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动摇的周介之
    叶娴?

    周介之?

    这两个名字,在余惊鹊的脑海里面,盘旋不停。

    之后余惊鹊看到万群带着叶娴,去了审讯室,去见周介之。

    大概二十来分钟,两人从审讯出来。

    万群对余惊鹊说道:“你送叶女士回家。”

    回家?

    万群为什么要放过叶娴,难道叶娴和周介之没有关系吗?

    不可能,万群不会空穴来风,而且叶娴也承认自己认识周介之。

    只是普通的认识,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万群放人吗?

    叶娴的表现凝重,但是想要从叶娴的表情,将今天的事情搞明白,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带着叶娴出去,上车之后送叶娴回去。

    余惊鹊开车,叶娴就坐在后面,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路上叶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到了家门口,余惊鹊下车要离开。

    叶娴出声说道:“周介之会死吗?”

    “我不知道。”余惊鹊摇头,周介之的事情,不是他负责。

    “车子你开走吧,晚上来接我。”叶娴说完就扭头回去。

    余惊鹊看着手里的钥匙,对叶娴喊道:“接你干什么?”

    现在的余惊鹊,可不想惹一身骚,如果和叶娴牵扯上关系,谁知道会不会被万群盯上。

    叶娴头也不回的说道:“去特务科。”

    听到是去特务科,余惊鹊便不担心。

    看了看钥匙,上车开车回去。

    回去特务科,就去找万群,说叶娴让自己晚上去接她。

    万群听了余惊鹊的汇报,说道:“今天,你就负责接送叶娴,她只要想来,你就带她来。”

    “是。”余惊鹊没有多问。

    起码现在看起来,万群是打算利用叶娴,让周介之开口。

    而且万群不怕叶娴跑,可能是因为周介之在这里,叶娴不会跑。

    至于叶娴想要见周介之,万群也不会阻拦。

    审讯室里面的监听设备,早就准备好,周介之能和叶娴说点什么,万群还开心呢。

    叶娴余惊鹊熟悉,这个任务就落在余惊鹊头上。

    在特务科一下午,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但是能看出来一点,叶娴对周介之很重要。

    这算是突发状况,余惊鹊认为需要汇报给陈溪桥。

    哪怕陈溪桥说过,周介之的事情不需要他管,可是现在突然出现的叶娴,让余惊鹊担心。

    晚上去接叶娴,余惊鹊趁机先去见陈溪桥。

    见面之时,陈溪桥开口表扬。

    “锄奸的事情,组织已经知道,你做的不错。”陈溪桥的表扬也好,组织的表扬也好,余惊鹊现在都不关心。

    余惊鹊说道:“我还有任务,长话短说,周介之被抓。”

    “已经知道。”陈溪桥说道,周介之被抓这件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

    “叶娴……”余惊鹊将叶娴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余惊鹊的话,陈溪桥面色凝重起来。

    看到陈溪桥面色难看,余惊鹊质问:“周介之暴露不是一天两天,而且他被抓是早晚的事情,组织不会还没有将后续工作安排好吧?”

    后续工作,指的就是,哪怕周介之被抓,也不用担心特务科可以从周介之嘴里得到有用的东西。

    “周介之在冰城多年,你以为和他有关系的一切东西,都可以轻轻松松隐藏起来吗?”陈溪桥觉得余惊鹊想问题想的太简单。

    和周介之见过面的同志需要躲藏,周介之知道的联络点需要转移……

    这些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知道有多难。

    “难也要做。”余惊鹊不听陈溪桥的这些解释,难道难就可以不管不顾吗?

    “需要时间,时间你明白吗?”陈溪桥反问。

    “还有一些人,费尽力气,牺牲了很多同志,才坐到这个位置上,难道让他们都转移吗?”陈溪桥的发问,让余惊鹊明白了什么是左右为难。

    短暂的沉默之后,余惊鹊说道:“你们赌周介之不会开口,太冒险,我不怀疑他的信仰,可是你没有见过特务科的刑具。”

    “刑具不是重点,周介之如果撑不住,他会选择死亡的。”陈溪桥这句话,说的略带伤感。

    “张平的事情之后,特务科会检查他们身上的所有东西,包括纽扣,山奈钾留不住。”余惊鹊认为陈溪桥太乐观。

    陈溪桥笑着说道:“你也不要小瞧我们。”

    看来陈溪桥不担心,是因为有后手。

    周介之不可能一上来就求死,周介之的事情和张平不一样。

    张平是完全确定了地下党的身份,周介之恐怕还觉得特务科不能确定他的身份,所以想要熬过去。

    哪怕是被关起来,不被杀死,就还有活着的希望。

    但是如果特务科的刑具太过难以承受,周介之还会坚守自己的信仰,送自己最后一程。

    那么现在呢?

    看到余惊鹊的眼神,陈溪桥说道:“周介之可以毫不犹豫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却没有办法不顾及其他人的生命。”

    “你是说叶娴?”余惊鹊问道。

    陈溪桥无奈点头说道:“原本周介之的弱点只有一个,就是他弟弟周介明,保护好周介明,周介之就没有后顾之忧,会慷慨赴死。”

    “现在多出一个叶娴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周介之可能会没有死亡的勇气,因为他明白,他的死亡,会害死叶娴。”

    听到陈溪桥的话,余惊鹊陷入沉思。

    周介之现在不敢死,他死了叶娴必死无疑。

    “所以说,特务科很可能利用叶娴,让周介之开口。”余惊鹊望着陈溪桥,这个结果,是两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怎么办?”余惊鹊问道。

    “你能送他一程吗?”陈溪桥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很突兀,余惊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亲手送一程?

    做得到吗?

    余惊鹊觉得能,自己给自己做一做心理建设,做一做心理暗示,还是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的。

    但是有一点你要明白,余惊鹊根本就进不去审讯室。

    “我没有机会看到周介之,审讯室二十四个小时有人看守,我送他一程,不如说我自己送自己一程。”余惊鹊没好气的说道。

    自己人对自己人下手,余惊鹊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既然入了这个行当,如果这样的心理准备都没有,那就太幼稚了。

    可是你有心理准备,不表示你就可以做到。

    “那就麻烦了。”听到余惊鹊没有办法,陈溪桥表示这件事情很难办。

    “你认为叶娴能让周介之开口的几率有多大?”余惊鹊觉得这是重点。

    陈溪桥冷笑了一下说道:“组织根本就不知道叶娴和周介之的关系,你说有多大?”

    周介之,主动向组织隐瞒了叶娴的存在,和他与叶娴的关系,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