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检查
    <co>

    望着眼前的季攸宁,羽生次郎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判断。

    仅仅只是从张志成的叙述和态度来看,张志成没有问题。

    那么从季攸宁的叙述和态度来看,季攸宁也没有问题。

    这就奇了怪了。

    羽生次郎又继续问道:“为什么选择张志成。”

    “他可以给我未来。”季攸宁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都变得好像不是那么煞白了一样。

    “未来?”羽生次郎觉得可笑,张志成这样的人,能给你什么未来?

    “他说他不在乎,他说他从外国回来,嫁过人不算什么,而且我还不是自愿的。”

    “他说大不了之后带我出国,不在冰城,反正我也没有亲人,出去之后就能从头再来……”季攸宁的话,让羽生次郎明白,张志成这个人,还真的是花言巧语。

    他自己明明都是在外国惹事,被张茂明给抓了回来,张茂明想要张志成接替自己的生意。

    张志成还怎么出国啊?

    但是在季攸宁面前,张志成一番花言巧语,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季攸宁是上过学,但是见识太少。

    比张志成差远了,被骗好像也说得过去。

    “你知道张志成说什么吗?”

    “他只是玩玩而已。”羽生次郎想要看看季攸宁的反应。

    但是季攸宁的反应,出人意料。

    她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审讯的手段吗?”

    “我听他说过,隔离审讯,各个击破,呵呵。”

    这个他,自然说的是余惊鹊,羽生次郎没有想到,季攸宁完全不相信。

    认为这是他们审讯的手段。

    羽生次郎将资料放在季攸宁面前说道:“你自己看。”

    季攸宁看了一眼,神情有些慌乱,但是却强装镇定说道:“这也是假的,故意给我看的。”

    羽生次郎心里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到,陷入自认为爱情之中的女人,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他不想继续审讯季攸宁了,他认为得不到结果。

    他对宪兵说道:“带她去医院。”

    羽生次郎想要检查一下,看看张志成和季攸宁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

    被人带去医院,季攸宁心里松了口气,她和余惊鹊提前做了准备,不然现在可能说服力是不够的。

    羽生次郎这样的老狐狸,任何一个细节你都必须要做到,才能骗了他。

    至于去医院检查,季攸宁倒不怕。

    毕竟季攸宁以前在学校,学校也组织过来医院检查。

    而且你生孩子的时候,还不是要有医生给你接生,难道你自己能生孩子吗?

    季攸宁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扭扭捏捏。

    而且检查的医生是女人,季攸宁怕什么?

    将季攸宁带去检查之后,羽生次郎没有干坐着等消息,他让人将余惊鹊带了过来。

    余惊鹊没有大吵大闹,甚至是已经平静下来了。

    只是羽生次郎看的出来,余惊鹊的平静,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那种马上就要喷薄而出的怒火,羽生次郎觉得自己都已经感受到了。

    “余科长,这件事情你怎么看?”羽生次郎对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看了羽生次郎一眼,说道:“队长,是别人看我,还是我看别人。”

    羽生次郎知道余惊鹊心里有气,刚才季攸宁的话,羽生次郎也没有说出来,免得激怒余惊鹊。

    余惊鹊可以不在乎季攸宁,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但是季攸宁不行。

    自古以来,便是如此,那种男人自尊心的作祟,谁也躲不过。

    “余科长,消消气。”羽生次郎说道。

    “什么气都能咽下去的,那是死人。”余惊鹊怼了羽生次郎一句。

    其实换句话说,就是问羽生次郎,换成你,你能消气吗?

    羽生次郎被怼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还不能说什么,毕竟你现在处罚余惊鹊什么,余惊鹊在乎吗?

    余惊鹊今天已经算是被公开处刑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

    差不多等到明天,全冰城的人,都会知道特务科科长,余惊鹊被带了绿帽子。

    羽生次郎现在除非是说自己杀了余惊鹊,不然余惊鹊可能什么都不在乎。

    “余科长,今天的事情,你心里怎么想的?”羽生次郎又问了一句。

    这一次余惊鹊没有继续怼羽生次郎,毕竟看得出来,羽生次郎也忍得很辛苦。

    余惊鹊说道:“那个男人就是纸鸢。”

    余惊鹊为什么说那个男人是纸鸢。

    报复。

    这一点非常好理解。

    那么为什么不说季攸宁是纸鸢?

    两点原因。

    第一点,余惊鹊更加仇视张志成。

    第二点,因为余惊鹊和季攸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认为自己了解季攸宁,所以下意识的就不会认为季攸宁是纸鸢。

    这恰恰和羽生次郎认为的相反。

    羽生次郎知道张志成的时间线不对,认为季攸宁可能是纸鸢。

    但是余惊鹊不知道张志成时间线的问题,所以报复的时候,说张志成是纸鸢,反而是符合余惊鹊的心态。

    羽生次郎不管是审讯张志成,还是季攸宁,以及余惊鹊。

    他都准备了很多陷阱。

    以及他自己要观察的很多细节。

    可是现在下来,收获真的不多。

    这件事情,好像就是狗血的一次偷情,被捉奸的戏码。

    每一个人,在里面扮演自己的角色,都异常的吻合。

    反而是和纸鸢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志成和季攸宁根本就不知道纸鸢的事情,所以两人都没有说。

    而且季攸宁还表达出来了,对日本人的不满,对特务科的不满。

    如果季攸宁知道今天是抓捕纸鸢,他们刚好被抓到,她敢说这样的话吗?

    余惊鹊知道今天是抓纸鸢,那么想要利用这件事情报复,岂不是情理之中。

    “余科长,张志成才回来三个月。”羽生次郎的话,算是否定了余惊鹊的提议。

    “三个月怎么了?”

    “纸鸢之前不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突然又出现了。”余惊鹊也有自己的解释,羽生次郎一想,确实有这个可能。

    “而且还有季攸宁,谁知道她有没有问题,可能就是看上我是特务科的科长,故意卧底在我身边呢?”余惊鹊现在说起话来,那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好像为了报复,余惊鹊什么都不在乎了一样。

    只是余惊鹊之前不是科长,只是警员。

    如果季攸宁真的是卧底,卧底在余惊鹊身边,余惊鹊难道就不需要被调查吗?

    日本人怎么知道,你没有被你的枕边人策反呢?

    所以余惊鹊现在说这些话,在羽生次郎看来,已经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不过也能理解,今天要是换一件事情,余惊鹊一定会小心翼翼的应对。

    偏偏是就摊上了一件,所有男人都没有办法忍受的事情。

    </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