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正式抱上大腿了!耶!
    徐萌过来就是找安宁要夜宵的,他们看着她把所有的食物都分给了那些难民,却没有把他们的食物端过来。

    再清高的大美女一顿不吃饭也是会饿的,况且他们今天一整天都在惊慌逃命,根本没吃东西,好容易逃到安全的地方,晚饭又因为有肥肉一口没动。

    现在夜宵又都被这个服务员都发给难民了!虽然给他们留了一份,但是竟然放在那就算了,端都不端过来,真是太没规矩了!

    徐清连白眼都懒得给安宁一个,对这种连最底层工作都做不好的废物,她平时都是直接让管家解雇赶走,现在让她亲自跟一个路边摊服务员说话,她真的觉得多说一个字都有辱身份。

    “夜宵端过来,我只要一份素粥就行了。”

    安宁懒得跟徐清解释什么,很小她就知道不是一路人说不到一起去的道理,很平静地告诉徐清,“没有了,都分出去了。”

    要不是还需要让徐朗护送他们回h市,不能把关系搞得太紧张,安宁早都怼他们一脸了。

    她确实是忘了分给他们吃的了,可刚才她分食物的时候他们不来领,她敲着粥桶问了好几遍还有没有人没领到,一直没人吱声才把剩下的分给小胖子和老奶奶。

    他们几个就坐在旁边,怎么跟死人似的一声不吭?

    现在跑来质问她了,她又不是他们家保姆!吃饭还得端到面前请他们吃不成?

    被一个底层服务员这样顶撞,徐清气得脸皮直抽抽。徐太太又开始拍桌子,“反了!都反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跟我女儿说话!”

    安宁不理她,拉着墨瞳的手就走,任徐太太气得直捶胸口。

    桐桐美女哄完徐萌又去哄徐太太,“阿姨,我给您端过去,也不知道他们的手干不干净,还是我端放心。”说着就冲安宁留下来的半锅粥和两大盘包子走过去。

    安宁这才知道,原来这位不是徐朗妹妹,安宁叫住她,“放下,那不是给你们吃的,那是给打仗的人留的。”这得多大脸,觉得自己是宇宙中心吧!

    不等徐太太继续拍桌子骂人,安宁带着墨瞳赶紧找个离他们最远的半封闭档口进去了。

    在她身后,徐朗带着江汉翻窗进来,徐家三美赶紧围住他告状,桐桐美女站在他身边满目温柔又强忍委屈地深情凝视。

    安宁关上档口的门,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大衣把自己和墨瞳一起裹起来,外面的温度越降越低,对面楼顶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霜花,这在f城是绝无仅有的事。

    墨瞳学着安宁把小手搓热,盖在安宁被冻红的鼻尖儿上,小孩儿热乎乎的小手努力多盖住一点,想让姐姐暖和一些。

    安宁摸摸他的小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再吃一个肉夹馍?”

    她在肉刚卤好的时候就在游戏背包里存了三十多个肉夹馍,还有以前做出来的包子和粥、馅饼,够他们姐弟俩吃好久的呢。

    当然,前提是墨瞳别忽然又胃口大开要长个子。

    墨瞳努力挺挺小肚子,“不饿,小乖吃,小乖冷。”

    安宁抱着小火炉一样的小孩儿,已经很肯定墨瞳不是一般小孩子了,两天就能迅速长这么多,力气比她还大,而且不管多冷,他身上都热乎乎的,这孩子绝不是普通小孩。

    不过再不普通,那也是自己养的小孩儿,又这么乖这么漂亮,安宁喜欢还来不及呢,“姐姐不冷,要叫姐姐,小乖是什么鬼?哪有这么叫姐姐的?”

    这小孩可能天生就会撒娇,无师自通,可会哄姐姐了,抱住安宁的脖子,把热乎乎的小脸贴在她脖子上,“喜欢小乖!”

    也不知道他是喜欢把姐姐叫成小乖还是表达喜欢安宁。

    安宁被他哄得心软,已经放弃纠正他了,意思意思地表示了一下立场,“要叫姐姐,不听话要打屁股的!”

    墨瞳抱住姐姐不撒手,咯咯笑,安宁也跟着他笑了起来,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姐弟俩一边小声说话一边听外面的动静,徐朗回来之后徐家四美闹腾了一会儿,很快就被大规模压上来的丧尸吓得不敢出声了。

    丧尸的数量越来越多,为了节省弹药好向码头突围,徐朗和江汉回来之后队员们就放弃了继续射杀,饭店周围很快围上了一群丧尸。

    不过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上了二楼,窗户密闭,楼下的人也都躲在休息室和厨房里,人的味道并不明显,周围又停了很多车阻隔着,围上来的丧尸并不太多。

    徐朗和队员们很快商量出对策,外面徐家四美又因为没有热水洗漱、没有御寒的衣物、没有床、没有热食等等原因围着徐朗一通抱怨,当然也没忘了告安宁的状。

    安宁抱着熟睡的墨瞳靠在椅子上假寐,并不敢真的睡着,怕他们半夜走了扔下他们姐弟俩。

    只要能跟着他们出城就行,别的她根本不在乎。

    出乎意料的,外面的吵闹很快就停了下来,安宁把怀里暖呼呼的小家伙抱紧一点,门口就传来徐朗的敲门声,“安宁,能出来说几句话吗?”

    安宁晚上又开始发烧了,有点抱不动已经五岁的墨瞳,不想出去,“进来说吧。”

    她穿来之前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又因为发育迟缓,连青春期都还没到,完全没想过徐朗不进来而是叫她出去是因为什么。

    她没有自己现在是十六岁少女的自觉,想不到一个男人大半夜来到她房间会让人误会。

    徐朗没有进门,打开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跟她说话。

    他个子实在太高,安宁坐在椅子上得把头仰得老高才能对上他头的位置。

    不过对上也看不清他的样子,屋里停电,唯一的光源就是外面的几盏充电式应急灯,只能照出一个轮廓而已。

    “今天谢谢你的帮忙。”安宁知道他说得是她帮忙安置楼下那些受伤的人。

    虽然知道他可能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安宁还是笑得露出一嘴小白牙,“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互相帮助嘛。”

    反正她是无时无刻不忘提醒他,要记得带着她们姐弟去h市的。

    安宁心里真的挺没底的,就怕徐家四美发现她的真面目撕了她。

    以她的观察,徐朗还真镇不住他们家那四位美女。

    徐朗看到安宁的笑容,眼神变了一下,忽然问了她一个很意外的问题,“你姐姐的病怎么样了?她还在住院吗?”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问姐姐的事了,上次安宁骗他说安静是她姐姐,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姐姐是不是叫安静,但是徐朗好像就认定安宁肯定跟那位安静有关系了,轻易就信了她的话。

    这次更奇怪,安宁并没有跟他说过安静的任何事,他就已经知道安静生病住院了。

    安宁心里盘算了一圈,脸上却一点没带出来,信任地看着徐朗,“姐姐的病已经好了,丧尸病毒爆发前我接到妈妈的电话,他们已经出院回家了。”

    徐朗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安宁从中找不出来什么线索,“你和你姐姐长得很像。”

    安宁努力憋着心里的好奇,没有问他任何问题,在这种人面前一句话说不对就可能露馅,她必须装安静的妹妹装到h市,至于徐朗和安静的关系,当然没活命重要。

    安宁像所有喜欢又有点崇拜姐姐的妹妹一样,很高兴的样子,“是吗?我觉得我没有姐姐好看呢。”

    徐朗这样明显对安静有点想法嘛,安宁本能地顺着他说。

    徐朗可能真的被她隐晦恭维安静的话取悦了,“你们确实很像,长得像,性格也像。”

    徐朗明显把他们姐弟当自己人了,接着低声嘱咐她:“走的时候我来叫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别担心,我会照顾你们安全到家。”

    安宁听出他们今晚就会出发,很乖巧懂事地没有问任何多余的问题,“谢谢徐大哥。”

    他们不能带所有人一起走,问多了走漏风声会惹麻烦。

    徐朗走前犹豫了一下,然后竟然跟安宁道歉,“我母亲和妹妹们今天很不礼貌,我替他们跟你道歉。”

    安宁算是知道徐家四美这做派是怎么来的了,都是徐朗这样的家人给惯出来的嘛!

    就是墨瞳做了错事,她也会带他去跟对方当面道歉的,哪里会像徐朗这样,还替他们道歉,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好不好!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安宁才不会多说什么,反正生活早晚会教会他们做人的,她操什么心呐!

    安宁特别乖地摇头,“徐大哥不用放在心上,我也有做得欠妥的地方。”她最欠妥的就是离那四位太近,以后肯定会绕道走的!

    徐朗还不算太糊涂,“我心里有数,今天委屈你了。”他这种人,即使想要补偿也只会用实际行动做出来,不会付诸于语言的,之后就点点头关上门走了。

    安宁抱着墨瞳热乎乎的小身体长舒一口气,终于算是正式抱上大腿了!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