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二章 突如其来的线索
    调查还在继续。

    谁也不敢松懈。

    对于萧相和舒澜的监视,也取得了成果,李庆喜带回来的消息说发现萧相和舒澜见面。

    两人可以说都是嫌疑人,这个时候最应该避嫌,不应该见面才对,可是为什么会选择见面?

    两人见面一定有问题,但是如果两人之中,有一个人是军统的人,自然会猜到有人监视,怎么可能会同意见面呢?

    奇怪。

    这件事情处处透着奇怪,不过余惊鹊只能让李庆喜继续盯着,既然见面一定会留下来蛛丝马迹,这些蛛丝马迹就是找到凶手的关键。

    萧相和舒澜的关系,看似很一般,但是这种情况下还会见面,可见又不一般,这是需要查一查的。

    余惊鹊没有继续去审讯舒澜和萧相,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自己露出马脚了,他们见面就是开始,后面只会更多。

    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去打草惊蛇,安静等待便好。

    李庆喜从办公室离开,剑持拓海却开口说道:“余队长看来有新发现。”

    剑持拓海今天没有出去,上一次万给他的任务,他完成的不错,得到了嘉奖。

    “剑持队长才是高效率,我比不了。”余惊鹊没有心情和剑持拓海寒暄,随意应付了两句。

    剑持拓海也不介意,笑了笑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打量着一旁的剑持拓海,余惊鹊心里郁闷,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来的特务科,蔡望津肯定知道,但是蔡望津却不会告诉余惊鹊。

    线索有时候就是来的这么突然。

    在余惊鹊都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线索就已经悄然而至,而且是重大发现。

    李庆喜去调查萧相和舒澜,却发现两人的背后还有一层关系,那就是情人关系。

    这种关系说重要不重要,说不重要,却也重要。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余惊鹊就需要从新对两人进行调查。

    再一次审讯的过程中,余惊鹊发现了很多东西。

    舒澜和萧相冒险见面,不过是为了串供。

    记得第一次审讯舒澜的时候,舒澜说萧相没有告诉她任何关于桥本健次的事情,在审讯萧相的时候,萧相也是这样说的。

    可是第二次审讯的时候,余惊鹊发现这一点是假的。

    因为情人关系的缘故,萧相对舒澜没有太大的戒备心理,在说的时候也就没有隐瞒,说的很明白,舒澜是知道桥本健次的。

    萧相知道桥本健次不是天海英助告诉他的,而是他自己猜出来的,因为不难猜。

    但是当出事之后,舒澜很害怕,不敢说真话就说萧相没有告诉过她。

    萧相为了保护舒澜,也担心舒澜因此惹上麻烦,在面对余惊鹊的询问之时,也说没有告诉舒澜具体的情况。

    不得不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

    在审讯舒澜的过程中,余惊鹊还以为舒澜说的都是实话,现在看来却不尽然。

    萧相也是一个情种,看的出来很喜欢舒澜,萧相是有家室的,不过舒澜没有。

    萧相对舒澜很好,舒澜可能也是看上萧相长得不错,工作不错,而且对她也不错,才会和有妇之夫的萧相有恋情。

    两人是有一定的默契的,萧相知道舒澜一定会害怕,然后不说实话,他就帮着舒澜隐瞒真相。

    坐在天海英助的办公室之中,余惊鹊没有想到线索会来的如此之快,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来,舒澜的嫌疑更大。

    最开始余惊鹊告诉万群,他认为萧相的嫌疑更大,那是因为不知道他们隐瞒了什么。

    现在知道之后,舒澜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而且萧相居然帮着舒澜隐瞒,难道萧相不知道他这样做,会让他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吗?

    因为他这样做了之后,余惊鹊将他认定成为嫌疑最大的存在,这对他是很不利的。

    “看来还是一个痴情种子。”余惊鹊笑着对天海英助说道。

    天海英助没有接这句话,转而问道:“你认为是谁?”

    “就目前看来是舒澜,如果是萧相的话,他没有必要将桥本健次的事情告诉舒澜,这是节外生枝。”

    “其次是,如果他告诉舒澜,是想要陷害舒澜,他就没有必要帮舒澜隐瞒,他不帮着隐瞒,舒澜第一次的口供直接就可以证明是假的。”

    “他隐瞒,反而是将他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余惊鹊的分析,在天海英助看来很有道理。

    “那么抓舒澜?”天海英助问道。

    这件事情是特务科负责,天海英助还是要看余惊鹊的意见。

    其实余惊鹊心里有点郁闷,他真的不想抓到军统的人,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是没有办法了。

    舒澜为什么第二次还要和萧相见面,难道是要去肯定,萧相有没有帮自己隐瞒?

    舒澜将萧相吃的死死的,在军统里面这样的女特工不是没有,余惊鹊能理解。

    可是舒澜如果是军统的话,怎么可能说谎,难道她真的以为萧相会帮她隐瞒一辈子吗?

    就算是萧相可以,他们之后的见面不是也暴露了。

    舒澜敢说谎,说明舒澜有自信萧相会帮着自己隐瞒,可是最后友见面,说明舒澜不是很自信想要确认一下,这就有矛盾啊。

    不过余惊鹊现在顾不了这么多,天海英助虎视眈眈的坐在一旁,他只能选择继续进行下去。

    “我看不如再和萧相聊聊。”余惊鹊提议说道。

    “可以。”天海英助里面让人去将萧相带进来。

    萧相进来之后,不等余惊鹊提问,立马开口说道:“天海先生,还有余警官,我知道隐瞒实情不对,可是我相信一定不是舒澜。”

    看到这一刻,萧相还是在帮着舒澜脱罪,天海英助不喜的皱了皱眉头。

    “你知道不知道,你已经被军统的女特工,弄的鬼迷心窍了。”天海英助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她凭什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你,你心里不明白吗?”天海英助想要将萧相当头喝棒打醒。

    萧相却自顾自的说道:“不会的,我们很好,她是爱我的,她一定是爱我的,而不是利用我。”

    看到萧相这个样子,询问也很难进行下去,不过大家心里都有了想法,那就是舒澜是军统的女特工,迷惑了萧相,这一次的事情是舒澜从萧相这里骗取的,然后告诉军统。

    抓人。

    余惊鹊不能拖延,只能让人将舒澜抓去特务科,心情很不好,亲手抓了一个军统的人,余惊鹊能有什么好心情?

    天海英助让萧相回去好好反省,同时感谢余惊鹊帮忙找到凶手。

    余惊鹊有点心虚的接受天海英助的夸奖,因为这一次的案件,余惊鹊觉得说是自己破案有点不对,应该是舒澜自己露出马脚。

    舒澜抓回去之后自然会被审讯,不过余惊鹊没有参与,他亲手抓人已经心里备受煎熬,难道还要亲手审讯吗?

    PS:感谢泰谷的打赏支持。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