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 初现峥嵘
    “大早上来这么早,也不说带个早餐。”陈溪桥看到余惊鹊空手过来,表示自己还没吃早饭。

    “想吃自己买。”余惊鹊还给陈溪桥带早餐,想多了。

    陈溪桥坐下之后说道:“你说的浅草秀一的事情我已经知道,又来干什么?”

    董立这个网收官之后,余惊鹊就将浅草秀一的事情告诉陈溪桥,只是陈溪桥不知道余惊鹊又来干什么。

    余惊鹊不废话,直接从怀里将名单拿出来,放在陈溪桥面前。

    陈溪桥拿起来一看,脸色巨变,之后抬头看着余惊鹊问道:“哪里来的?”

    看到陈溪桥这么紧张,余惊鹊反而是拿捏起来,坐下之后得意的说道:“你就说有用吗?”

    “你先告诉我怎么来的?”陈溪桥现在将名单死死的捏在手里。

    余惊鹊开始说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的事情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余惊鹊尽量简洁的告诉陈溪桥。

    陈溪桥听了余惊鹊的诉说,他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余惊鹊给陈溪桥的吃惊,不是一次两次。

    首先余惊鹊带着特务科的人找到他的住所,之后找到他在傅家甸。

    然后余惊鹊查清楚了董立的身份,甚至是董立父亲的身份。

    这些陈溪桥吃惊是吃惊,但是觉得不出人意料,余惊鹊他也观察了几年,这样的能力,他觉得是应该的。

    可是这一次呢?

    千钧一发,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想到那么多。

    一方面想要杀人灭口,不让那个人受皮肉之苦,也不让那个人的组织,因为他被捕而元气大伤。

    一方面还想要陷害万群,让万群来被黑锅。

    你要明白,这些想法和做法,全部都是在头上指着两把枪的情况下完成的。

    余惊鹊很懊恼,觉得这个黑锅没有扣在万群的头上,算是失误。

    可是陈溪桥是吃惊,这一次的吃惊,远远超过前两次。

    而且真的让余惊鹊完成了,虽然不是万群背黑锅,可是余惊鹊却完成计划。

    有失误吗?

    在陈溪桥看来有失误,那就是余惊鹊发现了那个人的国民手账有问题,却有私心想放行。

    只是这个问题,在陈溪桥看来不是问题,陈溪桥认为余惊鹊的选择没有错。

    后面的选择,只能说是大胆妄为。

    余惊鹊说完之后,还以为陈溪桥会借机嘲讽自己两句,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

    “怎么不说话?”余惊鹊对陈溪桥问道。

    看着面前的余惊鹊,陈溪桥觉得余惊鹊的潜力,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余惊鹊很不成熟,从他的很多选择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却很有潜力,从他能好好坐在这里,将名单拿出来,就能证明这一点。

    “做的不错,但是太危险,下一次不要冒险。”陈溪桥说道。

    “怕我死啊?”余惊鹊讥讽的说道。

    “我怕文殊心疼。”陈溪桥这个时候提起来文殊,余惊鹊脸色一寒说道:“你少提她。”

    “我可以不提,你心里有数就行。”陈溪桥这件事情上面,从善如流。

    “还有,顾晗月……”余惊鹊将昨天顾晗月的事情说了一下。

    陈溪桥听到还有后续,他皱起眉头说道:“也就是说,顾晗月是想要找你拿回名单。”

    “你没有给她?”陈溪桥问道。

    “我怎么给,当时名单在我怀里,我能拿出来给她吗?”余惊鹊一拍桌子说道。

    陈溪桥明白余惊鹊当时的处境,名单不能拿出来,拿出来余惊鹊百口莫辩。

    看到陈溪桥不出声,余惊鹊问道:“所以顾晗月是我们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们的人在冰城,各有各的线,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知道的。”陈溪桥这一句不是假话。

    “这份名单看样子对他们很重要,要不要还给他们。”余惊鹊今天来找陈溪桥,说白了,就是为了这个问题。

    手指摩擦着手里的名单,陈溪桥陷入了沉思。

    “你说话啊,装什么深沉。”余惊鹊打断陈溪桥的思考。

    陈溪桥苦笑着说道:“名单的重要性你明白,我明白,他们也明白。”

    “可是顾晗月的身份我们不知道,这份名单给不给他们,不能轻易下决定。”

    “如果关系重大呢?”余惊鹊问道,这名单要是关系到很多人的性命,不给就会害死很多人,也不给吗?

    “你不要和我吵这些,名单的事情我负责联系组织,询问组织的处理意见。”事关重大,陈溪桥不能擅自决定,他需要汇报组织。

    对于这个结果,在余惊鹊的意料之中。

    不过余惊鹊却说道:“我需要知道后续结果。”

    “纪律……”

    “我知道纪律,但是名单是我拿回来的,我想要知道,它到底是救了人,还是害了人。”余惊鹊直接打断陈溪桥。

    “我不会反对结果,可是我需要知道结果,愧疚也让我愧疚的明白一点。”余惊鹊毫不退步的说道。

    话既然都说到了这种地步,陈溪桥不好再说什么,点头答应下来。

    这个问题说完,余惊鹊继续问道:“浅草秀一的事情呢?”

    说起来这个问题,陈溪桥同样显得发愁。

    “和董立接触的人不是浅草秀一,这个浅草秀一应该是董立背后的大人物,和董立接触的人,应该也是听命于浅草秀一。”陈溪桥将所得不多的线索告诉余惊鹊。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余惊鹊说道。

    陈溪桥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日本人的情报机构非常多,很零散,很复杂。”

    “浅草秀一这个人的调查,不会很麻烦,不过需要时间来收集信息,有消息我会告诉你。”这一次不用余惊鹊说,陈溪桥就表示有消息会告诉余惊鹊。

    “行,我去警署上班。”余惊鹊来的不废话,走也不废话,站起来就走。

    陈溪桥这一次没有送余惊鹊,看着余惊鹊出去,之后看着手里的名单。

    能力强!

    这是陈溪桥现在对余惊鹊的评价,以前陈溪桥的评价,只是可造之材,现在却发现这个可造之材,已经开始初现峥嵘。

    张平是余惊鹊的引路人,张平不太合格,早早就死掉,起了一个不太好的带头作用。

    陈溪桥作为余惊鹊之后的上线,同样没有对余惊鹊有太大的帮助,反而是让余惊鹊看不顺眼。

    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下,余惊鹊的锋芒,也开始浮现,隐隐有压制不住的势头。

    将名单小心的收起来,陈溪桥嘴角带笑,他希望余惊鹊这样的势头,最好能一飞冲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