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我帮你打听
    惊雷行厄之年,生而为男,必有所承担第一千零八十九章我帮你打听两眼一抹黑。

    你的所有推测和依据,其实都是站不住脚的。

    举个例子,你现在认为消失的俄国人有问题,可是如果这个消失的俄国人,并没有和苏俄方面联系上,而是自己独自一个人,躲在冰城的角落里面。

    你还认为这个消失的俄国人有问题吗?

    所以余惊鹊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做推理。

    他的所有想法,可能想到最后,都是错的。

    因为你连正确的情报,都没有掌握。

    推理不是胡乱猜,是建立在一些真实的情报基础上的,如果没有这些真正的情报基础,余惊鹊能怎么办?

    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

    季攸宁明白余惊鹊的难处。

    她问道:“不能让你们组织打听一下吗?”

    “苏俄方面不愿意说。”余惊鹊摇头说道。

    “我是说,那种不正常的打听。”季攸宁说道。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惊鹊明白是想要看看组织在苏俄内部,有没有自己人?

    这很难。

    组织的很多人是从苏俄学习回来的,苏俄方面想要在他们里面安插人手很简单,但是他们想要知道苏俄方面的消息,很难。

    “这恐怕不行。”余惊鹊没有去问蔡望津,也知道基本上不太可能。

    季攸宁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打听。”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惊鹊有点没反应过来问道:“你?”

    “是我们组织。”季攸宁其实不用解释,余惊鹊也明白,他没反应过来的是,军统和苏俄有联系吗。

    “军统难道可以打听到苏俄方面的事情?”余惊鹊有点吃惊。

    在余惊鹊看来,军统和他们应该没有联系吧。

    “可以。”季攸宁没有隐瞒。

    听到季攸宁这样的消息,看来苏俄方面,也不仅仅只是和地下党有联系,而且军统好像还能得到一些消息。

    “会很麻烦吗?”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担心季攸宁会因为这件事情,麻烦缠身。

    “不会,你等我消息,但是不一定能打听到。”

    “或许打听到的,也是一些不太重要的消息。”季攸宁不想余惊鹊有太大期望,到时候失望越大。

    虽然季攸宁这样说,但是余惊鹊还是很开心的说道:“有一点消息就行。”

    现在的余惊鹊,真的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的推理都站不住脚。

    季攸宁如果可以打听到一些消息,哪怕是最基础的消息,那个消失的俄国人,有没有和苏俄方面联系,对余惊鹊都会有巨大帮助。

    看到余惊鹊脸上露出喜色,季攸宁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好好吃饭了吧。”

    “吃饭,吃饭。”余惊鹊笑着说道。

    季攸宁白了余惊鹊一眼,在余惊鹊看来都分外美丽。

    有季攸宁帮忙调查,余惊鹊就开始等待起来,至于日本特务机关带人再一次袭击了苏俄据点这件事情,余惊鹊没有汇报。

    这件事情李庆喜都能收到消息,组织可能收不到吗?

    还需要余惊鹊汇报吗?

    第二天来到特务科,余惊鹊就去找蔡望津。

    这个消息是李庆喜汇报给他的,他自然是要汇报给蔡望津,不管蔡望津知道还是不知道。

    在办公室将消息汇报完,余惊鹊关心的问道:“科长,日本特务机关,还是从我们抓获的俄国人嘴里知道的情报,现在立功,有我们的功劳吗?”

    看到余惊鹊张嘴就问功劳,蔡望津问道:“是不是日本特务机关没有找你麻烦,你就得意忘形了?”

    被蔡望津这样问,余惊鹊低着头,低声说道:“我是关心科长,关心特务科。”

    其实日本特务机关行动的事情,蔡望津早就知道了。

    哪里还用余惊鹊来汇报。

    蔡望津说道:“这件事情你就别跟着操心了,有时间了,找一找失踪的俄国人。”

    蔡望津的意思,是不想在日本人面前惹麻烦,功劳什么的就不要去提了,或者是有,但是和余惊鹊没有关系。

    因为余惊鹊还要找失踪的俄国人,这个责任,还在你的头上呢。

    “科长,不是我不好好找,而是真的没有进展,一点线索都没有。”余惊鹊哭丧着脸说道。

    “那你还惦记功劳?”蔡望津反问说道。

    “我这不是想要将功补过嘛,不然日本人想起来了,我还要多靠科长帮忙。”余惊鹊一副为了蔡望津着想的样子。

    蔡望津笑骂着说道:“我什么时候说帮你了,等到日本人想起来,你去解释就行了。”

    “科长……”余惊鹊充满怨气的喊了一句。

    这小女儿姿态,让蔡望津急忙挥手说道:“滚蛋,好好去找,还能帮帮你,不然你就等着去日本人面前恶心人吧。”

    听到蔡望津还是愿意帮忙的,余惊鹊急忙答应了一声,从办公室跑出来。

    失踪的俄国人,现在看来已经不算是问题了。

    可是让余惊鹊奇怪的是,究竟是因为抓到了俄国人交给了日本特务机关,才不算是问题了。

    还是这个失踪的俄国人,至始至终就不算是一个问题?

    这个疑点,现在余惊鹊解决不了,只能等季攸宁的消息。

    组织这里现在是没有消息的。

    苏俄的求援任务,组织这里算是失败了,但是也不能说对不起他们,因为任务难度确实非常高。

    组织为此也牺牲了好几个战士。

    而且这一次的任务,可能还是日本人的阴谋,组织冒险很大。

    现在陈溪桥认为是内部有人泄露了消息,在全力调查,苏俄的求援任务,已经算是结束。

    因为不可能组织再一次营救了,不仅仅组织明白,苏俄方面的人更是清清楚楚。

    再加上他们又被日本特务机关袭击,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救人,而是保全还安全的人。

    季攸宁这里打听消息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不可能第一天就能得到消息。

    余惊鹊也告诉季攸宁不着急,慢慢打听。

    他可不想季攸宁因为这个事情,而陷入危险之中。

    季攸宁明白余惊鹊的担忧,她如果陷入危险,那么余惊鹊也不会安全,所以季攸宁自然会很小心。

    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季攸宁告诉余惊鹊,能得到一些消息,让余惊鹊耐心等一等。

    这个消息不得不说是一个好消息,余惊鹊就老老实实等待起来,每天去装装样子,调查失踪的俄国人。

    在特务科还要装装样子,盯着桥本健次,不然剑持拓海可是很有意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