有缘碰到了他。他自然会好好待她,让她得知现在世界的女子该是什么样子,又该活的多么自由而无忧无虑。

    “你拿着这牙刷,对,不要怕它,先把后排的牙齿刷完了,每只牙齿停顿几秒,再换到下一颗牙。对,就这样。”

    浴室那一方明亮的镜子之中,倒映着两人交叠着握在牙刷柄上的手。

    高大的男子站在娇小的女子身后,两人挨的那般紧。但二人注意力却都在电动牙刷之上,似乎都没感受到那有些暧昧的气氛。

    妺妩此时完全沉浸在这世界的新奇有趣之中,她抬头看了一眼镜中低着头、温声软语跟她讲用法的男人,狐狸眼珠左右转动了几下。

    这般温柔的小哥哥呀,声音这么好听。不知道若是他真的动了念想,声音又会是多么的让人难以自持。

    看起来,就很可口呢。

    沈渊教了她半个小时后,确保她对现在的家电基本都了解了。

    之后便让她睡在自己原先的卧室之中。

    那个卧室是二楼正中朝南的卧房,无论是通风采光、还是温度都是整栋别墅里最好的一间。而他则去了另外的客房睡觉。

    妺妩看着他从外轻轻关上门。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床单之上皆是好闻而清淡的气息,带着些男子荷尔蒙的气味。

    一片寂静之中,妺妩因为这个世界的新奇而兴奋地有些睡不着。

    她起身,拉开帘子看看那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在黑夜之中如同那天上星辰一般,却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彩。

    666此刻开口说“宿主啊,你现在也该知道了,这个世界呢女性皆独立自由,自己赚钱,自己养活自己。

    等你适应了现代社会之后,沈渊也会让你出去住。你所谓古代的那套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666见宿主没有反驳,接着解释

    “宿主之后也要去给别人打工赚钱,就像我一样,学会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这样才能受人尊敬。”

    666经过前三个世界之后,见过这个宿主大佬享受着怎样奢华的生活。

    所以它早就想着想着要掰过这宿主不正常的三观。哼哼,也该是让宿主见见什么是核心价值观的时候了。

    妺妩勾了勾唇,眼中笑意加深。自己经过了那么多的世界,走过了那么多山河。还从来没有为生计而发愁过。

    那么多的世界,她只需笑一笑,便有无数男子心甘情愿的为她献上一切。对于她来说,赚钱最多不过是新奇有趣、体验生活罢了。

    她虽然欣赏那些为了自由劳累奔波的女孩子们,但是她又并不是这些人类中的一员,何苦作茧自缚。

    妺妩赤着脚,踩着长长而柔软的绒毛毯下了楼,她穿过客厅到了沈渊的卧房前。

    沈渊听着卧室门外有敲门之声,他开门一看。

    妺妩此时身上只穿着内里的一身素纱。她赤着脚踩在那黑色的绒毛地毯上,头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身后,更显得那脸儿白皙而小小巧。

    她扬起头,露出那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目光之中带着几分羞怯、还有几分青涩的大胆。

    柔媚的声音在这安谧之中缓缓响起

    “奴家愿以此身相许,只愿公子照拂奴家,公子可应?”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啦!

    快夸我!

    小乔背景改了,是架空哈

    666宿主宿主,我们一起打工,勤劳致富!

    转眼,妺妩就收购了系统集团,做起了股东。

    妺妩你勤劳,我致富。

    文可能最近会换个名字,大家可以收藏下,避免找不到了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