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四章 掉落的头发
    几封信都开始用来比较,顾晗月用眼睛瞪了余惊鹊一眼。

    余惊鹊摸了摸鼻子,明明是季攸宁和你比较,你瞪我干什么。

    “行行行,喜欢你的孩子多。”顾晗月不服气的说道。

    季攸宁可还记得,当天晚上,在路灯下面,顾晗月和雨宫清子对她的调笑,现在能找回场子,当然不客气了。

    “行了,你们慢慢看信吧,我先走了。”余惊鹊该说的已经告诉顾晗月,让顾晗月转达给陈溪桥就行。

    从学校离开,回来特务科,余惊鹊用钥匙开门。

    但是眼睛一直看着锁头的位置,门打开之后余惊鹊愣了一下,然后进去办公室将门关起来,蹲在地上。

    他在找,因为他夹在锁头这里的头发,消失不见了。

    箱子的事情之后,余惊鹊只要离开办公室,必然会留一根头发,就是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却还是发生了。

    蹲在地上,甚至是趴在地上,余惊鹊一点一点找起来。

    最后在靠近柜子的地方,找到了一根头发,中间有压褶的痕迹,就是被锁头压的。

    扭头看了看办公室的门,距离这里的位置,余惊鹊认为是有人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然后一脚踩在掉下来的头发上,之后走到了柜子这里,头发遗落在这里。

    抬头看了看柜子,没有任何异常,里面有一些档案袋,装的都是不重要的资料,还有一些书。

    书的位置没有变化,档案袋也没有变化,看来翻动这里的人很小心,都复原了。

    看了看手里的这根细小的头发,余惊鹊只能说头发的选择很正确,容易被人忽视。

    手里摩擦着季攸宁的头发,余惊鹊坐在办公室里面,思索起来。

    如果说第一次有人偷偷进入自己办公室,是想要查看自己带来的箱子,你还能说过去。

    可是现在呢?

    现在是在干什么?

    这一刻开始,余惊鹊完全将万群排除,一定不可能是万群。

    如果说第一次,万群看到自己拿着箱子,想要查一查自己,现在就根本不可能了。

    除了万群还有谁?

    反满抗日分子?

    余惊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反满抗日分子,但是他觉得如果不是万群的话,好像只有反满抗日分子会对自己感兴趣。

    自己这段时间,风头正盛,绺子的事情让自己上了报纸,之后姚冰被自己拉下马,地位陡然提升。

    难道是有人想要对自己下手?

    特务科里面还有反满抗日分子?

    不可能,如果有陈溪桥不会不知道,自然不可能不告诉自己。

    军统这里是同理,如果当时有的话,韩宸也不会冒险和余惊鹊建立联系。

    但是不仅仅是特务科啊,警察厅的警员也很有可能来余惊鹊的办公室。

    警察厅就大了,这里面有没有反满抗日分子,谁说得准?

    被万群盯上,余惊鹊只要行事小心一点就行,可是如果被反满抗日分子盯上,那麻烦就大了。

    余惊鹊可以和陈溪桥说这件事情,让组织上面帮忙看看,但是现在联系不上秦晋,如果是军统的人,就难以找到办法。

    心里带着烦闷,手里的头发已经被余惊鹊不停的蹂躏,变成了一个小团团,在指尖转动。

    屈指一弹,想要将头发弹出窗外,不过力度不够,掉在地上。

    站起来将发团捡起来,随手扔出去,余惊鹊脸色不太好看。

    他知道有人盯上自己了,可是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而且这个人不简单,一定是警察厅内部的人,不然不可能两次来余惊鹊办公室,都没有被人抓到,说明他对这里很熟悉。

    余惊鹊不能安排人盯着自己的办公室,如果有人盯着的话,那个人就不可能再一次行动。

    但是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能有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啊,再傻也不会傻到将危险的东西,放在办公室里面。

    会有人想要搜查自己家里吗?

    也不太可能,家里白天有做饭阿姨和一个佣人姑娘在,晚上余惊鹊他们都在,想要去家里搜查是不可能的。

    难道就是因为不能去家里搜查,所以就在办公室翻一翻,聊胜于无。

    而且这个人很自信,觉得自己就算是进来了,余惊鹊也不知道。

    余惊鹊确实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如果不是季攸宁问了一句书里的纸条为什么掉出来,余惊鹊也不会用头发这样的东西来做小陷阱。

    阴差阳错?

    余惊鹊甚至都认为,那个纸条其实夹在书里,不仅仅是季攸宁的刻意而为,甚至是带着一点技巧。

    不然翻动箱子的人,在复原的时候,为什么会将纸条忘掉?

    现在让余惊鹊来说的话,他认为那个人看到了纸条掉出来,而且在复原箱子的时候,也将纸条夹了进去。

    只是季攸宁夹纸条的方式,是她特定的。

    甚至是盖住了几个字,盖住了哪几个字?都有讲究。

    纸条在里面的角度是多少,纸条距离中缝的距离是多少,甚至是更加细节的东西。

    复原的人,或许就少注意了一项,或者是哪一项在复原的时候,差了一毫米的距离,就被季攸宁发现。

    听起来好像是很夸张,但是确实可以做到这一步。

    因为今天余惊鹊看过,自己的柜子,没有丝毫被翻动过的痕迹,说明来人的技术很高,余惊鹊不敢说在复原这方面,自己强过他。

    既然如此高的技术,还被季攸宁看出来破咋,只能说季攸宁书里的纸条,夹的非常考究。

    如果不是季攸宁发现,余惊鹊根本不知道有人进来办公室,就是因为季攸宁发现,余惊鹊才做了一个细小的陷阱。

    这个细小的陷阱,没有被来人发现,余惊鹊认为是因为第一次的顺利,让这个人产生了一点松懈。

    第一次进来办公室,这个人一定仔细检查过门上有没有陷阱,发现没有才进来,而且在复原箱子的时候,他极度自信,他认为余惊鹊不可能知道有人进来过,那么第二次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在门上忽视细节。

    原因很简单,我第一次来的时候,门上都没有陷阱,而且你也没有发现我来过,第二次过来你会在门上设计陷阱吗?

    这就是一个人的心理,换成余惊鹊他也不会,但是偏偏余惊鹊就知道第一次有人来过。

    可是余惊鹊发现有人第二次过来,他开心吗?

    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不知道第二次来的人是谁。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季攸宁说自己书里的纸条掉出来了,余惊鹊说是自己弄掉的。

    可是纸条真的出来了吗?

    并没有,纸条被人复原回去了。

    那么余惊鹊的回答算是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