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日本特务机关出手
    希望。

    现在的余惊鹊,只能在心里抱有希望,希望陈溪桥的办法,可以打开突破口。

    接下来的几天,余惊鹊依然是该忙碌忙碌,该干嘛干嘛。

    没有和韩宸说这件事情,表现的自己都不知道。

    韩宸也没有主动和余惊鹊说这件事情,可能认为这件事情和余惊鹊一点关系都没有,余惊鹊就算是知道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余惊鹊也老老实实,没有做什么。

    但是今天,突然被羽生次郎一个电话,叫去了宪兵队。

    羽生次郎在电话里面,语气很不好,余惊鹊去的时候,也是不想触霉头。

    但是又不能不去。

    进去宪兵队之后,余惊鹊想起来了韩宸这里的计划,是不是军统已经行动了,被日本特务机关知道了蔡望津的存在,所以羽生次郎才会生气?

    余惊鹊进去羽生次郎的办公室,恭恭敬敬的说道:“队长,您找我。”

    “坐。”羽生次郎让余惊鹊坐下。

    余惊鹊依言坐下之后,静静的等待羽生次郎接下来的话。

    “你这两天,见过日本特务机关的人吗?”羽生次郎第一句话问的余惊鹊就有点诧异。

    这是怀疑自己?

    蔡望津的事情,余惊鹊确实知道,而且之前余惊鹊也确实想要羽生次郎杀了蔡望津。

    那么现在,余惊鹊是有可能将蔡望津的事情,告诉日本特务机关的。

    心里明白羽生次郎怀疑自己,但是余惊鹊表面上装的很迷茫,他说道:“日本特务机关,没有见过啊。”

    “怎么了队长?”

    其实这件事情出现之后,羽生次郎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余惊鹊,而且已经调查过了。

    发现余惊鹊没有见过日本特务机关的人,但是又担心余惊鹊是偷偷告诉日本特务机关,所以在日本特务机关里面,也找了关系调查了一下。

    还是没有找到和余惊鹊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今天,叫余惊鹊过来,第一句就这样问,其实就是想要看看余惊鹊的反应。

    因为调查,羽生次郎已经调查过了,他不可能不调查,就直接来问余惊鹊。

    如果能调查出来,他何必问呢?

    就是因为调查不出来,才会想要询问余惊鹊,现在询问完了之后发现,余惊鹊表现的没有异常,羽生次郎有点郁闷。

    “日本特务机关,注意到了蔡望津的事情,已经是开始发难了。”羽生次郎说道。

    “他们为什么会注意这件事情?”余惊鹊皱着眉头,有点不解的说道,这么长时间日本特务机关都没有注意这件事情,现在怎么突然就注意上了。

    “你认为呢?”羽生次郎问道。

    “队长,您不会是怀疑我吧。”余惊鹊后知后觉的说道。

    羽生次郎说道:“这件事情,你也知道。”

    “可是队长,我为什么要告诉日本特务机关呢?”余惊鹊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理由这样做。

    “如果日本特务机关,会帮你杀了蔡望津呢?”羽生次郎打算说的明白一点,再看看余惊鹊的反应。

    “队长,蔡科长已经是阶下囚了,他死不死的,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他从宪兵队里面出来,难道特务科还有他的一席之地吗?”余惊鹊表示自己根本就不屑和蔡望津比较了,因为蔡望津已经没有资格了,自己自然也就不会将蔡望津放在心上。

    确实,蔡望津现在不管如何,和余惊鹊一点关系都没有。

    死也行,不死也行。

    除非是羽生次郎认为,余惊鹊有问题,是反满抗日分子。

    蔡望津不死,对反满抗日分子影响很大,所以余惊鹊希望蔡望津死。

    但是羽生次郎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只是认为,余惊鹊是看不惯蔡望津老惦记着自己,所以想要借刀杀人。

    看到羽生次郎不说话,余惊鹊说道:“队长,再者说了,我怎么敢告诉日本特务机关,如果我告诉日本特务机关,他们扭头就将我抖出来怎么办?”

    余惊鹊说的这个可能,确实存在,毕竟日本特务机关,对于和宪兵队有关系的机构,都没有什么好感。

    你就算是帮了日本特务机关,人家不一定领你的情,可能还会对付你。

    羽生次郎承认余惊鹊说的话有道理,或许是蔡望津被关押的时间太长了,日军高层有人讨论过这件事情,刚好被日本特务机关的人给听去了,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解释完自己的问题,余惊鹊说道:“队长,蔡科长现在呢?”

    “日本特务机关想要人,说是他们来审讯,我当然没有给了。”羽生次郎说道。

    只是羽生次郎也觉得麻烦,这件事情闹的不小,上面已经知道了,不给日本特务机关,也只能交给上面了,宪兵队是留不住了。

    余惊鹊自然也是听出来了这个弦外之音,余惊鹊有点担心的说道:“队长,虽然蔡科长死不承认,但是问题可能就是出在蔡科长这里。”

    “在宪兵队我们没有审讯出来,可是如果换了地方,蔡科长开口了呢?”

    听到余惊鹊的假设,羽生次郎说道:“宪兵队都审讯不出来,什么地方可以审讯出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队长,宪兵队的审讯手段自然是高明,可是其他地方说不定会造假消息。”

    “就说蔡科长承认了,但是蔡科长承认之后,因为审讯力度太大,所以死了,那么这个消息……”

    余惊鹊的意思就是说,这个消息,真的假的你就说不清了。

    “其实蔡科长开口不开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在宪兵队里面不开口,在其他的地方开口,会不会有人说我们包庇啊。”余惊鹊有点担心的说道。

    我们包庇?

    余惊鹊有什么资格包庇,说包庇岂不是就说羽生次郎包庇。

    蔡望津犯了这么重要的错误,羽生次郎包庇他,是不是因为蔡望津是羽生次郎的人,羽生次郎不想被连累,所以也不定罪蔡望津?

    听到余惊鹊的话,羽生次郎有点愤怒的说道:“都是放屁,如果我想要包庇他,我还用得着和上面说这件事情吗?”

    如果羽生次郎想要不承担责任,他当时就可以什么都不说,完全没有必要让日军高层知道这件事情。

    “队长对帝国的忠心,属下是知道的,但是就怕有些人借题发挥,给队长您泼脏水啊。”余惊鹊苦口婆心的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