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五章 安宁
    这段时间雨水充沛,断断续续下了好些天,现在才好一点。

    天气见谅,还没有更多的感受夏季,看样子就要加衣服了。

    一个夏天过去,季攸宁的短款旗袍,还是没有穿到身上。

    这些日子里面没有大事情发生。

    秦晋没有联系余惊鹊,看来军统这边没有任务,余惊鹊乐得看到这样的场面,毕竟秦晋这里,危险与否还很难说。

    陈溪桥也没有交代任务,上一次专家的任务余惊鹊立了大功,但是为了保护余惊鹊,组织隐藏了消息。

    不过这段时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的。

    专家成功离开冰城,去了组织搞研究的地方,废寝忘食的研究,最重要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专家将这些研究成果,都装在脑袋里面,带回去后方的兵工厂,不久的将来,这些成果就会作用在日本人身上,这或许就是王兵等人,付出生命的意义所在。

    顾晗月同样工作有变化,她最开始是余惊鹊和陈溪桥的中间联络人,不过有了木栋梁之后,这个身份木栋梁显然更加适合。

    因为余惊鹊和木栋梁见面,借口更多,比和顾晗月见面方便。

    如此情况之下,顾晗月开始负责组织的其他任务,这是顾晗月希望看到的。

    顾晗月有上进心,这一点余惊鹊早就说过,甚至是顾晗月想要做点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她在做中间联络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怨言,一样是兢兢业业,这是余惊鹊佩服她的一点。

    有志向,却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这样的人,在机会来临之时,一定可以抓住。

    现在就是机会,顾晗月抓住了,从陈溪桥这里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些消息,知道顾晗月完成了两次任务,而且都完成的不错。

    这是顾晗月梦寐以求的,余惊鹊自然是祝福。

    不过顾晗月并没有脱离他们,只是顾晗月在组织里面变得更加重要。

    说完顾晗月,接下来自然就是木栋梁,陈溪桥不知道给木栋梁出了什么主意,居然还真的引起了薛家的注意。

    看来是栽赃陷害,将薛明的死,栽赃陷害到另一个人头上,让薛家认为木栋梁有些本事。

    木栋梁在乔三爷的帮派里面,混的风生水起,居然已经有人开始叫一声木爷了。

    其实还有一个消息,是余惊鹊这段时间里面,比较担心的一个消息,那就是南浦云。

    作为保安局的科长,南浦云的地位还可以,但是前一段时间听说也陷入困境。

    好在现在脱困,余惊鹊才松了口气。

    对于南浦云,余惊鹊更多的感觉是同病相怜,因为两人很像,南浦云要是死了,说句感同身受也不为过。

    至于日本特务机关的青木智博,早就没有了动静,好像真的放弃了一样。

    这些事情,都是余惊鹊在短时间慢慢收集来的,没有好消息,却也没有坏消息,余惊鹊觉得都还满意。

    至于季攸宁,福利院的事情季攸宁没有和余惊鹊谈过,余惊鹊闭口不言。

    只不过季攸宁也很长时间没有去过福利院了,因为那里的孩子不欢迎她们。

    还记得上一次去送季攸宁上班,在学校门口看到雨宫清子,雨宫清子和余惊鹊用日语理论了很久。

    季攸宁听不懂,只觉得雨宫清子的语气不善。

    当时顾晗月也在场,季攸宁询问顾晗月,可是顾晗月摇头表示不愿意说。

    顾晗月是心疼余惊鹊,她知道余惊鹊的身份,现在背负这样的骂名,还不能解释。

    看向余惊鹊的眼神,多了很多温柔,却又觉得这样的温柔有点无济于事。

    这一刻开始,顾晗月和余惊鹊一样,有点不待见雨宫清子。

    明明就是你们日本人,将一切弄成这个样子,你现在在这里装好人干什么?

    你还有脸质问余惊鹊,余惊鹊承受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组织专家的事情顾晗月同样知道,她也知道是余惊鹊最后找到了专家,没有让那些战士白白牺牲。

    可是她同样知道了福利院发生的一切,也知道院长是从余惊鹊面前跳下来的。

    顾晗月打死也不会相信,是余惊鹊将院长推下楼的。

    这件事情顾晗月心里不仅仅是恨雨宫清子,她更多的是恨自己,她恨自己没有用。

    专家就藏在福利院里面,她和季攸宁等人来福利院不是一次两次,如果她可以早一点发现这些,岂不是就不用死这么多人,余惊鹊也不用背负骂名吗?

    但是顾晗月没有发现,她一次都没有。

    其实这些不怪顾晗月,因为院长和专家也知道兹事重大,怎么可能弄的人尽皆知。

    这一点余惊鹊劝过顾晗月,好在顾晗月没有钻牛角尖,只是告诫自己要更加努力。

    不过却因此有些不待见雨宫清子。

    对于雨宫清子这个人,余惊鹊现在反而是感观好了不少。

    雨宫清子下意识的主观意识还是站在日本人这里,她帮着去福利院,也会让很多人适应日本人的侵略,余惊鹊不喜欢她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在当时,雨宫清子收到老院长的救助,居然敢只身前来,还将自己和浅草秀一的关系言明,可见她内心还是愿意帮助孩子们的。

    只是她不知道,她错在什么地方。

    虽然对雨宫清子有了一些改观,但是余惊鹊也懒得去告诉雨宫清子你错在什么地方。

    因为现在,错的人太多,你能一个一个说明白吗?

    日子还是要过,不仅仅是这些人,特务科的日子同样如此。

    专家没有抓到,警察厅内部的军统卧底没有查到。

    却也不是一无所获,反满抗日分子还是被特务科打击的在冰城抬不起头。

    至于余惊鹊本身,升官了。

    虽然职位还是警察厅特务科的队长,但是警衔却成了警尉,直接跳过了警尉补。

    不要小看这个警衔,可是不多得的。

    一些小地方的警署,署长也不过就警尉,冰城一些不重要的警署,基本上也就这样。

    所以说余惊鹊现在出去,和警署的署长说话也有分量,不再和以前一样,好像低人一头一样。

    警尉的警衔,加上队长的身份,余惊鹊离开特务科,那也是不好惹的人物。

    只是这身份越高,被人记恨的越深罢了。

    可是被人记恨的越深,陈溪桥却很满意,这就是他们需要的。

    起码余惊鹊比起来南浦云还差得远,人家可是科长啊。

    PS:感谢GOGO高高,培江江的打赏支持。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