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接下来怎么办
    前面的人,余惊鹊可以说服自己,他可以给自己洗脑。

    但是面对孩子,余惊鹊觉得自己真的办不到。

    他或许还不够成熟吧。

    余惊鹊苦笑的看着陈溪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成熟

    但是为什么成熟的代价,是要杀一些手无寸铁的孩子,甚至是只有四五岁的年纪。

    如果这就是成熟的代价,余惊鹊甚至是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成熟。

    但是他已经成熟了。

    面对陈溪桥的眼神,余惊鹊说道“你放心吧,真的到了那一刻,我会”

    “他娘的,我会个屁。”

    余惊鹊最后骂了一句,他会怎么样

    杀人

    这话余惊鹊现在怎么说得出口。

    “你已经很成熟了。”陈溪桥这句话,真的是实话。

    不愿意杀孩子,就是不成熟的表现吗

    如果你用杀孩子来判断成熟不成熟,那么你才是不成熟的。

    余惊鹊的表现,已经足够成熟。

    不告诉薛家小姐真相,让薛家小姐恨的痛快,难道余惊鹊是担心自己的名声吗

    而是余惊鹊他们,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在战斗,为了他们的明天在战斗。

    为了让他们可以生活在一个和平富强的国家之中而战斗。

    现在你又要去杀他们,难道你还能很好接受吗

    陈溪桥拍了拍余惊鹊的肩膀说道“你觉得还有转机吗”

    “转机”

    “蔡望津的态度很明确,只要薛家小姐不出来,木栋梁不出来,抓不到平房区的病人。”

    “那么薛家的人都要死,因为蔡望津想要利用薛家的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余惊鹊说道。

    他对蔡望津的心理,已经是非常明白了。

    现在杀人,能让薛家小姐出来最好,出不来蔡望津也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听到余惊鹊这样说,陈溪桥也明白,想要蔡望津住手,有点难。

    这已经不是日本人要不要杀人了,只是蔡望津要杀人。

    蔡望津必须要杀的干干净净,甚至是连孩子都不能放过,才能在日本人这里,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你现在在这里,想要蔡望津停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你明白吗”

    “现在,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余惊鹊无奈的说道。

    蔡望津态度,非常的明确。

    余惊鹊之前的尝试就失败了,现在你还去尝试,你也只能是失败。

    陈溪桥皱着眉头,在房间里面来回走动。

    余惊鹊知道陈溪桥在思考,他没有打搅。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陈溪桥停下脚步,对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说道“除非蔡望津死了。”

    余惊鹊的话,带着一种无奈,蔡望津死。

    你现在怎么杀蔡望津

    暗杀

    蔡望津会给你机会吗

    自从余惊鹊开始杀薛家的人之后,蔡望津每天都被人保护着,因为蔡望津也担心,自己的行为会激怒反满抗日分子,让反满抗日分子来暗杀他。

    所以他早就做好准备了,组织是没有机会的。

    甚至是余惊鹊,都不一定有机会。

    余惊鹊只能明着来,明着来到时候余惊鹊也要死,甚至可能余惊鹊死了,蔡望津都还活着。

    余惊鹊的说除非蔡望津死了,是一种气话,但是陈溪桥却不这样认为。

    陈溪桥看着余惊鹊说道“如果你变成科长了呢”

    听到陈溪桥的话,余惊鹊立马是站了起来。

    如果自己变成科长

    如果自己变成科长,那么蔡望津是不是清白的,好像就不重要了。

    而且自己也不需要用薛家的事情,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到时候,或许薛家这里的事情真的会有转机。

    余惊鹊认真思考之后说道“如果我变成科长,然后日本人知道薛家小姐已经离开冰城,那么可能薛家还有救。”

    仅仅只是余惊鹊变成科长还不行,他成了科长,还是要对付薛家的人。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薛家小姐离开了冰城,那么羽生次郎就会知道,杀不杀薛家的人就没有意义了。

    “到时候让国际记者报道一下,给点压力。”

    “再让薛家散尽家财,或许剩下的人可以活着。”陈溪桥说道。

    双管齐下,能保薛家众人一命。

    但是难不难

    余惊鹊做科长

    难。

    薛家小姐离开冰城

    难。

    这两点,都是非常困难的。

    而且缺一不可。

    就算是组织将薛家小姐送出冰城,蔡望津或许还会杀薛家的人,之前都说了,蔡望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么就必须保证,两个都做到。

    怎么能做到啊

    余惊鹊和陈溪桥又是无奈的对视了一样。

    送薛家小姐离开冰城,其实就是送平房区的人离开冰城,既然都能送出去了,为什么不一起送出去。

    所以你说这个任务难不难。

    至于余惊鹊这里,想要将蔡望津拉下来马,同样很难。

    两人又开始思考起来,陈溪桥给出来了一条思路,但是如果你想不明白接下来做什么,那么这就是一条死路。

    在沉默了将近十分钟之后,余惊鹊说道“我这里先行动,我先想办法将蔡望津取而代之。”

    “在我取而代之蔡望津的这段时间里面,或许可以停止对薛家的行动,能给组织争取更多,送薛家小姐出城的时间。”

    听到余惊鹊的话,陈溪桥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暗杀是不可能的,只能借刀杀人了。”

    “让日本人来对付蔡望津。”余惊鹊说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之前余惊鹊只是一直在思考这个办法的成功概率,最后余惊鹊发现,你根本就思考不出来。

    因为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具体你打算怎么做”陈溪桥还是担心余惊鹊,所以想要问的明白一点。

    余惊鹊抬头说道“我要说具体的我还没有想到,你信吗”

    “我信。”陈溪桥当然信了。

    “但是不管怎么对付,薛家的人不能接着杀了,只剩下两个了,只能杀两天了。”余惊鹊说道。

    “所以明天,我必须要行动起来,先让日本人这里,停了对薛家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余惊鹊继续说道。

    虽然还有两个人是该杀之人,但是你也不能将该杀之人都杀完了,刚好不杀了,这不是显得奇怪吗

    “明天你就要停下来,这恐怕不容易啊。”陈溪桥皱着眉头。

    陈溪桥揉了揉自己的脸说道“对了,木栋梁和陈溪桥交易的账本在什么地方”

    木栋梁之前给余惊鹊说过,有这么一个东西,而且蔡望津这段时间,其实也在找这个东西。

    “在我这里。”陈溪桥说道。

    木栋梁执行这一次任务之前,就将东西给了陈溪桥,大家都在未雨绸缪,没有人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成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