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六章 迷雾之下
    “吃了吗?”陈溪桥对余惊鹊问道。

    “你们吃吧,我吃过了。”余惊鹊是和李庆喜吃过饭才分开的,现在自然是没有什么胃口。

    “收拾了吧,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陈溪桥和木栋梁一起动手,将桌子收拾出来。

    三人重新落座之后,余惊鹊看着陈溪桥。

    面对余惊鹊的眼神,陈溪桥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鱼向海可能就是日本人。”

    “和剑持拓海一样?”这是余惊鹊今天下午想到的。

    陈溪桥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说道:“可能鱼向海比剑持拓海来的还要早。”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鱼向海现在还不能见光,他完全可以恢复自己的身份啊。”余惊鹊觉得这是一个疑点。

    “我认为鱼向海会不会还有更大的阴谋?”余惊鹊觉得这是现在比较合理的一个解释。

    “但是从你的调查,和你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你认为有吗?”陈溪桥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有吗?

    那当然是没有,鱼向海非常正常。

    “可能是任务太过重要,所以鱼向海隐藏的很深呢?”余惊鹊认为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现在的关键点不在鱼向海,而是在蔡望津,你反过来想一想。”陈溪桥看来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答案,难怪现在还有心情,和木栋梁在这里吃好的喝好的。

    关键点在蔡望津?

    反过来想一想?

    余惊鹊安静下来,在脑海里面开始推演,之后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最开始的出发点,是蔡望津想要掌握我的把柄。”

    “那么你认为鱼向海的作用是什么?”陈溪桥问道。

    “如果从表面上看,我破坏了鱼向海的行动,就是破坏了日本人的行动,那么日本人会对我恨之入骨,我只能站在蔡望津这里。”余惊鹊的分析,是从最表面的情况来分析。

    陈溪桥点头说道:“那么更加深层次的意思呢?”

    “蔡望津想要我站在他这里,而不是想要日本人杀了我。”

    “日本人现在巴不得我死,我死了之后,剑持拓海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日本人现在是没有理由杀我,蔡望津不可能给日本人送一个杀我的理由吧?”余惊鹊好笑的说道。

    这个理由,足够日本人杀人了。

    到时候蔡望津就算是想要将余惊鹊保护下来,让余惊鹊感恩戴德,死心塌地都不行。

    因为日本人就等着借口呢,好不容来了一个借口,日本人能放弃?

    所以这件事情,好像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蔡望津不会让余惊鹊去破坏日本人的行动,得罪日本人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完全就是说不通的。

    讨论到这里,余惊鹊看着面前的陈溪桥说道:“那么蔡望津到底是什么意思?”

    “问题又回到了最开始,他需要掌握你的把柄。”陈溪桥将问题拉了回去,回到了最开始的起点。

    鱼向海是日本人。

    却又不是用得罪日本人的办法掌控余惊鹊。

    那么是什么办法?

    鱼向海这些年来很老实,老实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特工。

    还有鱼向海在吃药,他明明生活环境没有那么危险,干什么要吃药?

    突然,余惊鹊从凳子上站起来,走了两步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木栋梁好奇的问道。

    “鱼向海是日本人,和剑持拓海的性质一样,但是鱼向海和剑持拓海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剑持拓海帮助日本人侵略,但是鱼向海不想要过这样的生活,可能在中国生活的这些日子里面,他明白了很多道理,所以他想要逃避。”余惊鹊说完之后,有点兴奋的看着陈溪桥。

    这么长时间的疑团,现在就要解开,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他吃药,是因为他担心日本人发现他,他的罪名在日本人这里,至少也是叛国。”余惊鹊说道。

    叛国罪,日本方面,对待这种人,不会有丝毫情面的。

    “鱼向海年纪还小的时候被送过来,日本人失去了对他的掌控,他的年纪变大,日本人认不出来他,可是鱼向海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是什么人?”

    “他很担心日本人发现他。”

    这样解释,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战争的。

    鱼向海的警惕性,鱼向海为什么要吃药,都有了答案。

    “你说的很有可能,但是蔡望津这里怎么解释?”

    “如果你抓到鱼向海,那么日本人不仅仅不会责怪你,还会嘉奖你,对他有什么好处?”陈溪桥问道。

    是啊,如果余惊鹊抓到叛国的鱼向海,日本人一定会嘉奖余惊鹊的。

    日本人需要让那些人看看,叛国的下场,但是也不想一想,余惊鹊他们何尝不是所谓的叛国者,卖国贼。

    但是日本人不管这些,抓到鱼向海,一定是要弄死鱼向海。

    所以你说余惊鹊有过错?

    余惊鹊一点过错都没有,那么蔡望津达不到目的啊。

    “难道这一次蔡望津没有想要行动?”木栋梁问道。

    他觉得会不会这一次的事情只是巧合,蔡望津并没有想要利用这一次的事情将余惊鹊牢牢掌握,而且打算下一次再找机会?

    “不会的。”余惊鹊都还没有说话,陈溪桥就说道。

    他对蔡望津了解,知道蔡望津不会做这种无用功,蔡望津让余惊鹊调查鱼向海,说明蔡望津早就了解到了鱼向海真实的身份。

    如果没有阴谋的话,蔡望津直接告诉日本人,或者让余惊鹊直接抓人交给日本人,领取功劳都可以,为什么还要余惊鹊盯着鱼向海呢。

    这里面一定还有没有察觉到的事情。

    没有察觉到的事情是什么?

    蔡望津怎么才能利用这件事情呢?

    鱼向海,叛国的人,日本人抓到就要杀,余惊鹊抓或者是杀,在日本人这里都是功劳。

    那么对蔡望津反而不利,这不是将余惊鹊推向了日本人吗?

    蔡望津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只能说蔡望津的意图,现在余惊鹊和陈溪桥都想不明白。

    解开迷雾,也只是解开鱼向海的身世之谜,蔡望津的想法是什么,现在同样扑朔迷离。

    现在反而鱼向海不是关键了,关键是蔡望津到底在想什么吗?

    “你好像陷入了很大的一张网里面。”陈溪桥对余惊鹊说道。

    余惊鹊咬了咬牙说道:“大不了就站剑持拓海这里呗。”

    “可是你不甘心啊,剑持拓海这里明显不是一个好选择,你还是想要站蔡望津。”陈溪桥自认为对余惊鹊还是了解的。

    站剑持拓海,那么以后宪兵队的情报,余惊鹊接触不到。

    蔡望津这里的情报,也不可能再让余惊鹊接触,等于说变得有些鸡肋。

    陈溪桥说的对,余惊鹊确实不甘心。

    ps:感谢极武丿吉格斯的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