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让人紧张的会面
    被苏俄埋伏之后,已经第五天了。

    余惊鹊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要入冬的冰城,风和刀子差不多。

    警员死伤惨重,从警察学校招了一批人过来,至于抚恤金是上面给批的,很顺利,没有人在中间吃拿卡要。

    新来的警员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只是他们也不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能来,那是因为前面的警员死了。

    搜查俄国人的任务取消了,因为不需要继续装模作样了,这个俄国人暴露已经是板上钉钉。

    但是后续的事情,余惊鹊却没有收到什么风吹草动。

    被日本特务机关这样阴了一手,余惊鹊觉得蔡望津的脾气,虽然不至于冲动,可是也不会就装作若无其事。

    而且日本特务机关这一手,未尝没有想要打击宪兵队的意思,宪兵队就能不闻不问吗?

    这样的安静,在余惊鹊看来不正常的。

    只是事情蔡望津没有说明白,余惊鹊也不能去猜,好像显得自己都清楚一样。

    余惊鹊从剑持拓海这里打听,剑持拓海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余惊鹊觉得剑持拓海应该已经知道了。

    任务在执行的时候是需要保密的,可是现在任务已经结束,那么剑持拓海从羽生次郎这里知道不难。

    只是看剑持拓海的样子,也不愿意告诉余惊鹊。

    既然如此,余惊鹊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每天负责自己的任务。

    让李庆喜调教调教新来的警员,给他们讲讲规矩。

    难道真的就这么息事宁人了?

    晚上下班,余惊鹊从特务科离开,蔡望津这几天见过几面,脸色如常,已经看不出来愤怒了。

    但是当时被余惊鹊扑倒在地,看到爆炸,从地上起来的时候,蔡望津的愤怒是真的,余惊鹊不会看错。

    五天的时间之内,余惊鹊还抽空见了韩宸一面。

    韩宸对这件事情同样好奇,只是却找不到时机,看到任务结束,才来问余惊鹊。

    但是余惊鹊能回答的问题不多,他并不知情。

    起码在蔡望津和剑持拓海眼里,余惊鹊是不知情的,那么在韩宸这里,自然是不知情。

    不过余惊鹊给出了一些自己的猜测,让韩宸自己想去吧。

    其实这件事情,韩宸就是例行公事的问一问。

    走在回家的路上,余惊鹊突然被人拦住。

    “余股长,我们少佐想要见你。”一个人,说着日本话。

    余惊鹊眉头一皱,说道:“说清楚。”

    余惊鹊已经是伸手掏枪,谁知道街面上遇到的人是不是反满抗日分子,会不会要了自己的命。

    来人说道:“日本特务机关,青木智博少佐。”

    听到这个人的话,余惊鹊将手从枪上松开,但是心里有点担心。

    青木智博当时拿出一张照片,说自己和秦晋私下见面过,连咖啡馆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当时余惊鹊紧张到可能心脏都不会跳动了。

    那个时候余惊鹊以为这是自己最紧张的时候,可是当和季攸宁躲在教养院的柜子里面,距离剑持拓海不过一步之遥的时候,余惊鹊才发现,没有最紧张,只有更紧张。

    所以这一次青木智博又出来要余惊鹊见面,会不会……

    余惊鹊不敢想,如果比前两次还让人紧张的话,余惊鹊觉得自己可能会有心脏病。

    心里抗拒,嘴上却说道:“青木少佐找我干什么?”

    “余股长就不要为难我了,我只是一个传话的,还请跟我走一趟,拜托了。”来人的态度不错,余惊鹊也不能拒绝。

    如果真的是青木智博,你不去,也不行。

    来人将证件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确实是日本特务机关的证件,余惊鹊再没有理由纠结说道:“麻烦带路。”

    “余股长,请。”来人伸手示意。

    跟着这个人,来到一处饭店。

    在包间门口,这个人先进去通报,然后出来对余惊鹊说道:“余股长请进。”

    让余惊鹊进去,然后他便离开了。

    余惊鹊进去之后,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青木智博。

    “青木智博少佐,好久不见,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余惊鹊满脸笑容的说道。

    “余股长,坐吧。”青木智博同样是笑着说道。

    坐下之后,余惊鹊默默等着,因为今天不是来吃饭的,桌子上空空如也。

    “想要请余股长帮个忙。”青木智博说道。

    “不敢当,能做的一定做,还请少佐吩咐。”余惊鹊嘴里答应,心里却有点担心。

    这青木智博突然间上门,想要请自己帮个忙,怎么看怎么有点怪异。

    “上一次特务科被埋伏,死伤惨重……”

    听到青木智博提起来上一次的事情,余惊鹊没有言语,因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余股长,可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青木智博问道。

    “还请青木智博少佐明言。”余惊鹊以不变应万变。

    “第一次从特务科逃离的俄国人,其实是日本特务机关安排的……”

    青木智博接下来的话,让余惊鹊目瞪口呆。

    为什么目瞪口呆?

    那是因为余惊鹊没有想到,青木智博居然会告诉自己这些东西。

    这件事情,青木智博说的明明白白,告诉余惊鹊了。

    从头到尾都说了出来。

    余惊鹊的目瞪口呆在青木智博看来,是很正常的。

    因为这件事情余惊鹊不知道,现在听到了自然吃惊。

    其实余惊鹊全都知道,现在吃惊,只是吃惊青木智博告诉自己这些干什么?

    “青木少佐这是?”余惊鹊不解的问道。

    “余股长好像很吃惊?”青木智博笑着问道。

    “青木少佐说呢?”余惊鹊反问说道。

    青木智博没有回答余惊鹊的问题,而是说道:“这个计划,牵扯重大,日本特务机关布局良久,本可以将苏俄在冰城的势力一网打尽,现在却不得不半途而废。”

    “余股长认为,是谁的责任?”

    谁的责任?

    是余惊鹊的责任啊。

    是余惊鹊猜不出来的,难道青木智博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吧,余惊鹊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一直在敲边鼓。

    就算是反应过来,也不是因为掌握了多少证据,而是灵光一闪。

    是季攸宁给自己带来的幸运。

    现在青木智博笑面虎一样问自己是谁的责任,这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余惊鹊觉得自己每一次面对青木智博的时候,都会陷入紧张之中。

    脑海里面开始不停的回忆,自己什么地方留下了马脚,可是并没有啊。

    难道是在苏俄内部的那个俄国人,说出来了一些什么?

    不可能啊,他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埋伏任务的消息还是苏俄故意放出来的,他怎么可能说出来什么?

    余惊鹊手心微微出汗,被余惊鹊在裤子上擦了擦,他觉得自己不能慌,自己根本就没有留下马脚,自己怕什么?

    ps:感谢冰箱冰茗,书友20170614214858171的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