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七章 死不承认
    早上来到特务科,听到了什么祖宗显灵的说法。

    要是祖宗显灵,那么自己算不算是越俎代庖啊?

    想到这里,余惊鹊有些紧张的心情,居然是缓解了不少。

    余惊鹊虽然上学不多,可是也是无神论者,战争都到了如此地步,如果有神的话,在哪里?

    吴归远被自己老祖宗看不过眼杀死了,余惊鹊心里好笑,自己是不是趁着吴归远死了,还占了便宜,变成了吴归远的祖宗。

    李庆喜先跑过来,兴高采烈的通知余惊鹊这个消息。

    打发走了李庆喜,进来办公室,剑持拓海放下手里的报纸。

    “听说吴归远手里,有很多……”剑持拓海说完之后,余惊鹊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瞒不住的,虽然证据你可以烧的一干二净,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保安局很多人都出面了,你怎么可能藏的严严实实。

    剑持拓海说完之后说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吴归远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就杀了吴归远,拿走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剑持拓海能这么想,就说明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余惊鹊乐得看到。

    “可能吧。”余惊鹊说道。

    “你不高兴?”剑持拓海问道。

    “昨天晚上就说过了,我只有遗憾,没有高兴。”余惊鹊不满的说道。

    “你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剑持拓海觉得自己难以理解余惊鹊。

    余惊鹊脸色怪异的说道:“当吴归远控制着电流,游走遍你的全身之后,你就会明白的。”

    剑持拓海心里冷笑,他不需要明白,他只需要知道余惊鹊没有杀人,自己不算是做假证,羽生次郎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这就够了。

    昨天晚上剑持拓海还有所怀疑,可是今天收到这个消息,剑持拓海就不再怀疑。

    首先他认为余惊鹊不会欺骗自己,其次就是确实有可能是有人杀了吴归远,想要拿走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但是保安局还是怀疑你。”剑持拓海说道。

    保安局这群人,他们恨不得吴归远死,只是死了之后又不能明着说吴归远手里有证据,所以有人把吴归远给杀了。

    他们只能说是有人报仇,那么必然是余惊鹊。

    “脏水。”余惊鹊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放心,我会帮你作证的。”剑持拓海这个时候,作证是心甘情愿。

    在办公室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就被万群给叫走。

    万群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保安局的电话已经打过来,宪兵队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股长,你怀疑我?”余惊鹊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是我,是保安局。”万群说道。

    “保安局怎么不说实话,他们销毁证据,大半个保安局都知道,他们怎么闭口不谈?”余惊鹊不乐意的说道。

    “他们不会承认,那是他们的默契,所以你现在,必须要有一个解释。”万群说道。

    “我昨天晚上,和剑持队长在吃饭,根本就没有时间。”余惊鹊不耐烦的说道。

    剑持拓海?

    万群问道:“是吗?”

    “股长如果不信,可以问剑持队长。”余惊鹊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让余惊鹊离开之后,万群起身去了蔡望津的办公室。

    “是余惊鹊做的吗?”蔡望津问道。

    你说是余惊鹊杀的人,蔡望津一点都不奇怪,他知道余惊鹊的胆子,敢这么做。

    万群却摇头说道:“他说不是,他昨天晚上和剑持拓海在一起。”

    “剑持拓海给他作证?”蔡望津问道。

    “会不会是假证呢?”万群问道。

    蔡望津笑着说道:“不可能,就算是余惊鹊投靠了剑持拓海,在这件事情上面,剑持拓海也不敢在羽生次郎队长面前说谎。”

    剑持拓海最大的依仗就是羽生次郎,剑持拓海不会为了余惊鹊在羽生次郎面前说谎。

    如果告诉羽生次郎,吴归远是余惊鹊杀死的,那么余惊鹊必然是九死一生。

    “会不会是他们有什么秘密?”万群认为如果剑持拓海愿意做假证,就只能是因为有秘密。

    秘密?

    什么秘密?

    万群继续说道:“剑持拓海经济不宽裕。”

    “为了钱,不应该吧。”蔡望津觉得就算是钱,应该也不会让剑持拓海在这件事情上面说假话。

    “查一下。”蔡望津对万群说道。

    万群很快就去调查,但是调查的结果就是,剑持拓海的经济困难,并没有得到缓解。

    将这个消息告诉蔡望津之后,万群也郁闷了。

    “难道真的不是余惊鹊,听说吴归远手里有证据什么的,会不会是……”万群换了一个思路。

    “你打电话给宪兵队,说余惊鹊有人证,就是剑持拓海。”蔡望津觉得不如交给宪兵队去查。

    既然余惊鹊说了自己的人证是剑持拓海,那么宪兵队一定会询问剑持拓海。

    剑持拓海如果当着羽生次郎的面,还敢说自己和余惊鹊在一起,那么这件事情八成就是真的。

    毕竟蔡望津根本想不通,剑持拓海凭什么帮余惊鹊做假证,还是在羽生次郎面前。

    不管余惊鹊是不是剑持拓海的人,是不是宪兵队的人,只要余惊鹊敢杀吴归远,羽生次郎都会要余惊鹊的命。

    所以这件事情,只要让羽生次郎询问剑持拓海,就可以得到答案。

    至于你说会不会是余惊鹊给了剑持拓海钱,但是剑持拓海还没有来得及用?

    蔡望津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首先蔡望津就不认为钱,可以让剑持拓海做这件事情。

    道理很简单,这件事情败露,剑持拓海没的就是命。

    你要明白你的背景是什么,在冰城剑持拓海可以骗任何人,但是唯独不能骗羽生次郎。

    甚至是蔡望津心里都有一种想法,会不会是有人想要杀吴归远,然后嫁祸给余惊鹊。

    晚上下班,剑持拓海笑着告诉余惊鹊自己要去宪兵队一趟,余惊鹊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来到宪兵队,剑持拓海面对羽生次郎的询问。

    “我可以作证。”剑持拓海就这么一句话,他一口咬定自己和余惊鹊在一起。

    人人都认为剑持拓海不可能说假话,剑持拓海现在也认为自己说的是真话。

    其实就算是余惊鹊杀了吴归远,剑持拓海一样会说假话,因为鱼向海的事情,是他们都不知道的。

    羽生次郎对剑持拓海信任,知道剑持拓海不会欺骗自己,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是余惊鹊做的。

    至于是谁?

    羽生次郎还想要知道的呢。

    保安局的人那么多证据,居然一把火给烧了,还不是怕宪兵队看到吗?

    现在反正就是不管谁问,余惊鹊都是死不承认,剑持拓海问也好,蔡望津问也罢。

    我没有杀,就是没有杀。

    当你不能骗过自己的时候,你凭什么去骗人?

    余惊鹊成功给自己洗脑,现在他下意识里面,都认为吴归远是死在别人手里,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是突然多了一笔巨款的话,这个洗脑会更加成功。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