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五章 码头
    羽生次郎这里的事情,余惊鹊保持了沉默。

    不管是在谁面前。

    蔡望津和剑持拓海。

    或者是韩宸还有陈溪桥。

    余惊鹊都没有说这件事情,蔡望津和剑持拓海面前,余惊鹊是不可能说。

    韩宸和陈溪桥这里,余惊鹊是没有必要说。

    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羽生次郎没有继续找余惊鹊,让余惊鹊松了口气,不用每天都担心羽生次郎会找上门来。

    这件事情,可以说暂告一段落。

    余惊鹊只要能忍受住诱惑,就可以。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忍住诱惑,才是最难的。

    这几天过去,木栋梁这里终于有了消息,余惊鹊也是前去和木栋梁见面。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木栋梁说道:“我已经和蔡望津联系过了。”

    药品和抗联的事情一过,蔡望津确实没有什么事情要忙,刚好可以处理木栋梁这里的事情。

    “蔡望津怎么说?”余惊鹊问道。

    “我说我要薛家更多的话语权,甚至是掌控权,也将我遇到的问题告诉了他。”

    “他说他会配合我。”木栋梁说道。

    “具体怎么配合有告诉你吗?”余惊鹊问道。

    “没有。”木栋梁摇头。

    这确实符合蔡望津的特点,就算是有计划,要行动,蔡望津也不会将自己的计划和行动说出来,而是会一点一点的透露出来。

    等到你参与的那一刻,或者是那一个环节,你才能知晓。

    “他连怎么配合你都没有说吗?”余惊鹊问道。

    “没有。”木栋梁摇头。

    蔡望津这种行事风格,余惊鹊见得多了,也很熟悉。

    可是熟悉不表示可以习惯啊,这种行事风格,蔡望津是运筹帷幄的人,木栋梁在里面都变得有些边缘化。

    只能听从蔡望津的调遣。

    “等等看吧。”可是没有办法,你既然找到了蔡望津,而且看起来蔡望津现在还有点想法,你总不能逼蔡望津说出来吧。

    他只要能达到你想要的目的就行了,你逼蔡望津将想法说出来,人家也不会告诉你啊。

    和木栋梁的见面很短暂,之后两人就分开。

    现在两人见面很小心,基本上不会被人发现。

    虽然还有暗探的身份在,因为关系没有断,蔡望津也知道。

    但是能少见面自然是少见面。

    每一次见面都小心一点,如果真的被人看到了,在用暗探的身份来做借口。

    之后几天,余惊鹊还是在等木栋梁这里的消息。

    但是木栋梁的消息,一直都没有来。

    余惊鹊也不好主动联系木栋梁。

    “股长,科长找你。”李庆喜敲开余惊鹊办公室的门说道。

    “知道了。”余惊鹊答应了一声,就从办公室出来,去见蔡望津。

    “科长您找我?”余惊鹊进来之后问道。

    自从上一次见过羽生次郎之后,蔡望津还没有找过余惊鹊。

    看到余惊鹊进来,蔡望津停下手头的工作,对余惊鹊说道:“你带人去码头一趟。”

    “去码头?”余惊鹊问道。

    “有消息说,有一批反满抗日分子的物资来冰城,你去查一查。”蔡望津说道。

    反满抗日分子的物资来冰城?

    不可能。

    组织首先是不行的,因为组织的运输渠道已经瘫痪了,冰城是不可能有物资进来的。

    至于军统,是有可能。

    但是码头是乔三爷的地方,还有日本人也会搜查,他们去干什么?

    虽然特务科有权利这样做,但是有点没有必要。

    余惊鹊低声说道:“科长,木栋梁他们的帮派不是在码头吗,要不要让他们帮忙,搜查的方便一点。”

    “不用,反满抗日分子至关重要,还是我们自己来搜查比较好。”蔡望津说的理由是冠冕堂皇。

    难道真的是军统的物资?

    心里有疑惑,余惊鹊表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

    他说道:“是科长,我现在就带人过去。”

    离开蔡望津办公室,余惊鹊叫上李庆喜,带人就走。

    但是和军统有关系吗?

    这让余惊鹊很想要确定一下。

    他刚好看到了韩宸,用眼神示意韩宸有情况。

    两人冒险在洗手间见面,余惊鹊问道:“码头有物资,是我们的吗?”

    “不是。”

    两人就这么一句对话,然后就擦肩而过,没有被人看出来任何端倪。

    这样的见面很冒险。

    可是你却必须要冒险,如果真的是军统,那么问题就麻烦了。

    既然不是军统,也不是组织,那么蔡望津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突然,余惊鹊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蔡望津答应木栋梁,会配合他的行动。

    但是这几天一直都没有消息,余惊鹊都有些忘却了,现在看来,难道是蔡望津的计划?

    可是蔡望津的计划,不是和木栋梁配就行了,怎么余惊鹊也参与进来了。

    而且余惊鹊好像也是一头雾水的参与进来,因为蔡望津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转念一想,余惊鹊觉得正常,蔡望津和木栋梁的事情,余惊鹊首先就不知道。

    那么现在蔡望津不告诉余惊鹊也说得过去。

    但是蔡望津告诉木栋梁了吗?

    应该也没有,如果蔡望津告诉木栋梁,余惊鹊肯定会从木栋梁这里收到消息。

    那么就是说,木栋梁也不知道余惊鹊今天会带人去码头。

    余惊鹊心里压力很大。

    为什么?

    因为蔡望津认为余惊鹊不知道,所以让余惊鹊来负责这件事情,那么在蔡望津的心里,按照余惊鹊的性格,事情一定会发展到蔡望津想要看到的地步。

    可是如果没有发展到蔡望津想要看到的地步,就说明余惊鹊心里有鬼。

    余惊鹊一定是知道一点什么,不然怎么可能出现变化。

    所以余惊鹊今天,一定要让事情发展到蔡望津想要看到的地步,这就是余惊鹊的压力。

    首先他现在都不知道蔡望津到底要干嘛,如何发展也猜不到,余惊鹊只能深吸一口气,今天必须要打起精神。

    原本这件事情,余惊鹊只是被蔡望津当成一个不知情的枪,余惊鹊其实是没有危险的。

    可是偏偏余惊鹊什么都知道,已经猜到了蔡望津的想法,那么自己这杆枪,还能不能用的好,就成了余惊鹊需要注意的麻烦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余惊鹊打算走一步看一走,看看蔡望津到底想要什么结果,自己就给蔡望津一个他想要的结果。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