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章 先躲躲
    惊雷行厄之年,生而为男,必有所承担第七百五十章先躲躲事情的发展,往往就走向了最坏的结果。

    可能还会更坏,如果余惊鹊没有双手举过头顶,现在的结果,会坏的超出想象。

    余惊鹊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已经被保安局的人带走,看来会连夜审讯。

    带着李庆喜等人,火急火燎的回到特务科,余惊鹊和万群汇报了这件事情。

    他表示自己有些办事不力,没有将人抓回来。

    不过万群却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万群也是凑热闹,碰运气,能抓到最好,抓不到也不要紧。

    从万群这里离开,余惊鹊开车回家。

    因为今天送顾晗月,余惊鹊是开车来的,不过车子没有开回家,而是开到了顾晗月家里。

    将顾晗月叫上车,余惊鹊将车子漫无目的的开出去。

    “怎么了?”顾晗月刚洗了头,头发还湿漉漉的。

    因为房子一个假期没有住,来了之后自然是打扫,打扫过程也是尘土飞扬,顾晗月就洗了个头。

    今天早上才和余惊鹊分开,顾晗月不知道为什么余惊鹊晚上就找了过来。

    “你可能要先躲躲。”余惊鹊开口说道。

    “先躲躲?”顾晗月还在摆弄自己有些湿的头发,听到余惊鹊的话,略显诧异。

    “今天保安局抓了一个人,和南浦云有关系,现在应该说和你有关系。”

    “我原本是想要抓去特务科,这样有行动我也可以提前得到消息,但是很不巧被保安局抓走,保安局接下来的行动,我一无所知,组织也一无所知。”

    “出于对你安全的考虑,我建议你先躲躲。”

    余惊鹊将自己的意思,全部说出来。

    顾晗月的脸色有些严肃,原本接手这件事情,顾晗月就压力很大,她没有想到自己来冰城的第一天,居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能形容一下长相吗?”顾晗月问道。

    因为接手了南浦云的线,所以顾晗月知道下面的人都有谁,但是下面的人不一定知道顾晗月。

    余惊鹊当下将男人的长相形容了一下,然后看着顾晗月。

    “这个人叫刘安年。”顾晗月的脑袋搜索的很快,已经搜索出来这个人。

    “他很重要吗?”余惊鹊更加担心的是这一点。

    “差不多。”顾晗月给了一个这样的回答,让余惊鹊有些郁闷。

    什么叫差不多,怎么模棱两可吗?

    “知道你的身份吗?”余惊鹊认为还是问的更加直接一点好。

    顾晗月说道:“具体的身份应该不知道,可是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东西,因为他们总要知道现在是谁来领导吧。”

    具体身份不知道,但是那些细节,保安局能利用起来吗?

    “我不建议你等待,先躲躲。”余惊鹊认为先躲一躲是最理智的选择。

    顾晗月却望着余惊鹊说道:“你觉得我能躲吗?”

    “南浦云离开,我接手,我不能第一天就让一切都毁在我手里,我更加不能躲起来,主动给保安局提供疑点。”

    顾晗月的话说的算是淡定,比今天早上的时候,稳了不少。

    紧张是紧张,压力是压力,但是当事情来临的时候,顾晗月还是拿出了自己应该有的姿态。

    这是好事情,也是不好的事情。

    其实余惊鹊提议先躲躲的时候,他也知道顾晗月不会躲。

    屁股下面的位子,只要你坐上,你就很难去躲开。

    “送我回家,我要通知组织,让和刘安年有关系的人先躲躲。”顾晗月不能躲,但是有些人必须躲。

    车子加速,送顾晗月回家,顾晗月风风火火的下车。

    “有枪吗?”余惊鹊对顾晗月问道。

    “有。”顾晗月笑着说道。

    “希望你用不到它。”余惊鹊只能如此说。

    “放心,我也觉得用不到。”顾晗月的斗志起来了。

    那些紧张,那些压力,现在只能抛之脑后,不解决面前的事情,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去紧张去感受压力。

    余惊鹊对车子外面的顾晗月说道:“我会想办法帮你打听保安局的事情。”

    “尽力而为,毕竟在保安局,你打听起来不方便,不要节外生枝。”顾晗月的姿态已经变化,说话的方式和内容也趋于成熟。

    看来顾晗月的适应能力很强,或许这一次事情对顾晗月是一个转机,如果能顺利度过,顾晗月也就可以游刃有余的成为一条线的负责人。

    顾晗月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余惊鹊将车子开回家。

    今天来找顾晗月,余惊鹊就是想要通知顾晗月先躲躲,只要顾晗月同意,余惊鹊一定会帮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他也知道,顾晗月同意的几率很小。

    她才刚刚来冰城,明天就开学。

    如果她请假,或者是不告而别,都会是疑点。

    平常无所谓,可是你知道刘安年知道什么线索吗?

    如果刘安年的线索,让保安局的人开始调查学校,顾晗月的离开就会成为疑点,甚至是成为保安局锁定她的最终原因。

    所以她不能离开。

    但是不能离开,就代表着风险。

    对于顾晗月来说,不公平,她才刚刚接手,一次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就遇到这种情况。

    但是这个世界,就没有公平可言。

    胡思乱想之间,车子开回家里,余惊鹊和季攸宁一起吃饭。

    两人说说笑笑,好像今天余惊鹊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事情一样。

    上床睡觉,余惊鹊随意的问道:“你明天就开学吗?”

    “是啊。”季攸宁捂在余惊鹊胸口,闷声闷气的回答道。

    “顾晗月一个人在冰城,看来情绪不太好。”余惊鹊又说道。

    季攸宁在余惊鹊怀里,将头抬起来说道:“昨天晚上我没去安慰她,早上你在场我也不好意思问。”

    “没事,你们反正在一起上班,你多关心关心她,照顾一下就行了。”余惊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季攸宁说这些。

    因为他觉得季攸宁不简单。

    起码季攸宁在余惊鹊认为她是新手,活不久的时候,活到了现在。

    而且一个人可以在特务科的包围之中,逃离。

    别的不说,脑子季攸宁一定有。

    顾晗月可能会陷入危险,可是余惊鹊不能贴身保护,但是季攸宁可以。

    而且季攸宁的能力,余惊鹊也摸不清楚的,但是就算是季攸宁表现出来的这些能力,余惊鹊觉得也绰绰有余。

    不知道季攸宁到底有没有听明白余惊鹊的话,她回答说道:“我当然会照顾她的。”

    听得明白也好。

    听不明白也罢。

    余惊鹊不去纠结这些,但是有季攸宁帮忙,余惊鹊觉得顾晗月可能会安全一点。

    其实你说顾晗月的身份?

    余惊鹊不知道季攸宁清楚吗,可是季攸宁很聪明,余惊鹊和顾晗月最开始的时候,有几次关系明显的变化,难保季攸宁不起疑心。

    但是起不起疑心的也不重要,反正大家都会守口如瓶。

    ps:感谢泰谷的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