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洞若观火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能和余惊鹊说句话吗?”蔡坤对万群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万群想了想,点头说道:“可以。”

    万群将蔡坤带去审讯室,蔡坤就看到余惊鹊被人绑在审讯室里面。

    余惊鹊同样看到了走进来的蔡坤,余惊鹊喊道:“署长救我。”

    “蔡叔叔,蔡叔叔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是内鬼。”

    看到蔡坤,余惊鹊没有面对万群时的硬气,反而是求救起来,看的出来余惊鹊心里是很恐慌的。

    蔡坤快步来到余惊鹊身边,低声说道:“放心,没事,你出事了蔡叔叔怎么和你爹交代。”

    “我能离开吗?”余惊鹊期待的对蔡坤问道。

    “还不行,不过很快,你安心在这里待着,他们不会对你用刑。”

    “记住,什么话都不要说,明白吗?”蔡坤担心余惊鹊心理素质不行,被吓得自己没有做过,都说自己做过。

    和余惊鹊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蔡坤对万群问道:“能放下来了吗?”

    “松绑,带进去牢里关着。”两个人将余惊鹊松绑,余惊鹊不舍的看着蔡坤。

    “去吧,很快。”蔡坤让余惊鹊跟着这两个人走。

    余惊鹊被带进牢房,坐在牢房里面,余惊鹊的脸上没有了刚开始的恐慌,反而是变得严峻起来。

    事情的发展,好像已经脱离掌控。

    这就是余惊鹊现在的第一感觉,他感觉事情的发展,出了问题。

    蔡坤说自己可以出去,但是现在不能出去。

    为什么?

    余惊鹊坐在牢房里面,他不知道蔡坤和万群说了什么,达成了什么协议。

    万群的性格余惊鹊不了解,但是蔡坤的性格,他很了解。

    如果自己现在就是蔡坤,自己会怎么做?

    蔡坤会想要救自己,这一点余惊鹊心里还是明白的。

    想要救自己,就必须要找出来是谁出的问题,现在不放自己出去,怕是要……

    一瞬间,余惊鹊想明白了蔡坤的计划,一身冷汗。

    是的,刹那间,余惊鹊的冷汗就布满后背。

    怎么办?

    余惊鹊在牢房里面,焦急的搓动双手,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现在自身难保,离不开警察厅,他什么作为都没有。

    “千万不要出事。”余惊鹊心里祈祷起来,他只能希望蔡坤和万群的计划不会成功。

    半夜十二点,余家还亮着灯,没有人休息。

    季攸宁换了身衣服,坐在余默笙身边。

    “爹,你别太担心,惊鹊应该会没事的。”看到余默笙着急的样子,季攸宁开口宽慰。

    “今天新婚大喜,让你独守空房,倒是对不起你。”余默笙对季攸宁说道。

    季攸宁有些害羞,微微抿了抿嘴说道:“不在乎一朝一夕。”

    余默笙一晚无眠,他睡不着。

    季攸宁陪着余默笙,坐了一晚上。

    天一亮余默笙就打算去警署,可是蔡坤的电话先行一步告诉余默笙,今天不要来警署。

    还告诉余默笙,余惊鹊会没事的,他不捣乱就行。

    牵涉到余惊鹊,余默笙只能听蔡坤的,不敢捣乱。

    “一晚上没睡,我让人做点东西,你吃点东西休息一会。”余默笙对一旁的季攸宁说道。

    “爹您也休息一下,不然惊鹊回来,看到您病了该着急了。”季攸宁知书达理,虽然和余惊鹊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但对余默笙的尊重还有,面对长辈的礼节她不曾忘记。

    余惊鹊现在很煎熬,他知道蔡坤和万群要做什么,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他不能阻止,甚至是不能去通风报信。

    他现在担心引路人的安危。

    蔡坤今天来的很晚,快晚上才到的警署,之后让人将会议室的门打开。

    “你们可以离开了。”蔡坤对会议室里的人说道。

    可以离开了?

    大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署长,我们能走了?”

    “内鬼抓到了,是谁?”

    大家都是互相看着,不知道谁是内鬼。

    “内鬼不在这里,是余惊鹊,昨天晚上被带去警察厅,用刑之后什么都招了。”蔡坤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气愤,很不自在。

    警署之中的人明白,余惊鹊可是蔡坤的心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能高兴才怪。

    “怎么是余惊鹊?”

    “是啊,怎么可能?”

    大家心里好奇,觉得余惊鹊不应该啊。

    “警察厅特务科的第二次行动,失败了,只有余惊鹊一个人离开了会议室。”

    “科长昨天晚上审讯余惊鹊,一审讯果然是他,枉我对他重视有加。”

    蔡坤演戏就要演全套的,余惊鹊为什么被抓,为什么被认定是地下党,你需要说出来。

    “走吧,废什么话,在会议室住上瘾了吗?”蔡坤没好气的对里面的人喊道。

    里面的人鱼贯而出,他们早就想要出去。

    “回去该休息休息,该洗漱洗漱,一个一个都看看,都成什么样子。”

    “明天准时上班,谁敢迟到,有你好看。”

    说完蔡坤就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将门重重的关起来。

    “你看看,蔡署长这么生气,一点都没有找到内鬼的开心。”

    “开心什么开心,内鬼如果是别人,蔡署长还能开心一下,可是偏偏是余惊鹊。”

    “谁说不是呢,是余惊鹊蔡署长说不定还要被牵连,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我们也别管了,快点回家,好几天都没有回家,家里人都该着急了。”

    “是啊,我们自己没事就行。”

    “身上都有味了,澡堂子去不去,泡澡。”

    “行,晚点去,先回去睡一觉,太累。”

    警署之中的人,一个一个离开正阳警署。

    他们不管余惊鹊是不是地下党,只要他们安全就好,别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操心。

    只是有一个人,听到余惊鹊被抓,他的脸色一直都没有好过。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当时余惊鹊从会议室里面离开,和余惊鹊发生矛盾的张平。

    这个张平,便是余惊鹊的引路人,他当时拉扯余惊鹊,不过是为了给余惊鹊的衣领下面,放上情报。

    情报早就准备好,就在张平手里,却找不到机会送出去,当时看到余惊鹊能出去,他自然是要将情报给余惊鹊,才有了拉扯的一幕。

    更多言情流行 x b q g x s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