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移交了
    与木栋梁分开之后,余惊鹊就开始等待消息,现在他能做的事情不多。

    第二天早早跑去特务科,想要看蔡望津审讯了没有。

    但是来到特务科余惊鹊才发现,俄国人不见了。

    昨天才抓回来的俄国人,今天居然不见了。

    找下面的警员问了一下,余惊鹊才知道,俄国人已经被日本人给带走了。

    是日本特务机关的人。

    看来日本特务机关最早将那个俄国人交给特务科,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

    俄国人被特务科弄丢了,但是这一次蔡望津的功劳可不小,苏俄的一个重要据点被端掉,而且还抓到了活口。

    将这些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想来之前的事情,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活口的两个人被带走,医院的三个还是警员负责看守。

    伤好了之后,可能日本特务机关才会要人吧。

    坐在办公室里面,余惊鹊心里乱糟糟的,他不知道蔡望津昨天是先审讯,才将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还是没有审讯直接交给日本特务机关?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剑持拓海就过来敲门了。

    因为这件事情,剑持拓海也听说了。

    进来之后,剑持拓海就说道:“就算特务科不审讯,交也要交给宪兵队,怎么能交给日本特务机关?”

    剑持拓海的不满意余惊鹊能理解。

    警察厅特务科,如果想要将这些俄国人交给日本人,那么第一选择自然是宪兵队。

    现在被蔡望津交给了日本特务机关,剑持拓海作为宪兵队的人,肯定是有意见的。

    余惊鹊笑着说道:“剑持股长,现在是在替宪兵队打抱不平吗?”

    “余股长,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剑持拓海瞪了余惊鹊一眼。

    余惊鹊说道:“科长想要做什么,不是我们能猜测的。”

    “如果不是余股长弄丢了那个俄国人,这一次的俄国人,恐怕也不会交给日本特务机关吧?”剑持拓海语气带着嘲讽的说道。

    余惊鹊脸色微微一变,之后说道:“剑持股长认为这件事情是我的责任?”

    “余股长认为呢?”剑持拓海笑着说道。

    “这一次的消息,可能和那个俄国人没有关系,也不用将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不是吗?”剑持拓海的语气很强硬。

    余惊鹊确实心虚。

    因为他觉得剑持拓海说的不错,这一次蔡望津的行动,破获了一个苏俄方面的据点,可能和余惊鹊弄丢的俄国人没有关系。

    因为蔡望津让余惊鹊继续负责调查那个俄国人。

    而且余惊鹊一直在负责这件事情,没有丝毫线索,蔡望津不可能找到线索。

    余惊鹊在外面调查都找不到线索,蔡望津坐在办公室里面能有线索?

    所以剑持拓海的话就是正确的。

    这一次的行动,抓捕的俄国人,和日本特务机关给特务科的俄国人没有关系,那么就和日本特务机关没有关系。

    特务科抓到人,应该交给宪兵队。

    现在送给日本特务机关,在剑持拓海看来,就是蔡望津想要少点麻烦。

    担心日本特务机关找麻烦,所以将俄国人交给他们,这是帮谁擦屁股呢?

    是在帮余惊鹊啊。

    怨气自然也就迁怒到了余惊鹊的头上。

    “剑持股长,不会在羽生次郎队长面前告状吧?”余惊鹊笑着问道。

    告状?

    当然要告状了,能破坏一下余惊鹊在羽生次郎面前的形象,剑持拓海怎么可能放弃。

    “余股长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告状。”剑持拓海不满的说道。

    “我只是生气这一次的事情,余股长下次要小心一点。”剑持拓海居然说自己不告状?

    这话能信吗?

    余惊鹊要是信了,他就是傻子。

    不过表面上,余惊鹊还是说道:“谢谢剑持股长。”

    等到剑持拓海离开,余惊鹊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起来。

    蔡望津将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

    有想要消除麻烦的意思,好像是在帮余惊鹊擦屁股,但是蔡望津就不担心羽生次郎吗?

    羽生次郎的宪兵队,和日本特务机关可是不对付的,就算是特务科弄丢了日本特务机关的人,羽生次郎也不会愿意将两个俄国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的。

    蔡望津就不管不顾羽生次郎的心情吗?

    难道是说,蔡望津认为医院还有三个人,最后可以交给羽生次郎?

    这三个人是重伤,现在醒没有醒都不知道,日本特务机关可能都调查完了,宪兵队这里或许连这些人的嘴都没有撬开呢?

    不是撬不开,而是都在病床上躺着呢,你怎么撬开?

    这蔡望津的行为有点奇怪。

    或者说这一次的抓捕行动,和日本特务机关有关系,所以蔡望津才会将人交给他们,同时也知道羽生次郎不会说什么。

    可是能有什么关系?

    余惊鹊真的看不出来,除非是和那个失踪的俄国人有关系。

    但是余惊鹊已经调查了,没有线索,这一点不用怀疑。

    整件事情现在透露出一种诡异。

    这种诡异让人琢磨不透,迷雾太厚了,余惊鹊觉得自己从最开始,好像就一直懵懵懂懂的。

    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余惊鹊想的脑袋都疼,他只能希望,木栋梁从陈溪桥这里,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好消息。

    如果这里都没有消息的话,余惊鹊真的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至于剑持拓海,肯定是跑去羽生次郎面前告状去了。

    说蔡望津将人交给日本特务机关,完全是因为余惊鹊的失误,蔡望津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羽生次郎会怎么想自己,余惊鹊现在不得而知。

    想来肯定不会很好了。

    苏俄方面重要的秘密据点里面抓到的人,羽生次郎不可能没有兴趣,迁怒余惊鹊在所难免。

    加上剑持拓海的煽风点火,余惊鹊只能苦笑。

    他没有办法,他总不可能去解释吧?

    失误确实是他的失误,他拿什么去解释?

    而且你跳过蔡望津,去和羽生次郎解释这些事情,你就不担心蔡望津有所察觉吗?

    最后余惊鹊打算以不变应万变,羽生次郎迁怒就迁怒吧,也不至于就要死要活的。

    先弄明白这件事情比什么都重要,余惊鹊现如今最担心的是,苏俄情报站出事之后,会影响到组织吗?

    这一点在至关重要,不过余惊鹊已经通过木栋梁给组织送消息,真的有牵连的话,尽早做准备,不要坐以待毙。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