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七章 合作愉快
    晚上从特务科离开,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木栋梁。

    余惊鹊这边行动,最担心的人就是陈溪桥,所以一直关注着余惊鹊的情况。

    见到木栋梁,余惊鹊笑着说道:“回去告诉雪狐,一切顺利。”

    “那就好。”听到余惊鹊的话,木栋梁喜笑颜开,这几天木栋梁一直是提心吊胆的。

    并没有和木栋梁多做交谈,因为木栋梁也着急回去将这件事情告诉陈溪桥,陈溪桥这两天可是急的不行。

    余惊鹊自然是回家,和余默笙还有季攸宁吃饭。

    “昨天怎么没有回来?”季攸宁对余惊鹊问道。

    “忙了一晚上,白天就直接去上班了。”余惊鹊略带疲惫的说道。

    季攸宁有点心疼这样的余惊鹊,说道:“赶快洗手吃饭,吃完饭你就上去休息。”

    “行。”余惊鹊确实想要早点睡。

    这几天他也一直没有休息好,不仅仅是这两天,从万群让余惊鹊盯着鱼向海开始,余惊鹊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吃过饭,和余默笙随意说了两句,余惊鹊就跑去睡觉。

    不一会就进入梦乡,晚上季攸宁从书房出来,上床睡觉,余惊鹊都不知道。

    一觉睡到大天亮,余惊鹊看了看表,急忙从床上爬起来。

    看到余惊鹊慌慌张张的下来,季攸宁就知道为什么,说道:“快洗漱吧,今天早上是包子,你拿着路上吃。”

    “不着急。”余惊鹊原本认为快要迟到,需要快一点,现在反而是不打算去的太早。

    他也是队长,晚一点不要紧,也让万群看看,自己昨天确实辛苦。

    和季攸宁一起吃了饭,余惊鹊才出门。

    来到特务科,李庆喜见到余惊鹊,讨好的笑着。

    他不敢不讨好啊,他可不知道鱼向海是什么身份,现在鱼向海死了,李庆喜的责任也不小。

    “少给我在这里笑,这一次我抗下来,如果下一次任务你还不用心,还出乱子的话,你自己和股长去说。”余惊鹊也要演戏啊。

    鱼向海的身份,他不可能告诉李庆喜。

    李庆喜心里有些感动,他知道昨天科里没有找他,李庆喜心里明白是余惊鹊顶在前面了。

    “队长放心,一定不会了。”李庆喜拍着胸脯说道。

    余惊鹊救过他的命,还一直顶在前面,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居然都安然无恙,李庆喜能不感动吗?

    让下面的人感动,记着你的好,余惊鹊认为也不错,起码他不会想着对付你。

    打发走了李庆喜,来到办公室之内,看到了剑持拓海。

    回身将门关起来,余惊鹊对剑持拓海问道:“没有出乱子吧?”

    看到余惊鹊紧张,剑持拓海笑着说道:“你放心,我哥哥也不是想要找死的人,没有留下隐患。”

    “他人现在藏在什么地方?”余惊鹊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剑持拓海没有选择回答,他不想将这种问题告诉余惊鹊。

    “这就是你告诉我,我们是自己人?”余惊鹊有点嘲讽的问道。

    剑持拓海知道现在需要余惊鹊相信自己,他说道:“还在冰城,具体的地方你知道也没有什么用。”

    “好吧。”余惊鹊没有逼问的太紧,他猜测鱼向海可能也还留在冰城,因为剑持拓海就在冰城,鱼向海离开他不会放心的。

    “你呢,怎么样?”剑持拓海问道。

    “他们很相信我。”余惊鹊这里的他们,指的就是蔡望津和万群。

    既然已经说要跟着剑持拓海干,你的态度是要有的,不过蔡望津和万群以为余惊鹊现在心里想要弄死的是剑持拓海。

    剑持拓海亲自给余惊鹊倒了杯茶说道:“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你可以继续做你的队长,特务科里面独一无二的队长。”

    “甚至是有机会,你可以获得更好的信任,哪怕是踩着我,都行。”

    这是实话,剑持拓海到没有虚情假意。

    因为现在剑持拓海认为他和余惊鹊,完完全全是可以相互信任的。

    那么余惊鹊踩着他,在蔡望津和万群这里留下好的印象,这对剑持拓海是绝对有利的。

    “我获得信任越多,事情暴露的时候,我死的越快。”余惊鹊表示自己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这是自身利益,你哪怕是唠叨,都要多唠叨几句。

    “你放心,这件事情说出去,你要死,我要死,我哥哥也要死。”

    “但是我们都不想死,所以我们谁也不会说出去不是吗?”剑持拓海认为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确实如此,谁也不想死,谁也不会说。

    “接下来,在科里我会继续拉拢你,甚至是做的很明显,你只要拒绝我就好了。”剑持拓海觉得戏要接着演。

    表面上,他并不知道余惊鹊弄死了他哥哥,他自然是要继续拉拢。

    可是余惊鹊却知道自己弄死了他哥哥,必然不会接受拉拢。

    只是余惊鹊摇头说道:“可能他们会让我同意你的拉拢呢?”

    这是一个问题,现在蔡望津也完全信任余惊鹊,可能也会让余惊鹊卧底到剑持拓海这里。

    剑持拓海笑着说道:“那刚好啊,我给你透露消息,你透露给他们,不正是我们的计划吗?”

    “但是他们如果有对我们不利的消息,你也要告诉我。”

    剑持拓海并没有说对他不利的消息,而是说对他们不利的消息,将自己和余惊鹊绑在一起。

    余惊鹊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我们现在下不了船了,我希望你不要卸磨杀驴。”

    万群认为余惊鹊杀了剑持拓海,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是事实的情况是,剑持拓海杀了余惊鹊,同样不会有人知道,他将他哥哥保护了起来。

    “我不会这样做,并不是说我多么的值得信任,而且我不会冒险,我知道你一定留有后手。”剑持拓海笑的很阳光,他知道余惊鹊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你明白就好,如果我出事,你的事情第二天就会满城皆知,你可以保持怀疑。”余惊鹊带着自信的笑容。

    “我不怀疑这一点,合作愉快。”剑持拓海伸出手,余惊鹊也伸出手,两人握在一起。

    剑持拓海猜到了余惊鹊会有后手,他没有说让余惊鹊将后手撤掉,因为他明白那不可能。

    只有让余惊鹊留着后手,两人才能合作愉快。

    至于你说剑持拓海担心不担心,这个后手不安全,泄露了秘密。

    剑持拓海认为这不是自己应该担心的问题,因为这件事情同样牵扯到了余惊鹊的性命安危,余惊鹊会比自己更加谨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