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女学生
    下一个人进来,余惊鹊用的办法是一样的。

    余惊鹊被人鄙视了很多次,学生都是不屑的看着余惊鹊,你不懂文学就不要装文化人行不行。

    说的似是而非,还要学生来纠正你。

    当然了,也遇到了确实对这些书籍不是很熟悉的人,可是就算是不熟悉,也不至于是全然不知,还是能说一些的,只是名字可能不准确,但是书里是讲什么的,还是听说过的。

    余惊鹊就换了一种问法,最后发现都没有什么问题。

    学生一个一个进来,一个一个被带出去。

    剩下的人不多了,又被李庆喜带进来了一个。

    余惊鹊还是老套路,开始似是而非的问东问西,这个学生也能和余惊鹊聊,看起来和前面的学生都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自己的想法错了?

    余惊鹊心里怀疑自己。

    之后随意的问道:“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我最喜欢聊斋志异,里面婴宁是我最喜欢的,这小狐狸精,可是让人……”

    余惊鹊一脸猥琐的笑意,因为坐在面前的学生,是一个女学生。

    女学生看到余惊鹊这一脸猥琐的笑意,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余惊鹊心里却觉得奇怪,婴宁是这样的性格吗?

    完全不是啊。

    这个女学生如果觉得余惊鹊心中另有想法,那么现在一定会出言反驳,而不是和现在一样,有点担心有点害怕。

    虽然她的担心和害怕表现的都没有问题,但是问题是,她怎么不反驳。

    余惊鹊还以为这个女学生是不敢反驳自己,他又说道:“婴宁这个狐狸精,你说坏不坏,还害死了西邻侄子。”

    “是啊。”女学生微微附和。

    余惊鹊皱眉,这女学生到底是被自己吓倒了,还是如何?

    还是说女学生不喜欢聊斋志异这样的书?

    “崔莺莺和柳梦梅的故事你知道吗?”余惊鹊煞有其事的说道。

    好像对眼前的女学生很有兴趣一样,一直在用这样的事情,暗示女学生。

    女学生没有开口,余惊鹊说道:“牡丹亭啊。”

    女学生这才点头说道:“知道。”

    你知道个屁,余惊鹊心里说道。

    你说女学生不喜欢聊斋志异可以理解,牡丹亭和西厢记总是听过的吧。

    就算是没有看过,崔莺莺是牡丹亭吗?

    崔莺莺是西厢记,柳梦梅才是牡丹亭啊。

    如果你说女学生就是不了解这些东西怎么办?

    你总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吧。

    聊斋志异你不了解,西厢记牡丹亭你还不了解。

    你要是潜伏在百姓之中,你说你大字不识一个,你说你不了解,余惊鹊相信,确实很多人不了解。

    可是你的身份是学生啊。

    你能识文断字,这些东西,就算是没有特别关注过,也要多少知道一点吧。

    看着眼前的一脸胆怯的女学生,这样的人居然杀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警员?

    余惊鹊心里不得不说,日本人训练出来的间谍,水平还是有的。

    甚至是比组织训练出来的地下党同志,还要技高一筹。

    这种差距你必须要认清楚,这方便你以后面对敌人,不会出现很低级的错误。

    问了问女学生关于警员的问题,就放了人,之后将剩下的人都询问完,不然显得奇怪。

    当学生都离开之后,李庆喜跑了进来,问道:“股长,有线索吗?”

    “能有什么线索,这几个人都给我盯着,派人跟踪。”余惊鹊说道。

    “是,股长。”李庆喜立马下去安排。

    线索余惊鹊已经找到了,那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那么大概率是这个女人杀了警员,而且她表现出来的问题,恰恰证明了余惊鹊的想法,那就是日本人自导自演。

    可是现在怎么办?

    直接抓人?

    你凭什么说人家是凶手?

    就凭你说你发现了日本人的自导自演吗?

    那么日本人还不弄死你。

    所以现在怎么证明这个人是凶手,而且还不会被日本人中途拦住,而且要让这件事情,起到一定的影响力,让学校的人都知道,凶手被抓到了。

    这样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所以余惊鹊在李庆喜面前,表现自己还没有找到线索,他还需要从长计议一下。

    之前不知道凶手是不是日本人,你想要调查出来,再判断。

    可是现在已经判断到了,你想要抓人,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证据必须有,不然抓了也是白抓,日本人说一个弱女子不可能是凶手,让警员继续搜查学校,你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女学生日本人也不放,他们带走,你知道放了还是死了。

    所以这件事情,就算是知道了是日本人自导自演,也找到了凶手,同样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余惊鹊打算晚上找陈溪桥商议一下。

    这个发现很重要,而且余惊鹊没有想到这么顺利。

    其实这个凶手不难找,只要你能反应过来,是日本人自导自演,这个凶手就很好找。

    但是如果你反应不过来是日本人自导自演,你恐怕永远也抓不到这个凶手。

    你会怀疑一个学校里面的弱女子吗?

    你就算是怀疑了你能有什么证据?

    你是没有证据的,而且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你试探出来了这个女人是日本人,又如何?

    日本人可能杀警员吗?

    所以这件事情的根本,还是要反应过来,日本人自导自演。

    让李庆喜派人跟踪监视这些学生,余惊鹊也是想要先做做样子,让人知道自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这几个人身上。

    到时候从这个人里面抓人,也就不显得奇怪了。

    但是证据呢?

    你凭什么确定这个人有问题呢?

    除了知道这个人是日本人,能确定这个人有问题之外,好像再也没有办法了。

    这反而是让余惊鹊有心无力起来。

    不能有证据证明这个女学生有问题,余惊鹊怎么抓人?

    乱抓也行,如果你抓错了,日本人说你是胡乱抓人呢,想要立功。

    可是偏偏你抓对了,破坏了日本人的机会,这日本人心里能不怀疑吗?

    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

    余惊鹊心里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打算找陈溪桥商议一下,这件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是不能着急了。

    稍有不慎,所有计划就会满盘皆输,反而是要跟着日本人的节奏走,那就是学校里面的学生要遭殃。

    而且看着一个一个学生,同窗好友被抓被杀,那些组织培养的学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压倒骆驼的不过就是最后一根稻草,这可是一条条人命啊,你能压几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