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完美
    现在这件事情,可以画上一个圆,一个完美的圆。

    剑持拓海和何斯谅一起搜查教养院,但是何斯谅看到了柜子里面的人,却装作没有看到。

    剑持拓海因为对何斯谅的信任,就没有继续搜查柜子,所以让敌人跑掉了。

    这就是一个圆,这个圆可以解释任何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敌人就在教养院之中,剑持拓海带人却没有搜查到。

    这个问题,其实剑持拓海在敌人从教养院翻墙出来,杀了警员离开之后,就一直在想。

    可是剑持拓海一直没有找到答案,他认为自己的搜查没有死角,那么现在来说,答案已经找到了。

    第二个问题,何斯谅和余惊鹊,为什么互相开枪,想要杀了对方?

    何斯谅是为了自保。

    他被余惊鹊发现了问题,布条的事情,何斯谅是没有告诉剑持拓海的。

    两人一起搜查教养院,你私藏线索,导致敌人逃跑,就算是没有柜子这件事情,何斯谅都是大罪。

    所以何斯谅担心被揭穿,想要杀了余惊鹊灭口。

    余惊鹊在被击中之中,也开枪反击,杀了何斯谅。

    这样第二个问题也就能解释了。

    或许还有第三个问题,为什么何斯谅手里有布条,但是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前面两个问题只要得到了解释,那么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

    这是假的吗?

    不!

    这全部都是真的。

    余惊鹊和季攸宁昨天晚上确实躲在柜子里面。

    何斯谅确实打开了柜子,看到了里面的人,但是却没有开口。

    这些都是真的,没有假的。

    唯一的假的,就是布条而已。

    可是布条不重要,重要的是柜子。

    布条的作用,不过就是让余惊鹊和何斯谅互相开枪,有了正当的理由罢了。

    是的,一个完美的圆。

    里面没有假话。

    但是就是因为没有假话,蔡望津和剑持拓海他们才会难以接受。

    “何班长怎么可能是反满抗日分子?”剑持拓海一脸不可置信,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一点。

    蔡望津也不能,他开始回忆何斯谅的点滴。

    他发现何斯谅有些不合群,一直都不合群,难道是为了少接触人,方便隐藏。

    而且在纸鸢的事情上面。

    何斯谅一直输。

    是的,面对纸鸢何斯谅就没有赢过。

    不应该啊。

    何斯谅的能力蔡望津是认可的,为什么就没有赢过纸鸢。

    如果何斯谅和纸鸢是一伙的,那么确实赢不了。

    其实这一点,蔡望津是冤枉何斯谅了,因为何斯谅是真的赢不了。

    但是现在,这些都变成了疑点。

    剑持拓海一脸不甘心的看着羽生次郎。

    羽生次郎觉得丢人。

    今天来是兴师问罪的,可是问题出在谁身上?

    是剑持拓海啊。

    昨天纸鸢,军统的重要人物纸鸢,就躲在柜子里面。

    剑持拓海居然被何斯谅给玩了,让纸鸢给跑了。

    如果之后,不是余惊鹊有发现,你连何斯谅的问题你都找不出来。

    剑持拓海找到纸鸢的线索,却找了一个卧底合作,这不是可笑吗?

    现在你说剑持拓海有功劳,可以做副科长?

    做个屁。

    剑持拓海不被贬职成队长就不错了。

    就算是真的有副科长,那也是余惊鹊。

    余惊鹊发现了问题,而且差一点就牺牲了,这才是功劳。

    但是余惊鹊要是做了副科长,剑持拓海还有立足之地吗?

    所以羽生次郎现在,根本就不提副科长的事情,一句都不提。

    蔡望津心里冷笑,他终于解决了自己最重要的一次危机。

    虽然蔡望津还是有问题,让反满抗日分子做了通讯班的班长,但是问题和剑持拓海比起来,小太多了。

    三人从教养院出来,羽生次郎一言不发的离开,他不知道自己留下来还能做什么。

    临走之前,狠狠瞪了剑持拓海一眼。

    原本羽生次郎以为剑持拓海立功,谁知道功归一篑,还让羽生次郎跟着丢人。

    剑持拓海心里无奈,可是已经很难改变什么。

    但是让剑持拓海想不明白的是,何斯谅既然是纸鸢的人,为什么还要帮着自己追查纸鸢,而且还将纸鸢逼到柜子之中,这么危险的境地?

    思来想去,剑持拓海认为只有这一点,可以帮自己去证明何斯谅不是反满抗日分子。

    但是后来想想,剑持拓海觉得算了吧。

    因为剑持拓海和何斯谅合作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提前告诉何斯谅任何东西,而是自己慢慢安排。

    所以说,何斯谅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是在剑持拓海告诉何斯谅,要对付纸鸢的时候,纸鸢出来活动的次数,明显变少了。

    这一点很直观,甚至是特务科都有记录。

    会不会就是何斯谅告诉的纸鸢?

    当然不是了,是余惊鹊告诉的纸鸢,只是剑持拓海不知道罢了,而且何斯谅也已经死了,当时何斯谅告诉过余惊鹊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与其说昨天是何斯谅将纸鸢逼到柜子之中,不如说是剑持拓海自己逼的。

    所以剑持拓海连最后的翻盘机会,都给放弃了。

    大势已去,剑持拓海聪明一点,就选择沉默。

    现在再出来跳来跳去,羽生次郎心里都会生厌。

    看着羽生次郎离开,剑持拓海还是不甘心的对蔡望津说道:“何班长,怎么就是反满抗日分子了?”

    “或许以前不是,最近被策反的吧。”蔡望津也认为,何斯谅以前不可能是反满抗日分子。

    但是你不能保证之后没有被策反。

    策反无处不在,何斯谅也有可能被策反。

    “昨天,差一步就可以抓到纸鸢。”剑持拓海的语气,充满了不甘心。

    真的就差一步。

    居然被何斯谅骗了。

    因为何斯谅不是余惊鹊,所以剑持拓海没有太多的警惕性,现在看来,是小瞧了何斯谅。

    蔡望津心满意足,他并没有处罚剑持拓海,没必要。

    这件事情,对剑持拓海的影响很大,起码羽生次郎已经是有意见了。

    蔡望津没必要再去处罚什么,而且余惊鹊受伤了,要住院,科里的事情还需要剑持拓海负责。

    再一次交手,剑持拓海又输给了蔡望津。

    “科长还去医院吗?”剑持拓海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问道。

    蔡望津不得不高看剑持拓海一眼,能这么快平复心情,不多见。

    “不去了,科里还有事。”蔡望津既然已经处理完了这件事情,还去医院干什么?

    难道还要照顾余惊鹊吗?

    柜子的发现,证明了何斯谅有问题,也就证明了余惊鹊没问题,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所以蔡望津连余惊鹊都懒得调查了。

    回去之后,问问木栋梁,昨天有没有给余惊鹊送过消息,就行了。

    木栋梁如果说送过,那么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所以蔡望津懒得去医院,剑持拓海也不想去医院,跟着蔡望津回去特务科。

    PS:感谢守心静笃的打赏支持。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