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七十七章 消除怀疑
    只要蔡望津不说出来死掉的人,是内鬼的身份,余惊鹊就永远也不会明白,今天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余惊鹊,就是满身的疑点,可是蔡望津敢确定余惊鹊是抗联的人吗?

    蔡望津会将余惊鹊抓了,然后审讯余惊鹊吗?

    蔡望津根本就不会这样做,他是聪明人,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去做这些事情。

    但是今天的事情,蔡望津能确定吗?

    他拿什么确定,人都已经死了。

    余惊鹊今天只是一个受害者,什么都不明白罢了。

    蔡望津心里已经将事情想清楚了,蔡望津也明白,抗联是想要内鬼死在冰城,而不是将内鬼的身份给揭穿。

    可是余惊鹊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

    是配合抗联行动的人,还是蒙在鼓里被算计的人。

    蔡望津说实话,现在有点确定不了。

    你说余惊鹊是配合抗联行动的人,那么太明显了。

    你说余惊鹊是蒙在鼓里的人,也是因为太明显了。

    这个太明显,反而是让蔡望津没有办法判断了。

    至于内鬼为什么暴露,信鸽为什么被发现,蔡望津倒没有怀疑余惊鹊,而是觉得是内鬼这里出的问题。

    毕竟这段时间,因为抗联的事情,蔡望津和内鬼联系的很频繁,出问题也不是不能接受。

    “你先下去吧。”蔡望津对余惊鹊说道。

    余惊鹊张口还想要问什么,但是蔡望津却没有想要说的意思,余惊鹊不敢多言语,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

    因为在余惊鹊看来,自己今天虽然没有抓到活口,但是自己毕竟是杀死了抗联的人,也算是有功劳吧。

    可是蔡望津的表现,一点也看不出来自己立功的样子。

    当然了。

    这个人如果留在抗联里面,是可以将现在的抗联游击队,搅动的天翻地覆。

    但是现在死了,你觉得蔡望津能开心吗?

    抗联里面就这么一个眼线,死了之后抗联的消息,蔡望津无从得知。

    这个内鬼的暴露,蔡望津没有怀疑余惊鹊,让余惊鹊松了口气。

    只要这个内鬼暴露的事情,蔡望津怀疑不到余惊鹊头上,那么今天的事情,就算是蔡望津心里疑惑再多,余惊鹊也不会有事。

    至于蔡望津为什么不怀疑余惊鹊,其实最简单的一点,那就是蔡望津的药品,已经出手,换成钱了。

    因为在蔡望津看来,抗联并不知道自己手里真的有药品。

    蔡望津怎么也猜不到,抗联居然真的有钱,来购买他的药品。

    就是这个细节上的错误,让蔡望津现在的判断,出现了一些偏差。

    可是偏偏就是这些偏差,阴差阳错的影响之下,让余惊鹊反而是变得安全。

    晚上剑持拓海叫去喝酒,上一次余惊鹊给拒绝了,这一次剑持拓海又来了。

    因为今天余惊鹊行动了,剑持拓海自然是想要打听一下。

    本来余惊鹊是不想去的,但是想到自己今天立功了,科长也没有表扬,还一副好像自己办错事的样子。

    和剑持拓海去喝闷酒,可以更加显得真实,所以余惊鹊就去了。

    晚上喝酒的时候,余惊鹊还给剑持拓海说了这件事情。

    剑持拓海其实也不明白。

    蔡望津在抗联内部有人这件事情,别说是剑持拓海,就算是羽生次郎也不知道。

    剑持拓海日常性的见缝插针,挑拨了一下余惊鹊和蔡望津的关系。

    余惊鹊一边喝闷酒,一边心里好笑,这剑持拓海还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啊。

    一副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样子,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分开。

    回家之后,余惊鹊没有说这件事情,季攸宁的消息没有这么灵通,不会知道的这么快。

    但是第二天,当余惊鹊来到特务科的时候,李庆喜立马就找到了余惊鹊。

    “股长,有事情。”李庆喜的脸色很严峻。

    “怎么了?”余惊鹊问道。

    “股长,昨天我们杀死的人,是抗联的重要人物,在抗联里面身份举足轻重。”

    “昨天是为了抗联游击队那么多战士,只身涉险来到冰城,却死在我们手里。”

    “听说抗联和地下党里面的很多人,都知道是股长您杀了他,所以指名道姓,早晚要找你报仇。”李庆喜脸色能好看吗?

    这是变成了头号公敌啊。

    大家指名道姓要余惊鹊好看,李庆喜能不担心吗?

    余惊鹊一脸苦闷的说道:“他是摔死的啊。”

    “可是抗联和地下党不管这些,他们就认定股长您了。”李庆喜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点小庆幸。

    如果昨天是李庆喜将人打死,李庆喜都不敢想象,自己将会面对什么。

    “我去找科长。”余惊鹊立马就要去找蔡望津。

    昨天你不说我立功,现在你总要说了吧。

    来到蔡望津办公室,余惊鹊立马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出来。

    这个消息,蔡望津已经知道了。

    看到余惊鹊激动的样子,蔡望津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抗联的心思,蔡望津明白。

    这个人不能用内鬼的身份去死,现在变成了英雄。

    蔡望津现在去揭穿这个人的身份,给抗联的战士打击行吗?

    当然是不行的,抗联只要一句话,说警察厅抹黑他们的英雄,抗联只会更加仇恨他们,战意只会更加的高涨。

    蔡望津昨天其实就看明白了抗联的意图。

    现在蔡望津更加关心的是眼前的余惊鹊。

    余惊鹊到底有没有问题。

    昨天蔡望津还有点怀疑,今天就打消了自己心里的怀疑。

    因为在蔡望津看来,如果余惊鹊真的是抗联的人,抗联应该不会让余惊鹊来杀这个内鬼。

    这个内鬼是英雄。

    不仅仅今天是,从今往后都是,哪怕最后他们这些反满抗日分子胜利了,这个内鬼的身份,你也不能去真相大白。

    那么余惊鹊到时候怎么办?

    仇恨他的人有多少?

    如果余惊鹊真的是抗联的人,他会这样做吗?

    让蔡望津来说,不会。

    如果换成蔡望津,他也不会。

    这个内鬼只要死在冰城,就是英雄的身份,抗联的目的就可以达到,没有理由将自己在特务科的卧底给牵扯上,这是多此一举。

    但是余惊鹊偏偏就牵扯进来了。

    在今天的蔡望津看来,这一步有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就是抗联的离间计,让蔡望津用多疑的性格来怀疑余惊鹊,从而两人最好可以反目成仇。

    第二个目的,就是让抗联的战士,心里记恨余惊鹊,将斗志高涨起来,不会因为内鬼的死,而消磨他们的战斗信念。

    这就是蔡望津今天的想法。

    可组织这样做是多此一举吗?

    在余惊鹊看来不是,起码他获得了蔡望津的信任不是吗?

    余惊鹊当时决定冒险的时候,就是为了除掉内鬼,同时获得信任,他知道蔡望津最后一定会这样想。

    因为余惊鹊敢冒险,巨大的风险,带来的就是巨大的收益。

    这一次算是余惊鹊赢了蔡望津吗?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两败俱伤,因为余惊鹊背负骂名,用了一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计策。

    可是余惊鹊开心,这样强大的敌人,当你可以赢了他,哪怕是惨胜,都会给你无穷的信心,让你知道这个敌人不是不可战胜的。

    余惊鹊需要这样的信心,在和蔡望津日后的交锋之中,这样的自信,会给余惊鹊带来无穷无尽的帮助。

    所以哪怕这一次,两败俱伤,惨胜,余惊鹊也要小赢一手。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