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第 25 章
    “还问我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怎么了吗?”沈云薇脸红脖子粗的开口。

    芸香却仍旧装作一脸茫然, 甚至有些莫名的往徐妈妈那边看了一眼, 仿佛是想得到徐妈妈的帮助, 徐妈妈也是南方人, 见芸香长得好看, 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只笑着道“沈姑娘这是怎么了?这丫头也没得罪你,好端端的过来送个东西而已。”

    匣子里放着很多的好东西,芸香忙开口道“我家小姐让给沈姑娘带了好多的好东西,我家小姐说姑娘长得漂亮,这些好东西给姑娘使,那是最好不过的。”

    沈云薇刚才早就扫过了里面的东西,有几样是扬州谢馥春的东西, 都是进贡给宫里娘娘们用的, 她老早就想要了, 如今得了自然喜欢,可一想到这丫鬟的名字, 她就如鲠在喉一样的难受,只咬了咬唇瓣道“我不跟你说, 我明日只跟你们小姐说,她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芸香见她气得面红耳赤的, 憋住了笑意,只点头道“那太太这里若是没有什么事情, 奴婢就先走了。”

    尤氏挥了挥手, 示意丫鬟把芸香带出去, 扭头看着沈云薇道“不过就是小事情,明儿跟四丫头说一声,把这丫鬟的名字改了就成,你也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沈云薇道“她若是当真把我当姐姐看待,怎么一早不改名字呢?还偏偏喊了这个丫鬟过来送东西,这是气我呢?”

    尤氏冷哼了一声道“她哪里是气你,她是气我呢!我今日原想把香芙丫头送给她使唤的,她给退了回来,一眨眼就找一个更出挑的过来送东西,这是给我上眼药呢!”

    尤氏实在心烦的很,一来,宋静姝回来了,那么何氏那些嫁妆所产生的利钱她就没有办法再拿了,这对她来说,可是很大一笔损失;二来,这个宋静姝看上去年纪小,却精明懂事的很,回来才两天,就已经把她搞得个措手不及了,若说她背后没有高人指点,实在说不过去,可分明她房里也都是一些小丫鬟,连个管事的婆子都没带回来。

    尤氏有些想不明白,她原本是想做一个善良又宽厚的后母的,可现在被宋静姝弄的对她陪笑的心思都没了。

    “你下去吧,账本的事情,我明日让家里的文书先生,跟着你去铺子走一趟,看看怎么把这事情隐瞒下来。”何氏的嫁妆实在太多了,光利钱每年都有几千两银子,她真是舍不得就这样拱手让给宋静姝啊!

    徐妈妈见尤氏总算开口要帮忙了,只松了一口气,福了福身子告退了。

    鸿福堂里头,静姝正陪着老太太聊天,紫苏忽然神色慌张的从外头回来,见了静姝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静姝知道芸香去明熙堂的戏大约是成了,便故意开口问道“紫苏,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呢?”

    紫苏只回道“芸香刚刚送了东西去明熙堂回来,这会子正在房里哭鼻子呢,姑娘要不要回去瞧瞧?”

    老太太自然是听见了,静姝还没开口呢,老太太就先问道“去送东西怎么会哭着鼻子回来呢?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

    紫苏脸色沉了下来,一副有口难开的模样,静姝便道“老太太跟前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你只管说,也好让老太太评评理啊?”

    紫苏便开口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芸香就说……沈姑娘听了她的名字,忽然就大发雷霆,还说明日要亲自来找姑娘,芸香怕姑娘知道了生气,在房里急得直哭呢?”

    静姝没着急说话,略停顿了片刻,装作恍然大悟道“沈姐姐听了芸香的名字就勃然大怒了,难道……她是觉得芸香的名字犯了她的讳了?那也不应该啊,芸香的芸字,和她的云字也不是同一个。”静姝看着老太太道“我房里原先倒确实有个名叫秀妍的丫鬟,犯了五妹妹的讳,我昨日知道了,就把她改成了秀烟了。”

    “又不是同一个字,云丫头用得着这样怒气冲冲的吗?若真有丫鬟名字犯了讳了,她四妹妹自然是会改名的。”老太太眉心都蹙了起来,以前瞧着沈云薇不像是那么小肚鸡肠的姑娘家,怎么这两天做出来的事情,桩桩件件都上不了台面呢?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招手让她身边的喜鹊到跟前,吩咐道“你去一趟明熙堂,告诉二太太和沈姑娘,四姑娘的丫鬟的名字没有犯讳,用不着小题大做的。”老太太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还有些不痛快,想那沈云薇若是还在沈家,早八年一起被发配到了云贵那种穷地方去了,哪里还能做她的小姐,还能管着别人丫鬟犯了她的讳?这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咱宋家的姑娘,没有这么娇贵的,也从不苛待下人,也没有因为犯讳让下人改名的,你就这么跟她说。”

    静姝静静的听老太太说完,只拉着老太太的袖子道“我那秀烟都已经改了,祖母可别再让我改回来了,再说我觉得秀烟还更好听一些。”

    “行行行……听你的,秀烟确实比秀妍上口些。”老太太只笑着道。

    沈云薇憋着一肚子的气,本想着以这丫鬟名字为由,明儿好好的在宋老太太跟前告宋静姝一状,没想到她连一盏茶还没喝完,鸿福堂传话的人就来了。

    听了喜鹊的话,沈云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是她的丫鬟先犯了讳,居然恶人先告状,最可气的是,居然连老太太也都帮着她?

    “母亲,你听听,老太太竟然偏心至此!”还不等喜鹊走远,沈云薇就发作了起来,她抱起静姝送的那一匣子东西就想往地上摔,可东西拿在手上,就要砸下去的时候却又舍不得了,这样的好东西,若是去街上买,可是要花她不少月钱的。

    沈云薇只又轻轻的把匣子放了下来,重新拿了一个茶盏,气急败坏的砸到了地上。

    尤氏也觉得心气不顺,她还有着身孕呢,被沈云薇这一盏茶砸下来,又吓了一跳,挑眉看着她道“你少在这儿给我撒脾气,有本事还是在老太太跟前多尽尽心吧!老太太以前不也这样宠着你?缘何四丫头一回来就变了呢?”

    尤氏现在是又气又难过,早知道宋静姝跟着老太太住会生出这么多的事情,她一早就该把她的漪澜院给修好的,现在好了,工程至少得到明年春天才结束,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老太太怕是要被宋静姝哄得不知怎样了!

    “是我疏忽了,我太没把那个丫头放在眼里了,只是我实在想不通,她这么一个小丫头,怎么就这般精明呢!”尤氏还真拿捏不住她什么。

    “一定是那个谢四爷教的!”沈云薇拧了拧眉心,同尤氏道“我听父亲说,那个谢四爷可是一个厉害人物,明年春闱,保管要高中的,说是连大堂兄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呢!”

    尤氏心里却不以为然,一个男人,能教姑娘家这些为人处世宅门里的勾心斗角?不太可能吧?可她的确记得谢昭当日看他们的眼神,他仿佛在审视这家里的每一个人,只要有人对宋静姝不好,他好像就要站出来说话一样?真是奇了怪了。

    鸿福堂里头,静姝的心情却很不错,已经预备着要睡了。

    “姑娘,我今日的戏演得可好啊?”紫苏抱着铺盖来到她的脚踏下,看着静姝笑道。

    “你演的是不错,不过……今天要记头功的可是芸香呢!”静姝平常不怎么使唤芸香,只让她做她房里的一些针线活。

    芸香听见静姝夸她,脸上也笑了起来,她一笑,就越发好看了,这样的姑娘当丫鬟,确实可惜了。可若是把她留在扬州,将来也不过就是被送去哪户达官贵人家做了小了,这也就是她顶天的造化了。

    “姑娘快别夸我,我看太太那神色,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你没瞧见那沈姑娘发火,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一样,我的腿都打颤了。”芸香只蹙眉道。

    静姝笑了起来,沈云薇前世就被尤氏给惯坏了,脾气一项特别大,只可惜前世的静姝还觉得她这是真性情,现在看来,真真是自己傻,怪不得别人。

    她这厢正要睡下了,外头忽然有丫鬟进来回话,手上还拿着一个请帖道“这是外头老太爷让送来的,腊月十八太子妃生辰,特意请了我们宋家的小姐进宫赴宴。”新网址:  :,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