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一章 平静
    既然自己老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余惊鹊觉得日子还不错,到时候等到余默笙回来,这事情风头说不定都过了。

    和韩宸见面之后,余惊鹊每天的演戏,就是演全套的。

    上下班,都会让人保护。

    其实余惊鹊知道,不可能有人暗杀自己。

    地下党不会,军统也不会。

    可是韩宸的话,提醒了余惊鹊,你知道别人不知道,你表现出来和别人想的不一样,岂不是太奇怪。

    所以被警员保护了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因为有警员跟在身边,余惊鹊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执行任务之类的。

    好在也没有任务。

    或者说是没有人给余惊鹊任务。

    陈溪桥自然知道余惊鹊面临的是什么,没有给余惊鹊什么任务,这一次余惊鹊承担的东西有些多,他希望给余惊鹊一个调整的时间。

    韩宸这里是同样的想法,他上一次说余惊鹊执行完桥本健次这里的任务,就给余惊鹊休息一下。

    谁知道休息一下,就休息到了现在。

    原本是不用休息了,可以继续执行任务,谁知道余惊鹊又惹上了抗联的人。

    没办法,韩宸只能让余惊鹊继续休息。

    休息的日子,时间过的很快,冰城里面对余惊鹊的骂声,是一天比一天大。

    余惊鹊现在在冰城,也算得上是一个叫得上名字的汉奸了。

    说起来冰城的大汉奸,余惊鹊也会被人提起来。

    这不知道应该可悲还是应该可喜可贺。

    但是不管怎么说,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至于季攸宁,在学校里面,有人亲近,有人疏远。

    亲近的自然是知道季攸宁是余惊鹊的妻子,想要拉拉关系。

    疏远的,也是知道季攸宁是余惊鹊的妻子,不想和大汉奸有什么联系。

    其实季攸宁回来告诉余惊鹊,她更加喜欢疏远她的人,说明这些人心里还有一些大义。

    但是她又要和亲近她的人,虚与委蛇,不得不说有些戏剧性。

    至于顾晗月,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想要来找余惊鹊。

    她很担心余惊鹊。

    甚至是顾晗月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顾晗月甚至是专门去找陈溪桥,带着一点怒意,和陈溪桥还吵了两句。

    面对顾晗月的咄咄逼人,陈溪桥也有点哑口无言。

    最后陈溪桥只能告诉顾晗月,是余惊鹊自己的选择。

    只是余惊鹊没有见顾晗月,他知道顾晗月想要说什么,觉得没有见面的必要。

    所以余惊鹊没有理会顾晗月的暗示,没有送季攸宁去学校。

    顾晗月甚至是想要陪着季攸宁回家做客,来见余惊鹊一面。

    只是季攸宁明白余惊鹊的心情,也没有给顾晗月机会。

    季攸宁知道,很多事情,余惊鹊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

    所以不如不解释,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保护的警员,保护了一段时间,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余惊鹊就将保护自己的人给撤了。

    这件事情蔡望津知道,他认为余惊鹊让警员保护自己,无可厚非。

    撤掉警员之后,余惊鹊才有空去见木栋梁。

    这段时间余惊鹊是没有任务,不过木栋梁可没有清闲下来。

    见面之后,木栋梁对余惊鹊说道:“薛家的货物,从码头过来,薛家让我行个方便,乔三爷的人基本上是不会查薛家码头上的货物。”

    “不过日本人会查。”

    听到木栋梁的话,余惊鹊问道:“所以你不太好利用吗?”

    “日本人虽然会查,但是都是抽查,乔三爷的人是每个都会查,我们只要避开乔三爷,偶尔可以冒险一试。”

    木栋梁在帮派里面有地位,码头的负责人也要给木栋梁一些面子。

    查薛家的货物,你以为是查反满抗日分子吗?

    查的是走私罢了。

    还有就是烟土之类的东西。

    甚至是武器药品这些值钱但是非法的货物。

    木栋梁掏钱打点一下,码头的负责人是可以行个方便。

    查来查去,太麻烦,在码头都要耽误时间。

    而且还是要给钱打点。

    现在给了钱,少了麻烦。

    木栋梁的意思,余惊鹊明白,组织如果急用的话,码头可以走一下,但是不能经常使用。

    余惊鹊问道:“日本人这里不能打点吗?”

    “不好打点。”木栋梁说道。

    日本人同样会吃拿卡要,都不是圣人。

    只是你就算是给了日本人好处,他们心血来潮想要查还是要查你。

    “冰城的线路,看来还是不好恢复啊。”余惊鹊叹了口气。

    当时因为线路被毁,组织来冰城找过军统的算盘,算盘虽然有善意,却没有同意合作。

    之后组织就重新建立了线路,却将冰城剔除出去。

    但是冰城的位置又至关重要,当时剔除出去是没有办法,现在想要将冰城拉进来,就指望木栋梁了。

    木栋梁这里进展不是很顺利。

    “其他地方来的货物呢?”

    “铁路和公路?”余惊鹊问道。

    面对余惊鹊的问题,木栋梁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插手不上。”

    码头木栋梁能插手上,那是因为木栋梁在乔三爷的帮派里面,码头也是乔三爷负责的。

    铁路和公路,木栋梁现在没有办法插手。

    余惊鹊觉得不能老是盯着码头,要多点开花才好。

    这样可以换着方式来运送组织需要的东西,日本人也不容易发现。

    薛家的生意,铁路和公路都有货物进出,不仅仅是码头。

    沉默了一会之后,余惊鹊问道:“蔡望津有找你吗?”

    “没有。”木栋梁说道。

    “你主动联系他,就说你等不及了。”余惊鹊说道。

    这个蔡望津是真的沉得住气,不过木栋梁不能表现的太沉得住气。

    他必须要对薛家的财产很有想法才行。

    既然蔡望津不联系,就让木栋梁主动去联系蔡望津。

    “他能有办法吗?”木栋梁问道。

    “不管他有没有,多一个帮我们想办法也是好的,线路必须尽快弄好,冰城已经耽误太久了。”余惊鹊说道。

    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冰城的运输线路就已经瘫痪了。

    如果还有运输线路的话,组织的药品,怎么可能落在蔡望津手里。

    木栋梁和薛家小姐成亲,为的就是这一点。

    可是你不能指望薛家小姐帮忙,因为她到底是外人,你将自己的事情寄托在外人身上可不行。

    而且薛家小姐其实说话也不顶用,重男轻女,不然何必着急找赘婿。

    所以还是要自己来,余惊鹊打算让木栋梁主动联系一下蔡望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