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丝的金丝雀
    妺妩听到那陌生男子的话, 她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长相和沈渊有几分相似的男子。

    他穿着一身休闲服, 就站在长椅前面看着自己。

    阳光打在那人身后,他的脸被隐匿在阴影之间。

    那人勾起唇角笑着,看似人畜无害, 可是那笑容却让人觉得浑身阴凉,莫名的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

    此时, 666兴奋地对妺妩说道

    aa“太巧了宿主, 宿主赶紧冲鸭!

    快来一场强强之间的巅峰对决!我们大晋江系统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呢。aa“

    妺妩听完这话, 越发的想让这只小系统做个统类智商测试。

    它以为这事是巧合?

    恐怕是人家的系统扫描出了自己的位置吧。

    这个系统检测的范围应该非常广,还可以对既定的目标进行扫描跟踪。

    不然的话,一个大男人, 怎么会就这样一个人出现在孩童成堆的游乐场之中?

    想到这里,妺妩就又嫌弃了一把自家系统。

    晋江这系统不仅抽、卡,而且没得智商。

    最重要的是心智和功能还都不齐全。就这样的, 还想和人家系统battle?

    简直是硬要拿一颗鹌鹑蛋去碰花岗岩

    还巅峰对决?真的不是来求人家收购的吗?

    还有, 要不是她用神识做屏障, 这个傻缺系统早就被人家分分钟发现干掉了。

    妺妩看着这只犹自激动到在她神识里来回蹦达的666, 觉得它应该重新起个名字叫404。

    沈渊看到眼前的来人, 他眉心皱起, 警惕地站起了身

    aa“沈余,你来这里做什么?aa“

    祁正青看着眼前两个气场全开的男人, 深以为沈家的家自己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他本来想要打过招呼就离开。可是他再扭头一瞧,自己那个相亲对象小姐,似乎丝毫没有发现几人之间的异样, 依旧拉着眼前这个小妹妹的手,似乎打算就地认亲。

    祁正青这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相亲啊?

    此时,沈余却露出了一副不解的神色aa“这是公共场合,是个人都能来。你说是不是啊,哥?aa“

    沈渊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定定地盯着沈余看,并且他不动声色地往右前方移了两步,挡住了沈余看向妺妩的视线。

    他问的不是游乐场,而是像沈余这样的人,怎么会主动上前跟自己打招呼?

    沈渊顿时心中警惕了起来。

    沈余看着他的动作和气地笑了笑,摸鼻子的动作之中还带了几分无辜。

    他往左移了移,看着妺妩说

    aa“这位是乔小姐吧,刚刚不远处听到你的自我介绍。您可真是美丽到,让人移不开眼啊。aa“

    妺妩看着沈余的目光看向自己,他眼睛似是含着笑,可是话语中却带着一种莫名让人害怕的诡异感,和他脸上那无辜的表情完全不对等。

    妺妩抱着手中的狐狸公仔,身子往长椅后缩了缩,咬着唇没有说话。

    沈渊看着妺妩纤细的手指紧紧扣在毛绒公仔上,就连公仔上的绒毛都留下了几个手指印。

    他伸手挡住沈余上前的脚步,说道aa“不管如何,我们两个应该不太适合见面。aa“

    祁正青看着两人针尖对麦芒一般,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上前将两人分开。

    沈余虽然管沈渊叫一声哥,两人却是同父异母。

    而这个事情,沈渊也是几年前的时候才知道。

    那个时候沈渊还不叫沈渊。沈渊也是沈家这一辈中公认最有前途的天才。当年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全华中外科里赫赫有名的专家级人物,前途不可限量。

    可几年前,沈渊才知道自己父亲有了外遇。而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他小了半岁。

    沈伯父金屋藏娇了二十几年,藏的可真是够好。而王伯母得知之后,也和沈伯父离了婚。

    把这两个人放在一块儿,这沈余不就是要找事儿嘛!

    祁正青上前,笑嘻嘻地搂住沈渊的肩膀

    aa“行了,我和沈渊还约了一起带着女伴去餐厅,位置都定好了,你们哥俩下次再叙旧呗。aa“

    沈余听完这话,又笑了笑aa“好啊,那就听正青哥的。小乔妹妹,下次再见的时候,可不能不理我哦。aa“

    言罢,沈余看着那小家雀瘦弱的肩膀似乎轻轻地一颤,他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

    只是一只侥幸逃脱了牢笼的金丝雀而已,怎么可能斗得过鹰呢?

    何况还是他这样,一生只会盯死了一只猎物的老鹰。

    此时,天上又渐渐聚起了乌云,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似有雷雨要来,闷热而又窒息的厉害。

    路上的行人们见此,也纷纷加快了脚步。游乐场的人也渐渐少了许多。

    祁正青看着还站在原地、盯着沈余背影一动不动的沈渊,祁正青轻拍他几下肩膀说道

    aa“那什么,先回去吧。不要想太多。aa“

    沈渊点了点头,拉起还有些害怕的妺妩,打过招呼就揽着妺妩的腰身将人带走了。

    唯独留下袁清看着小仙女妹妹白衣长裙翩翩的背影,犹自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

    祁正青咳了两声,试图增加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袁清听着声音看向他,本来自己对这个相亲对象没什么感觉,已经打算婉拒了。但是,自己要是和他就这样断了关系,以后岂不是就都见不到小乔妹妹了?

    于是袁清想了想说道

    aa“那什么,我觉得咱们两个还是挺投缘的。不如加个微信吧,对了,你叫青祁正是吧?aa“

    祁正青

    祁正青此刻有些怀疑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相亲流程,可是毕竟是第一次相亲,又不是侦查刑事犯罪还有手册可以查看。他经验太少,并没有对此产生过多疑问。

    于是,他既有些莫名复杂,又有些小激动地加了袁清的微信。毕竟这是第一个主动加他微信的妹子,实在太难得了

    夏日的雷雨就连天气预报都捉摸不透,沈渊和妺妩还未回到家中的时候,便已经是狂风大作,雷电交加。

    很快,车窗外的小雨就转变成豆大的雨点哗哗落下。

    沈渊将车停到车库里,撑起一把黑色大伞,紧紧揽着怀中的女子快步跑入家中。

    即使是这样,那风刮雨斜,一把大伞根本遮不住。两人依旧被淋了一脸一身。

    沈渊赶紧让妺妩进去冲个热水澡。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却站在窗户边,始终没有换下那一身湿衣。

    此时,他站在二楼卧室的阳台上,看着外边那显得有些可怖的闪电,听着隆隆的打雷声。

    似乎只有这样狂暴的轰鸣,才能压住他心里的不安。

    别的人可能看不甚清晰,可是沈余刚刚那眼中带着几分灼热冷然,还有些疯狂的独占欲,如同发现了属于自己的猎物一般。

    沈渊对这样的眼神可是再熟悉不过。

    毕竟这样的眼神,他在沈家的男人中,已经见过太多次了。他的爷爷、伯父,甚至他的父亲。

    有的人一旦出生,便在血液中带上了关不住的猛兽。出生即原罪。

    他们沈家世世代代,就连这个这个在外生的私生子,都逃不过。

    绝大多数的人都以为他当年改了名字,变了职业,和父亲不再往来,都是因为自己父母的婚变。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则是在这血脉中的基因。

    沈家的男人,从出生起,基因中就带着偏执和暴虐的因子。

    而嫁给沈家的女人中,除了自己的母亲幸免于难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在痛苦和折磨之中或沉沦、或抑郁、或自杀。

    这其中就包括沈余的母亲。

    沈渊并不讨厌他们母子二人,他厌恶的只是这沈家。

    他想起当年,自己父亲当时签下离婚协议之后,那么平静地看着他说

    aa“三十年前,我以为自己摆脱的掉这命,直到我遇上了小莹。那时我才知道,这大概就是天意。这是沈家人无法摆脱的命运。aa“

    沈渊看着父亲的目光,看着他目光之中那种无力、沉痛、内疚,却唯独没有自责。

    他犹记自己当时站起来,冲着父亲说

    aa“一条人命因你而自杀,让她的儿子进沈家是应该的。可你不该连半点愧疚都没有。千错万错归根究底,还是你自己控制不住。

    我会向你证明,即使基因生来如此,只要信念强大,就绝不会屈服于心中的猛兽。aa“

    有些人出生即带着原罪,虽基因遗传就是如此,但是也不可成为放出那恶的理由。

    他一直这样笃定着。

    因此,他才给自己改名叫渊,才会改行成为一名心理医生。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只有这样,才会使自己更加牢固地建立起心中的闸门,无论是、是偏执、还是猛兽,他都不会让它有机可乘。

    可今天见到沈余看着妺妩的眼神,他心中似是控制不住一般,只想着把身后的女子彻底藏起来,不再让任何人窥探。

    他想把她锁起来,锁在一座坚固而华丽的笼中,只为自己一人而吟唱欢欣。

    他开始怀疑,几年时间打造的牢固闸门,只是一瞬的功夫,已经垮塌崩裂。

    此时,妺妩穿着一身浴袍走出浴室。

    妺妩看着那打开的窗户,冷风呼呼地钻了进来,冷雨斜斜打在男人英俊的相貌上。

    她悄无声息地赤着脚走到他身后,伸手揽住他的腰背,将自己的侧脸靠在他的背上,轻轻蹭了蹭说

    aa“哥哥可是因我跟别的男子讲话而不开心了?aa“

    沈渊感受着身后的柔软,那带着水气的莲花清香扑鼻而来。他身体一僵,赶紧合上窗户。

    他回身看着妺妩。

    眼前那般绝色的女子含羞带怯,湿漉漉的发梢滴着水珠,犹自顺着她小巧的下巴滑落到锁骨和胸襟前,如同落在百合花瓣的露水一般,晶莹剔透得诱人采撷。

    他看着她一双无辜而湿润的眼眸,目光中带着几分古代女子特有的婉约韵味,又乖顺地直让人想要好好爱怜。

    窗外一片轰鸣,屋内却是一片寂静。

    此时,妺妩低着头,有些不安地绕了绕自己的手指。她咬了咬那红润的唇瓣。颤抖地执起沈渊的手放在自己腰间的白色系带上。

    她轻轻向前迈了一步,而后低声开口,声音之中还带了几分娇怯和软媚

    aa“小乔心里始终都只有哥哥呀。沈哥哥若是不信,不如亲手验证一番?aa“

    作者有话要说可累死我了又是加班的一天

    差不多已经是个废猫了呜呜呜喵

    感谢小可爱浮图 火箭炮 1个 手榴弹1个;么么哒~

    感谢小可爱瘾病? 的营养液5;颖逸扶桑 的营养液1;谢谢亲们!新网址,姐姐文学网变更成读文族,麻烦请重新收藏一下,每日更新,更多无错精彩的小说 duenzu  ! ,,新网址,姐姐文学网变更成读文族,麻烦请重新收藏一下,每日更新,更多无错精彩的小说 duenzu新网址:  :,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