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五章 纸鸢
    例行公事的试探,是每一个人性格养成的不同罢了。

    如果是桥本健次,他一定不会这样试探。

    所以桥本健次并不在特务科工作,而是剑持拓海和蔡望津在特务科工作。

    这就是每个人的能力不同,你所在的岗位便不同。

    特务科就需要这样的人。

    不管你值得不值得怀疑,先调查了再说。

    有一种求心安的感觉。

    就和当时那个女的心理专家一样,她说余惊鹊和陈溪桥都是求个安心。

    那么特务科的工作何尝不是这样。

    他们不试探你一下,不调查你一下,他们心里就是不安心。

    但是做了这一个试探,和调查之后,也就如同求了安心一样。

    这一刻,余惊鹊突然发现,那个心理专家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特务科的工作回复正常,至于宪兵队,继续调查呗。

    余惊鹊担心的就是犹太人的枪被找到。

    如果枪被找到,所有人都会反应过来,凶手是空手离开的。

    那么当时空手离开的人,都会被怀疑。

    余惊鹊和季攸宁,可能不会首当其冲,但是一定会被重新点名。

    到时候调查起来,麻烦就多了。

    甚至是会从头到尾的调查,如果调查到学校里面,也有一个人,被一枪毙命。

    联想到白川俊夫的死。

    将白川俊夫的死,和学校开枪的人重合。

    季攸宁又是学校的老师,又出现在了这一次的案发现场附近,你觉得这群人会不会怀疑你?

    所以这些都是余惊鹊很担心的存在。

    好在当时学校的事情,是保安局负责的,但是保安局又没有负责这一次的事情。

    宪兵队封锁了消息,虽然事情传出去了,可是具体的情况保安局不知道。

    而且学校的事情,已经是被翻篇了,保安局的那群人,你还指望他们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吗?

    甚至是留存的档案都不多。

    尸体当时就给扔城外乱葬岗了,有没有验尸都还是一回事呢。

    所以这一次,余惊鹊认为运气也不错。

    可是季攸宁的枪,下一次就不好用了。

    因为白川俊夫死了之后,日本人一定会调查的很仔细,那么如果以后这把枪再一次出现杀人,日本人一定可以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余惊鹊打算找个时间告诉季攸宁一声,枪让军统直接拿走吧,季攸宁是不太能用了。

    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给季攸宁换一把枪过来。

    但是枪这种东西,是要习惯才行,突然换一把,可能季攸宁的手感不好,准度就会下降。

    只是如果冒险让季攸宁继续用,余惊鹊也不放心,所以觉得还是让军统拿走比较好。

    而且余惊鹊也看的出来,季攸宁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任务,仅仅只是因为余惊鹊的夸奖,才喜欢的。

    时间过去的很快,宪兵队没有从这个犹太人手里找到枪支,周围宪兵队都搜查了,这个犹太人家里自然也是不能幸免于难。

    但是却没有被搜查到东西,余惊鹊当时的选择,是明智的。

    剑持拓海和莲见久子的孩子,就在这样的日子里面,迎来了满月。

    原本剑持拓海已经是打算请客,摆酒席,下面的警员也准备了份子钱。

    可是白川俊夫的事情出现之后,你让剑持拓海怎么请客。

    满月酒就这么黄了。

    不过该给的份子钱,特务科里面的人,还是给了。

    只是数量,自然是没有以前多。

    剑持拓海坐在余惊鹊这里发牢骚。

    余惊鹊可是一点都没有少给。

    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何斯谅也来了。

    余惊鹊的办公室里面,现在是三个人。

    “何班长怎么来了,稀客啊。”余惊鹊笑着说道,给何斯谅倒了杯茶。

    剑持拓海来,要喝茶就自己倒,余惊鹊都懒得管。

    何斯谅坐下之后,反而不是来找余惊鹊的,只是看着剑持拓海。

    “这一次的任务,和纸鸢有关系?”何斯谅问道。

    听到何斯谅的问话,余惊鹊也好奇的看着剑持拓海,因为这个消息,剑持拓海并没有告诉余惊鹊。

    剑持拓海也没有尴尬,他的脸皮可是很厚的。

    面对何斯谅的问题,剑持拓海直接说道:“对,从军统内部打听到的消息,好像是纸鸢和惊雷。”

    听到何斯谅的话,余惊鹊就知道,宪兵队这么长时间的调查,还是调查到了一些东西的。

    但是只是代号而已。

    “纸鸢?”何斯谅皱眉。

    惊雷何斯谅居然问都不问,余惊鹊在一旁,笑了笑,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受。

    作为地下工作者,自然是越不受人关注越好。

    不仅仅是你的人,你的代号不受关注,也是最好的。

    何斯谅说道:“纸鸢是搞电讯工作的,为什么会参与这一次的任务。”

    “难道这一次的任务之中,还有电讯方面的事情吗?”

    对于何斯谅的问题,剑持拓海回答不了。

    剑持拓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自然是告诉了何斯谅,因为剑持拓海还想要拉拢何斯谅。

    但是谁知道,何斯谅居然找到余惊鹊这里,当着余惊鹊的面说。

    剑持拓海如果让何斯谅去自己办公室说,岂不是显得不相信余惊鹊,将余惊鹊给得罪了。

    而且这种事情,算不上秘密,你还遮遮掩掩的,看起来难看。

    剑持拓海就只能在这里开口。

    “惊雷应该负责的是开枪射杀,纸鸢负责的是什么,不太清楚。”剑持拓海说道。

    宪兵队调查来的消息,就只是代号而已,细节是不可能知道的。

    惊雷负责射杀?

    余惊鹊很想告诉剑持拓海,你想错了,负责射杀的人是纸鸢,我只是负责撤退。

    可是大家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啊。

    纸鸢在大家心目中,一直都是电讯方面的专业人员,你说突然成了杀手,大家难以接受。

    所以现在惊雷负责射杀,是大家现在普遍认可的一种猜想。

    何斯谅突然对余惊鹊问道:“余股长怎么看?”

    余惊鹊随意的说道:“或许是负责情报吧?”

    “可是这一次的任务里面,没有电台什么事情啊?”何斯谅皱着眉头说道。

    面对何斯谅的逼问,余惊鹊说道:“会不会是为了下一次合作准备的?”

    余惊鹊的话,给了何斯谅和剑持拓海一个新的思路。

    难道纸鸢和惊雷合作的不是这一次任务,这一次任务纸鸢其实并没有出现,而是惊雷一个人完成。

    但是宪兵队打听到纸鸢的消息,其实后续还有一个任务,是有关电讯通信的。

    何斯谅眼睛一亮,立马回去自己的通讯班,他必须要时刻开始监视,不能放过任何的可疑信号波动。

    剑持拓海也站起来离开,他觉得这个消息还是和宪兵队提一下吧,或许惊雷和纸鸢的行动,还没有开始呢。

    看到大家急忙离去,余惊鹊觉得自己随意的一句话,是不是玩大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