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亲自送出
    相较而论,余默笙如今的心情,比余惊鹊要复杂得多。

    余惊鹊想要通过余默笙平静的面孔,去分析他内心的复杂,尝试之后,余惊鹊选择放弃。

    那种内心深处的复杂,是你永远也分析不出来的,军统前辈没有丝毫犹豫的选择,不仅仅保全了密码本,同时保全了余默笙。

    这种感觉,恐怕只有余默笙一个人,可以细细品味吧。

    今天这一刻,余惊鹊才发现自己不了解余默笙,强忍着的内心深处,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或许这一刻太过压抑,余惊鹊站起来说道:“我去看看情况。”

    脚步没有慌乱,心里却像是仓皇而逃似得离开病房,病房中的三寸之地,压抑的余惊鹊喘不过气来。

    并不是余惊鹊离开病房,余默笙就能发泄自己的情绪,保持平静,是必须要做到的。

    坐在病床上的余默笙,没有异常,或许是独自一人,在接受煎熬,品味苦涩。

    找到万群,余惊鹊得到消息,军统的人不行了,抢救无效。

    军统的人一心寻死,怎么可能给特务科抢救的机会。

    第一次抓到的军统,万群怎么审讯,他都没有开口,这一次的同样选择死亡。

    这一刻的余惊鹊,终于明白,陈溪桥为什么担心自己打入军统的信仰问题。

    因为你的信仰,受到了冲击,军统人的信仰,在不停的冲击你。

    你会敬佩他们,你会为他们惋惜,你甚至是想要成为他们。

    信仰的不坚定,会让你被冲击,陈溪桥的担心,余惊鹊终于明白。

    军统不仅仅有糖衣炮弹,还有铁血战士,每个组织都一样,为之奋斗,愿意付出生命的人,总是让人敬佩。

    一个死活不开口,一个死了。

    这样的情况,在万群看来,线索又断了。

    指望姚冰的搜查,一无所获,除了这个人,找不到其他嫌疑人。

    姚冰站在万群身边,低声问道:“股长,这个人是不是就是来拿密码本的人,送密码的人已经离开?”

    “调查过了,这个人不是冰城的人,应该是来送密码本的人。”万群的调查速度很快,这个人已经确定不是冰城人。

    “那另一个人呢?”姚冰皱着眉头,他的搜查已经结束,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医院里面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非常多,可能就隐藏在其中,只是你没有发现。

    现在密码本被烧,军统的人死亡,你确实不太好找到另一个人是谁。

    还有一种可能,另一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过来,要么就是军统组织突然取消了这次行动。

    军统的人知道内部有内奸,原本是想要铤而走险,但是发现内奸告密,只能通知冰城的人按兵不动,这一个军统算是被牺牲了。

    “撤吧。”万群知道继续搜查下去,也搜查不到什么东西,而且医院的医生对他们已经很不满,医院是需要安静的地方,他们的出现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不管怎么说,军统的密码本被毁,他们想要送新的密码本过来,又要一段时间,他们的情报网还是会处于瘫痪状态。”

    姚冰说的话,算是给自己找一点功劳,万群微微点头。

    密码本被毁,特务科的任务确实可以算是完成的不错,军统的情报网,继续瘫痪。

    送万群他们离开,余惊鹊和姚冰又呛了两句,万群没理会,姚冰和余惊鹊的仇化不开,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目送万群离开,余惊鹊回去病房,和余默笙休息,明天余惊鹊就打算出院,虽然后天才去上班,但是他打算早一天出院。

    第二天一早,余默笙去办理出院的手续,小护士来给余惊鹊换药。

    “你怎么搞的,你这伤口怎么裂开了?”小护士抱怨的说道。

    能不裂开吗?

    昨天小本本的一角,可是直挺挺的戳在了伤口上,不裂开就鬼了。

    密码本余惊鹊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衣服里面,才敢让小护士来换药。

    “昨天不是医院出事了,就着急忙慌的,有点没注意。”余惊鹊笑着解释。

    “我看你就是不疼。”小护士说着话,换药的手都加重了力气,余惊鹊吸着凉气,这小护士不好惹啊。

    好不容换好药,余默笙从外面进来说道:“开了点药,回去接的换。”

    “我这里好了爹,我们回去吧。”余惊鹊穿好衣服,跟着余默笙离开病房,余默笙开车两人离开。

    早上已经给季攸宁打过电话,说今天就出院,让她不用过来。

    季攸宁便去上班,虽说现在学校没事,可是一直请假也不是办法。

    到家之后,余默笙让余惊鹊好好休息,他就离开,他知道余默笙去干什么,密码本消失不见,军统的人死亡的事情,需要汇报一下。

    至于密码本,就在余惊鹊身上,可是他没有办法交给余默笙。

    第一是余默笙知道床底下没有了密码本,你继续放到床底下,难道还要提醒余默笙再去看一次吗?

    你难道要告诉余默笙,他是因为眼花,第一次看错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密码本上有血迹,还有浓重的药味,如果密码本交到余惊鹊手里,他第一时间就会怀疑余惊鹊。

    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交给余默笙,他只能直接交给秦晋。

    回到书房之后,余惊鹊开始奋斗起来,好在受伤的肩膀不影响写字。

    这么小的字,余惊鹊用放大镜一点一点的看,快速抄录了一遍。

    之后将两样东西,都装在身上,从家里离开。

    找了一个偏僻的旅馆,用里面的电话,打给秦晋。

    约秦晋见面,但是不去马迭尔旅馆,因为余惊鹊不知道邵怀现在什么情况,他不想让邵怀知道他和秦晋见面。

    秦晋说了一个地址,她说很安全,她会在哪里等余惊鹊。

    余惊鹊记住地址,找到房子,敲门之后果然看到了秦晋。

    “怎么了?”秦晋问道。

    从秦晋的问话来看,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现了什么一样?

    秦晋不是说,自己会协助这一次密码本的任务吗?

    看来这一次的任务变动,不仅仅是将余默笙牵扯进来,同样将秦晋排外,现在的秦晋知道的恐怕还没有余惊鹊多。

    “我能和韩宸联系吗?”余惊鹊问道。

    “有什么问题可以告诉我。”秦晋秀眉微皱,她觉得余惊鹊的问话,是在跳过她。

    “事关重大,我要和韩宸亲自说。”余惊鹊态度不退步。

    秦晋冷笑说道:“什么事情,姐姐还不能知道吗?”

    “军统密码本。”余惊鹊说了五个字,秦晋的脸色明显有变化,没有了刚才的硬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