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推卸责任
    一边搜查,余惊鹊心里一边想的就是桑原茂吉的事情。

    受伤了?

    严重吗?

    会不会回去平房区?

    这些都是余惊鹊现在考虑的问题,可是思考来思考去,余惊鹊觉得现在自己的首要问题,还是应该将警员的尸体先找出来,至于其他的,要和韩宸见面之后商议。

    这里的事情,韩宸恐怕还不知道。

    韩宸或许认为行动是成功的,所以现在找韩宸没有用,要等到韩宸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才能和余惊鹊商议。

    所以余惊鹊不打算主动找韩宸,而是想要等到韩宸了解到了足够多的情况之后,来找余惊鹊。

    现在就是搜查,和余惊鹊说的一样,搜查到尸体真的只是时间问题。

    在快要天亮的时候,警员终于是在一处破旧的老屋里面,搜查到了四具警员的尸体。

    李庆喜跑过来说道:“科长,找到了,四个警员都死了,身上没有制服,证件也不见了。”

    听到李庆喜的话,余惊鹊皱着眉头说道:“将尸体运回去。”

    李庆喜一方面安排人去处理尸体,一边对余惊鹊问道:“科长,你说这四个人怎么死了,还有宪兵队这里是什么情况?”

    李庆喜还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问题,余惊鹊大致给李庆喜解释了一下。

    他现在是股长,自然是有资格了解到这些事情。

    听完之后,李庆喜的脸色也不好看,但是立马说道:“科长,现在我们可以证明,不是我们的警员,而是有反满抗日分子,抢了我们警员的衣服。”

    这四个人死了,这尸体就是证据,在李庆喜看来,是可以给他们证明一些东西的。

    余惊鹊看了看手表,他说道:“找人开车,将车子送到我家里去。”

    余惊鹊昨天晚上,是开余默笙的车子出来的,他不知道余默笙今天用不用,所以打算让警员将车子开回去。

    这点小事情,警员自然就去办了。

    至于余惊鹊,没有回家,而是回去了特务科。

    在特务科里面,问清楚了四个警员的身份。

    然后余惊鹊询问下面的警员,有没有人知道,这四个人为什么昨天晚上,去了那里?

    警员都不知道。

    余惊鹊自己先询问,一方面好像是想要掌握情况,一方面则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人知道一点什么。

    虽然余惊鹊做的很隐蔽,不让四个警员将事情说出去,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忍住说出去了呢?

    现在特务科里面,假如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余惊鹊自然是可以提前处理一下。

    问了问,发现大家都不知道。

    看来这四个警员很小心,没有将事情透露出去,余惊鹊也就放心了。

    早上在警察厅,余惊鹊没有看到韩宸,也不知道韩宸了解到情况没有。

    他是不能等了,觉得时间差不多,羽生次郎也上班的时候,他就去了宪兵队。

    这件事情上面,余惊鹊的特务科现在是有责任的,余惊鹊当然是需要先处理一下这件事情。

    来到宪兵队,见到羽生次郎,余惊鹊一口气将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余惊鹊总结的说道:“所以说队长,这件事情特务科也是受害者,警员都死了,那四个人根本就不是特务科的警员。”

    余惊鹊的解释,羽生次郎自然是听懂了。

    不过还是非常不满的说道:“四个警员,被人杀的无声无息,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还觉得有理了?”

    羽生次郎当然不满了,如果这四个警员,被杀的时候,能有一些反抗,那么日本人就会提前知道这个消息。

    桑原茂吉又怎么可能受伤呢?

    桑原茂吉的重要性,羽生次郎心里清清楚楚。

    虽然保护桑原茂吉,不是羽生次郎的事情,而是平房区里面宪兵的事情。

    平房区里面的宪兵,是不归羽生次郎管的。

    但是都是日本人,他们自然是蛇鼠一窝,羽生次郎难道愿意看到桑原茂吉出事情?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桑原茂吉是在冰城出事的,虽然保护桑原茂吉不是羽生次郎负责的,但是冰城总是羽生次郎负责的吧。

    到时候羽生次郎不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

    而且蔡望津这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如果蔡望津真的是罪魁祸首,虽然是找到了凶手,但是蔡望津暗杀剑持拓海,剑持拓海还是羽生次郎安插在特务科的呢。

    总的来说,羽生次郎的责任是有的。

    所以这一次,羽生次郎心里自然是很不满意,如果桑原茂吉真的出了问题,加上之前平房区细菌实验暴露的事情,羽生次郎也会麻烦缠身。

    别的不说,起码日本特务机关就会找宪兵队的麻烦。

    好在桑原茂吉只是受伤,没有出事,不然羽生次郎哪里还有心情给余惊鹊调查的时间,早就发怒了。

    余惊鹊看的出来羽生次郎的心情不好,他轻声说道:“队长,这反满抗日分子,看来是有备而来。”

    “他们应该是一直盯着日军的重要人物,这个重要人物之前在什么地方,是谁负责保护的,我觉得应该查一查。”

    余惊鹊开始转移目光。

    他总不能让羽生次郎将目光放在,特务科的警员,为什么出现在附近吧?

    所以余惊鹊转移目光,说是反满抗日分子,一直盯着桑原茂吉,应该从源头开始调查。

    这句话,其实也是帮羽生次郎推脱的,如果从源头开始查的话,羽生次郎和余惊鹊的责任,都要小很多。

    对于这句话,羽生次郎是认同的,反满抗日分子肯定是一直盯着桑原茂吉,不然怎么可能在桑原茂吉刚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而且之前负责桑原茂吉的人,说没有危险,他已经试探过了,就是这样试探的吗?

    主要责任,当然不在羽生次郎。

    其实说来很可笑。

    出了问题之后,大家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怎么解决问题,而是怎么推卸责任。

    余惊鹊要推卸责任。

    羽生次郎同样要推卸责任。

    这就是很现实的问题,没有谁在出了问题之后,会愿意将责任大包大揽,然后想想办法解决问题。

    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卸责任,不管别人有没有责任,但是自己一定是没有的。

    日本人同样如此,不要将日本人想的太高尚,他们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余惊鹊的转移目光,还算是成功,羽生次郎也觉得负责桑原茂吉的人问题更大。

    你说安全了,让桑原茂吉出来,可是事实证明并不安全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