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稍安勿躁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默笙不再纠结。

    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孙子,没有父亲,哪怕是知道找了地下党,可能办法也不多。

    可是好过,余默笙和季攸宁在这里干着急。

    “我们怎么联系地下党?”余默笙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就算是他们同意联系地下党,可是用什么办法呢?

    地下党也不会告诉他们,谁是地下党。

    季攸宁说道:“我认为惊鹊可能会和地下党说这件事情,他也知道如果他暴露之后,我们的身份是多么的尴尬。”

    “他也可能预想到了,自己会被敌人抓到,所以我认为地下党会找上我们。”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放出去一点消息,让地下党找上门来?”

    “可是如果我们放消息出来的话,很有可能我们会被军统的人提前找到。”余默笙比较担心这一点,他担心到时候找不到地下党,反而是被军统的人发现。

    季攸宁也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季攸宁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办。

    季攸宁和余默笙现在不能大张旗鼓的等着的地下党找上门来,不然会被军统找到。

    可是如果你不放出消息,你躲起来的话,地下党凭什么能找到你。

    军统的人都找不到,地下党不见得比军统的人,知道的消息多。

    可是季攸宁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她说道:“张茂明。”

    “张茂明?”余默笙问道。

    “爹不是说这一次的消息,就是张茂明送过来的吗。”

    “我们让张茂明帮我们联系地下党怎么样?”季攸宁说道。

    张茂明原本报恩,将这件事情告诉余默笙。

    那么在张茂明的心里,也已经默认余默笙被策反了,不然应该是让余默笙回去解释清楚。

    这直接劝余默笙离开的,肯定是认为余默笙是地下党了。

    既然认为余默笙是地下党,都还愿意报恩,那么现在让张茂明帮忙联系一下地下党,也不是不可能。

    地下党和军统,自然是可以联系上的。

    余默笙和季攸宁现在只是不能暴露,所以不敢联系。

    但是张茂明却可以。

    只是余默笙不知道,张茂明愿意不愿意冒险。

    心里想到余惊鹊还在受刑,余默笙觉得,不管张茂明愿意不愿意,都应该去试试。

    “好,等我消息。”余默笙让季攸宁等着,自己去负责这些事情。

    季攸宁也知道,今天的决定,对余默笙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必须要做决定。

    至于张茂明这个人,确实是知恩图报。

    余默笙冒险救了他全家老小,他也想要报答余默笙,就帮忙联系了地下党,而且地下党也再找季攸宁和余默笙。

    所以联系的非常快。

    谁在找?

    当然是陈溪桥了。

    陈溪桥知道余惊鹊被抓之后,立马就开始让组织的同志,帮忙找季攸宁和余默笙。

    而且组织也知道了季攸宁和余默笙的身份,更加知道了,余默笙就是帮助组织,送人出去的人。

    同时也知道,最后一次行动,季攸宁和余默笙也有帮忙,没有告诉军统,没有节外生枝。

    而且余惊鹊是完成最后一次任务的大功臣。

    余惊鹊打听到了浅草秀一的事情。

    也是余惊鹊在行动中,将浅草秀一制服。

    与此同时,还是余惊鹊在行动遇到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引开敌人。

    组织当时开车带着浅草秀一离开的同志,已经是将余惊鹊当时的决定说了出来,组织内部现在对余惊鹊的评价非常高。

    组织高层,自然会关心季攸宁和余默笙的安危。

    所以陈溪桥和余默笙还有季攸宁,通过张茂明联系上了。

    刚开始,余默笙对地下党的陈溪桥是不太信任的,只是陈溪桥表现出来了非常大的热情。

    而且陈溪桥还说了很多事情,说自己是余惊鹊最信任的人,他早就知道了季攸宁和余默笙的身份,却没有透露。

    从陈溪桥的话语中,余默笙也判断出来了,余惊鹊确实是非常信任陈溪桥,不然不可能说这些东西。

    “我想要救人。”余默笙对面前的陈溪桥,开门见山的说道。

    陈溪桥非常冷静的说道:“我也想要救人,余惊鹊在我心里,和我的儿子差不多。”

    “只是现在,他被抓到了宪兵队,想要救人,难如登天。”

    “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吗?”余默笙不满意的说道。

    “不,组织已经开始商量对策,只要有机会,立马就行动。”陈溪桥说道。

    “什么时候有机会?”余默笙问道。

    “这个需要看惊鹊能不能坚持下来,只要坚持不开口,羽生次郎是不会杀他的。”

    “我们现在不能给惊鹊添麻烦,要稍安勿躁。”陈溪桥说道。

    余默笙其实是老军统,他很理智,只是事情放到了余惊鹊身上,难免有些理智不起来。

    “惊鹊让我招呼好你们,我知道军统现在在抓你们,你们是为了胜利,为了顾全大局,而不是军统想的那样。”

    “惊鹊不希望看到你们有危险,希望可以让我们保护二位。”陈溪桥说的非常的认真。

    他是真的想要保护好季攸宁和余默笙。

    余默笙看了看季攸宁,季攸宁现在怀孕了,确实是不能冒险,必须要保护好。

    可是余默笙一个人,力量有限,担心不能保护好季攸宁。

    有地下党帮忙,确实是更加安全。

    只是余默笙有点担心的说道:“你们会真心实意的保护我们吗?”

    “这一点你放心,会。”

    “如果不会,我一定会死在你们前面,这是我对惊鹊的交代。”陈溪桥一脸正色。

    他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假话。

    组织对于季攸宁和余默笙,是要保护的,是给余惊鹊的交代,毕竟余惊鹊是为了组织的任务,到了这一步。

    至于你说季攸宁和余默笙是军统,可是两人都帮过地下党,而且都是抗日救国的人,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

    而且如果真的出现了余默笙所说的情况,陈溪桥会死在他们前面,不然陈溪桥没有脸见余惊鹊。

    “希望可以尽快想到办法救人。”余默笙说道。

    “营救的计划,你可以参与。”陈溪桥说道。

    余默笙可以参与这个计划,因为陈溪桥知道,余默笙是理智的人。

    你让余默笙参与计划,余默笙也不会让大家白白送死,所以没有机会,余默笙也知道不能行动。

    你不让余默笙参与计划,他知道的消息不多,反而是会疑神疑鬼。

    陈溪桥的办法,余默笙没有继续说什么,他现在别无选择。

    为了有身孕的季攸宁,为了被抓的余惊鹊,他只能同意陈溪桥的建议。

    。手机版网址:

    /txt/83231/

    。_手机版阅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