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的谁金的金丝雀
    沈渊觉得送她去上学是一个顶好的主意。

    毕竟对于一个现代的正常女孩子来说,学业占据了人生中四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时间。可谓是现代人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

    妺妩生在那样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 肯定应该非常喜欢男女平等的学堂。

    可是若是让她去上小学初中, 年龄上又不符合。去上高三的话年龄正正好, 不会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而隔壁那个私立高中,环境好离得又近,他也考察了半个多月了。今天总算是把这个事情定了下来。

    妺妩听完这话之后,眨了眨眼,她凑上前去闻了闻那本紫色封皮书的味道。

    然后便装作眩晕的模样倒在他腿上, 仰起头来可怜巴巴地说

    aa“啊, 不行了, 这书的味道,我一闻到它我就头晕眼晕。哥哥,我是不是天生不适合念书呀?aa“

    沈渊看着她趴在自己怀里闭着眼睛假装晕倒,想起了自己前不久才见过的那个六岁小侄子。两人的套路都一模一样…

    沈渊好笑地摸了摸她的鬓发,开口说道

    aa“很晕吗?不然我给你量的血压测了心跳?或者给你打一针止晕?谁让我是医生呢。就是这么巧。aa“

    妺妩

    话音刚落,他就见到刚刚一副虚弱无力的某人顿时爬了起来。正襟危坐在一旁,一本正经地说道

    aa“不用了, 我感觉我好多了, 谢谢医生!aa“

    沈渊看着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气鼓鼓扭头不理他的模样, 只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可爱到犯规。

    原来无论古代现代, 大约孩子们排斥学习的心都是一样的?

    他揽着她的细腰,低下头来耐心跟她解释说道

    aa“你不要排斥,像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 不是在念高中就是在念大学。这样才能交认识到更多的新朋友,才会了解到外面广阔的世界。aa“

    妺妩还是不满地嘟起红唇,她回身揽住沈渊的腰。试图通过撒娇卖萌来让沈渊打消这一念头。

    她将脸蹭在男子的怀中,全身都靠着他,娇娇软软地像一只小猫一般在他怀中拱来拱去

    aa“哥哥哥哥,人家怕呢。你来教人家好不好,沈老师?aa“

    此时此刻,二人均身着着薄薄的夏季睡衣,妺妩还没边界地在他怀里来回蹭着,那绵软之感和那外露出的大片肌肤让沈渊当时就僵直了身子。

    再加上妺妩刚刚那一声老师喊的又娇又嗔,仿佛真的是一个清纯而好奇的学生一般。

    沈渊顿时就心间一抖,赶忙把她从怀中捞了出去。

    aa“别这样叫。aa“

    妺妩眨了眨眼,觉得这招有效,立马就扑了上去接着叫道aa“沈老师,沈老师,沈老师嘛,好不好嘛?aa“

    沈渊只觉得那娇软的声音就像羽毛似的,轻轻挠着人的心尖尖。

    他索性搂住她,制住她乱动乱摸的手脚,将她抱得牢牢的之后,才用那低沉的、让人酥麻般的声音说

    aa“我教你和去学校,环境是不一样的,你考倒数第一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让你跟同龄人多接触接触,你去了学校也开开心心地玩就好了,好吗?aa“

    妺妩这才不再嘟嘴了,她点了点头,眼中亮闪闪的。似乎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她便伸出那一节如玉做的小指来

    aa“那要拉钩,我要是学不好,你不许骂我打我哦!aa“

    沈渊摸了摸她顺滑的乌发,伸出手指做出连小朋友都嫌幼稚的举动。

    两人手指相触,拉完钩之后,沈渊还犯规地吻了吻她的小指,就在他舌尖舔上那圆润晶莹手指的刹那,他看着妺妩如同触电了般将手指缩了回去,脸色变得飞红。

    然后她低着头,穿着小兔子拖鞋,一跳一跳地上楼回到屋里去了。

    沈渊看着她的背影翘起了唇角,小东西也总不能只让他一个人难受。

    妺妩这几天撒娇装病什么技能都用过了,甚至她都去向王悦媛撒了一遍娇。可是就连王女士都觉得,女孩子还是多读点书会比较好。

    因此母子而人非常难得地保持了统一战线。

    无论妺妩如何反对,都无法阻止9月1号这个开学的日子到来。

    沈渊替她背着王悦媛女士专门准备的粉色小书包,把人放到学校门口,看着妺妩进入校园之后才开车离开。

    他一边开着车去警察局,一边突然就有些不放心起来。想她会不会害怕,也会不会现在在想念着他?

    这个心理,感觉就送幼儿园小朋友第一次去上学的家长一样,分外揪心,既矛盾又不舍。

    沈渊今天在看病人资料的时候,几次失神看向窗外。总觉得心中有些惦记,又有些空落落的。

    他强打起精神,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这个病人身上。

    眼前这个病人是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是一个看着乖乖巧巧、性格内向而木讷的女孩子。

    也正因她的性格太过乖顺,在学校让人欺负了六年,家长和老师却都不知道。直到她有一天晚上吞药自杀,家长才发现。

    家长报了警,可是这个小女孩却一直不敢开口说话,所以才叫他来对受害者做心理疏导。

    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祁正青将那个小女孩送走。转头对他说

    aa“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工作有些心不在焉的?aa“

    沈渊今天的效率还如往常一样高,可是他就是觉得,沈渊似乎神游天外了一般,心都飞了。

    祁正青转着眼珠子想了想,立马面上嘿嘿一笑,说道aa“难不成是因为你那个干妹妹?aa“

    他还故意将那个干字咬得极重,显得十分暧昧。

    沈渊没有理会他的皮,起身披上西装外衣,疾步走向外面说aa“我还有事,先走了。aa“

    沈渊在疏导这个病人的时候,觉得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和妺妩起初是那般相似,乖巧得逆来顺受。他那颗放不下的心顿时就悬了起来

    万一也有人欺负她怎么办?

    她那么娇弱,长得又那么漂亮,万一女孩子们嫉妒她,合起伙来欺负她呢?或者集体孤立她呢?

    沈渊越想越觉得后怕,他一边发动车,一边拿出手机打开那所私立高中的论坛网站。

    然后便发现bbs上被顶到热门的一个帖子

    aa“隔壁班新转学的小仙女是新任校花没得说,我看谁有意见aa“

    沈渊打开那个帖子,图片上赫然便是妺妩穿着西装小裙,怀中抱着一本语文课本,正乖乖站在教室门口,等着老师分同桌的情景。

    下面还有她各种角度的照片,有的是偷拍,有的是光明正大的拍,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好看的像是下凡的小仙女一般。

    再往下翻,底下还有一张,是一群同学将她围在一个角落里。妺妩抱着手中的书,在角落里咬着下唇,一副手足无措地模样。

    带头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凶的女生,后面还有一群看起来就不好惹的男女学生们。

    沈渊看到这里,恨不得立刻飞到学校,他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直接飞速开到学校门口。

    这个点钟正好赶上学校放学,学生们成群结队地踏着校园的铃声,陆陆续续地从校园中往出走。

    沈渊心急如焚地在外等着,心中后悔不迭。此刻,他心中已经想好了一百种应对方式。

    妺妩现在好不容易才比原先开朗活波了些,万一真的被人欺负了,那些同学,包括学同学家长,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正巧此时,他看到妺妩出来了,正要打招呼的时候,他一眼便望到旁边那个挽着她手高高兴兴聊天的女生,就是刚刚那一群围住她,显得有些凶悍的带头女生。

    那个女生还叽叽喳喳地说aa“妹妹,明天放了学,我们一起去水族馆看海豹吧。aa“

    后面还跟着的,都是照片里的那些男生,都围着她们,叽叽喳喳地附和着。

    沈渊赶紧快步上前,将妺妩拉了过来,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确认她没有受伤。

    旁边那个女生问道aa“婉婉妹妹,这个人是你家长?aa“

    果然颜值高的都是一家人呐,太柠檬了!

    妺妩回身一笑说道

    aa“这是我哥哥。哥哥,林姐是我刚认的姐姐,她可是学校一姐呢。aa“

    祁正青听她这么说,才松了口气。

    所以刚刚围堵的场景,就是为了认妹妹而已

    而后他就听的后面那四五个小男生,眼睛亮亮晶晶的,齐声对他恭恭敬敬地问好

    aa“哥哥好!aa“

    沈渊看着面前一群还没成年的小男生,一个个都挤到妺妩眼前,争先恐后、依依不舍地跟她道别。那模样活像明天就要生离死别似的。

    还一个个都喊着妺妩妹妹。眼神个个如同小狼狗看到肉骨头一般的发着光。

    沈渊……心塞

    想要打他们一顿的心蠢蠢欲动,可是想着这十几岁的年龄差,沈渊最终还是拉不下这个厚脸皮来…

    所以,自己把她送去上学,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群说不能说、揍不能揍的小情敌?

    这其中疑似还有一个拉着妺妩不放,性别取向成谜的小姑娘?

    沈渊一路心情复杂着带着妺妩回家,看着她一路低着头,和那刚刚认识的同学语音聊天。

    她一路上都在跟他聊自己在学校新认识的同学们,一个个给她送饮料送巧克力,还要抢着和她做同桌。

    就因为没和他做成同桌,有个男孩纸甚至都气哭了…

    直到最后自己答应做他干妹妹,那个男孩纸才开心起来。

    沈渊…

    虽然他有些堵心,但是此刻,看着她一边舔着香草冰激凌,一边甜甜地跟同学打电话的时候,他也为她开心。

    他并不后悔自己这个决定,即使这意味着妺妩会逐步摆脱对自己的依赖,从一只习惯于在笼中的金丝雀,变成在外自由翱翔的小雀鸟。

    他愿意给她外面那广阔的天空,他收得起、也关得住自己内心那偏执的猛兽。只要看着她展颜微笑,无论怎样都是好的。

    他只会对她越来越好,让她见识了外面广阔的天地之后依然会回身选择他、喜爱他。让她只会心悦自己一人。

    比起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狼狗,他沈渊还有这个自信。

    眨眼之间,开学的欢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高三的学生们无论是公立私立,都即将迎来学生们最为痛恨的每月一考。

    妺妩正走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用语音跟沈渊说自己今晚要和同学在图书馆复习,不用过来接她。

    她刚刚说完这话,手机就被人抽走了。她一抬头,便看着面前一人那高大的阴影扑向她。

    aa“我的小雀鸟啊,你在外待的也太久了,久到似乎连我这个主人都忘了。aa“

    作者有话要说一群小狼狗们哥哥好!

    某个小狼狗大舅哥好!

    沈渊滚!

    感谢小可爱们微雨清风渡 的营养液20;小号 的营养液10;大橘为重 的营养液5;阿柴 的营养液5;颖逸扶桑 的营养液1;谢谢亲们!新网址,姐姐文学网变更成读文族,麻烦请重新收藏一下,每日更新,更多无错精彩的小说 duenzu  ! ,,新网址,姐姐文学网变更成读文族,麻烦请重新收藏一下,每日更新,更多无错精彩的小说 duenzu新网址:  :,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