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第 33 章
    这话说的……就让人有些尴尬了。

    幸好太子妃也反应了过来, 又补充了一句道“她是你带来的吗?”

    可饶是如此, 在场靠的近的人,还是都听见了前一句话。穿得花红柳绿的也就算了,原来还是个拖油瓶,压根就没收到请帖的?大家看沈云薇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异样了几分, 笑容也多了一丝玩味。

    沈云薇的脸更红了, 眼眶中早已经蓄满了眼泪, 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她从小到大, 何尝这样丢人过, 可让她丢人的偏偏是堂堂太子妃,她能向谁喊冤去?此时此刻,就连顶在她脑门上的大翡翠珠子, 仿佛都是特意给人看的笑话。

    静姝见沈云薇的表情快要绷不住了,只忙开口道“本来是我跟我们家五妹妹一起来的,但是五妹妹前两日偶发风寒,来不了了,祖母怕我一个人孤单,就请了沈姐姐跟我一起来。”

    虽然不大情愿, 但真闹大了丢得还是宋家的脸,静姝也只好帮沈云薇解释了两句。再说了,沈云薇刚才丢的脸已经够大的了, 这回只怕回去有的在尤氏那边闹上几天呢!

    沈云薇的脸这才稍稍好看了些, 谢老夫人已经拉着静姝入席了, 老夫人见沈云薇落单了,还好心想让她过来跟她们一起坐,可这一桌上还坐着太子妃呢,沈云薇哪里想再丢人,只忙不迭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她这气都气饱了,一顿宴席下来,任凭什么山珍海味,沈云薇也都没有胃口了。

    静姝却是饱餐了一顿,谢老夫人不时跟自己说几句话,还让宫女为她布菜,只要有好吃的东西上来,总是让静姝第一个尝尝看,太子妃娘娘见了,只笑着道“姨母从前对我也没有这么尽心过呢!”

    谢老夫人只笑着道“我是怕这孩子老实,坐在这儿不敢下筷子呢,你瞧着她脸上有些肉,我刚才捏了她的手腕,身上瘦着呢!”

    静姝在船上病了一场,回到宋家之后又整日忙碌,确实没有好好将养。可这连宋老太太都没瞧出来的事情,谢老夫人却看出来了。

    午宴很快就结束了,已有各家的女眷前来辞行。

    宋景行送她们进来的时候就说好了,一会儿会喊个小宫女给她们传话,他在宫门口等着两人。眼下宋景行还没差人过来,大约男宾们的还没有结束。

    沈云薇今日被人笑话了一场,也没了想要出风头的心思,独自一人躲到了角落里,静姝怕她再闹出什么笑话,辞了谢老夫人,去找沈云薇。

    这东宫地方不大,前头是太子待客务政的地方,后面才是女眷们的起居之处,静姝瞧见沈云薇越走越偏,若是穿过了花园的月洞门,就要到前头去了,她这厢正要拦住沈云薇,却见那人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转身按住了她的唇瓣。

    静姝吓了一跳,急忙屏住呼吸,听见月洞门后的假山背后传来一丝娇喘的声音。

    那是只有经了人事的人,才会听明白的声音,静姝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沈云薇却道“那山洞里有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娇喘声停了下来,只听得一个娇弱的女声道“殿下……饶了我罢……”

    “你叫我怎样饶你。”男人暗哑的声音从假山后传出来,紧接着又是几声女人的娇喘,却又断断续续道“若是让姐姐知道……那我就……”

    男人又道“孤不会让她知道……也不会让谢昭知道。”

    静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整个人都像石化了一般,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山洞里的动静却没有停下,静姝反应过来,拉着沈云薇离开那里。

    沈云薇脸上却冷笑了起来,再转头看宋静姝的时候,眉眼中都带着几分鄙夷“原来你谢先生的头上……”

    “你不要胡说!”不等沈云薇把话说完,静姝便一口打断了她,她回想了一下前世,谢昭和赵品兰定亲的时间,那是在他高中之后,也就是说,现在只是在议亲的阶段,他们的婚事还没有定下。

    “男未婚女未嫁,方才山洞里那姑娘,未必和谢先生有什么关系。”可她说这话的时候终究有些心虚,太子若不知道赵品兰正在和谢昭议亲,又怎会说出那句话?

    静姝咬了咬唇瓣,这辈子说什么都不能让谢昭再娶赵品兰了。可……可这种事情,她要怎样才能和谢昭说明白呢?

    外院的男宾宴席处,太子早已经离席,谢昭却仍旧坐在那里,他倒了一杯酒、缓缓的喝下去,视线落在门外一株开得正茂盛的梅花上。

    “晚生敬谢四爷一杯。”忽然有个声音在耳畔响起,谢昭转过头,看见一个穿宝蓝色销金云玟团花直裰的少年人站在他的边上。按说谢昭是不认得他的,但他既然重活了这一世,自然也知道这人是宋家的嫡长子,宋家将来支撑门楣的人。

    “原来是宋大少,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明年春闱你我一同下场,那就算不上是我的晚辈,你我算是同窗。”谢昭举起酒杯来,视线从他的身上扫过,看见他腰间挂着一个豆绿色“三元及第”的荷包,做工着实精巧。

    “谢四爷是我堂妹的先生,自然是我的长辈。”宋景行缓缓道“我堂妹时常夸赞四爷的才学,只可惜她是个女儿家,若她身为男子,那将来必定也能蟾宫折桂。”

    “女孩子能识字明理便好,倒也无需要怎样的才学,四姑娘从小丧母,如今重回故里,想来也艰难,你这个做堂兄的,倒是要多帮衬她几分。”谢昭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宋景行和他同年高中,后来宋老爷子因科举舞弊并贪墨案被查办的时候,他正在外放,因此逃过一劫。

    再后来,宋家分家,宋景行回京,又得了当时先帝的赏识,官拜户部侍郎,年纪轻轻就长袖善舞,很是精明。

    宋景行却道“堂妹虽然丧母,但有老太太、老太爷疼爱,如今还有谢先生庇护,她也算是个有福之人。”

    谢昭点了点头,于宋家他毕竟是个外人,倒也不好再多问静姝的境况,正这时候,太子从殿外走了进来,看见宴席尚未散去,重新入席道“怠慢各位了,来来来,诸位再喝一杯。”

    但谢昭却不想再喝酒了,他盖上了酒杯,视线落在太子殿下有些凌乱的蟒袍上。

    静姝又被谢老夫人拉着去说话了,把她一一介绍给众人。

    康定侯府的侯夫人也来赴宴了,但静姝和她多年未见,早已经忘了她是什么模样。说起来当年康定侯夫人同何氏交好,这才定下了这门亲事,可最近几年静姝养在扬州,康定侯府和宋家关系早就冷淡了,又因这亲事知晓的人本就不多,康定侯夫人早就有了退亲的念想,可今日一见静姝,居然出落的这般国色天香,还给谢昭做了女学生,那退亲的心思就一下子淡了一小半。

    “姝丫头可是不认得我了。”康定侯夫人迎了过去,满眼含笑的看着静姝道“我们可有七八年没见了,想当初你母亲抱着你来我家的时候,你还是个奶娃娃呢!”

    静姝拧着眉心想了想,实在没想出她是谁来,谢老夫人才笑着道“你大概不认识,这是康定侯夫人。”

    康定侯夫人也笑着道“她自然是不认识的。”话虽然这么说,却绝口没提起两家的亲事来,一旁沈云薇也只是立着耳朵偷听,心下就觉得有些疑惑,分明是已经定了亲的,怎么见面还如此生疏。

    静姝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她肯定不会自己提出和他们家的亲事,她现在巴不得他们家上宋家来退亲才好呢。

    “给夫人请安。”静姝朝着康定侯夫人福了福身子,故意没装出十分贤惠懂事的模样,脸上表情也很淡。

    康定侯夫人的笑僵硬了僵,眉心就透出了一两分不屑了。还没娶进门就这样摆脸子,想来何氏死后,她那继母并没有教好她。

    谢老夫人却是瞧出了这中间的一丝异样来,伸手拉着静姝道“我们再去别处看看。”

    静姝跟在老夫人身后,怕她疑心,才开口道“我幼时曾和康定侯嫡次子有过婚约,方才侯夫人却绝口不提此事,想来是瞧不上我了。”静姝低着头,露出几分失落来,谢老夫人看在眼底,拍着她的手背道“那些公侯府邸是这样的,你不必在意,像你这样的好姑娘,还愁嫁不到好人家吗?”

    静姝被谢老夫人这么一劝,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很多,她也不知道一会儿还能不能见到谢昭,便摸了摸自己的袖子,打算把那个三元及第的荷包,让老夫人转交给谢昭,一来,可以洗脱自己和谢昭私相授受的嫌疑,二来也能显得自己孝顺。

    可静姝这一摸,却发现荷包不见了。新网址:  :,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