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劝阻
    刚让韩宸这里开始制定行动,对付剑持拓海,蔡望津这里也想要对付剑持拓海。

    当然了,蔡望津这里不算是突发奇想,而是早有打算,只是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

    那也不能让蔡望津破坏余惊鹊和韩宸的计划不是。

    蔡望津想要赶走剑持拓海,让剑持拓海辞职。

    办法很多,不管是用科长的身份压人,还是不停的给剑持拓海找麻烦,穿小鞋。

    当然了,这都是很简单的办法,很常用。

    蔡望津动手的话,手段肯定会高明一点,让人不能说他是故意的,而且效果更好。

    最后挤走剑持拓海的机会,不是没有。

    甚至是蔡望津一句话,让剑持拓海负责一个潜伏任务,让剑持拓海离开特务科,很长时间都不能回来。

    潜伏任务很危险,而且不能在特务科,一点权力都没有。

    到时候剑持拓海说不定,自己就去找羽生次郎。

    总之办法很多,好看的,不好看的,好用的,不好用的。

    数不胜数。

    就看蔡望津想要怎么玩,才能让剑持拓海灰头土脸的离开,让羽生次郎哑口无言。

    但是现在余惊鹊根本不想看蔡望津的手段有多高明,他是紧张蔡望津要是行动了,自己和韩宸的计划怎么办。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余惊鹊和剑持拓海的恩怨,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只有余惊鹊能明白其中的危险。

    一定要阻止蔡望津,余惊鹊心里说道。

    蔡望津多高明的手段,余惊鹊都不想看了。

    他听到蔡望津的话之后,反而是低头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科长,您有没有想过,赶走剑持股长之后,羽生次郎队长这里……”

    用羽生次郎来压人,现在想要阻止蔡望津,只能用这样的办法。

    可是蔡望津也早就考虑过了,他说道:“无非到时候换一个人过来罢了。”

    蔡望津觉得,羽生次郎不会给自己撕破脸。

    原因很简单,蔡望津有用,有能力。

    盛会炸药的事情就不说了,这一次军统联络站的事情,同样证明了蔡望津的能力。

    而且蔡望津只要听话,羽生次郎不会将他如何。

    反正都当了日本人的狗,蔡望津也没有打算显得多桀骜不驯,羽生次郎想要自己听话,自己听话就是了。

    只是剑持拓海不同,剑持拓海可是想要做特务科的科长,这和蔡望津的利益冲突,太过强烈。

    所以赶走剑持拓海,他表现的听话一点,羽生次郎不会如何。

    最多最多,羽生次郎不放心,还会安插一个日本人进来。

    只是蔡望津觉得,这个日本人,应该会比剑持拓海好对付的多。

    一个连日本女间谍都会杀的日本人,蔡望津总是觉得麻烦。

    听到蔡望津的话,余惊鹊觉得自己的阻拦好像没有起到作用,蔡望津将这些问题都考虑到了。

    其实蔡望津想要赶走剑持拓海,也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蔡望津可能会现在就让剑持拓海放弃对军统的调查,因为蔡望津明明知道是假的,调查也没有意义。

    而且军统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行动,好像就是故意浪费他们的时间一样。

    蔡望津如果让剑持拓海放弃调查,韩宸这里的计划,是肯定成功不了的。

    人家都不调查了,你还怎么用线索,引诱人家进入圈套呢。

    可是余惊鹊当着蔡望津的面,总不能说再等等,看看剑持拓海会不会自己倒霉。

    你凭什么知道剑持拓海会自己倒霉?

    余惊鹊心里心思疯狂的转动,他突然抬头说道:“科长,赶走剑持股长固然是好的,只是我担心剑持股长在特务科的时间不短,会不会手里掌握了一些,对我们不利的东西。”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剑持拓海在特务科这么久,会不会调查到了一些什么材料。

    毕竟当年保安局里面,吴归远死的时候,可是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都是保安局内部人员的一些材料。

    蔡望津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吗?

    很多。

    但是有什么是反满抗日的吗?

    那是一点都没有。

    只是蔡望津也怕麻烦,如果剑持拓海真的掌握了什么,到时候被赶走之后,狗急跳墙,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告诉羽生次郎,甚至是宣传出去。

    那对蔡望津都是会有麻烦的。

    看到蔡望津意动,余惊鹊趁热打铁的说道:“科长,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先调查一下,看看剑持股长掌握了什么。”

    “然后我们将这些麻烦提前打扫干净,虽然前面我们会辛苦一点,麻烦一点,但是之后就能高忱无忧了。”

    余惊鹊的话有道理是有道理,但是你怎么调查剑持拓海掌握了什么呢?

    “科长,剑持股长一个人,肯定是不能做到消息灵通的,能收集到消息,也是特务科下面的警员告诉他的。”

    “我们可以从他们手下的人开始调查,只要钱到位,应该能调查出来一些东西。”余惊鹊给出来了一条思路。

    蔡望津的不利材料,无非就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官场交易,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致命倒是不致命,可是要是弄的满城皆知,也确实是个麻烦。

    能调查出来,提前善后,甚至是将剑持拓海收集的证据给毁掉,确实能减少很多麻烦。

    余惊鹊继续说道:“科长,我们先调查,如果调查无果,之后还是可以按照原计划行动,只是晚了几天罢了。”

    “这么长时间都等了,晚几天怕什么。”

    蔡望津微微点头,觉得是这个道理。

    能调查出来就调查,不能就按原计划行动。

    反正那些风言风语,蔡望津也能承受住,大家都是一个机构的,谁干净啊?

    而且蔡望津该给上面的好处,从来就没有少过,他不信有人会拿这些事情来为难自己。

    现在自己调查,只是不想那么麻烦,让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罢了。

    “你去负责调查。”蔡望津终于是同意下来。

    “是科长。”余惊鹊立马答应。

    只要蔡望津同意,不立马对剑持拓海做什么,那么韩宸就还有机会。

    到时候剑持拓海一死,调查不调查的也就不重要了。

    能将蔡望津劝下来,余惊鹊也是一后背的冷汗,他是真的担心蔡望津托大,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所谓的风言风语,直接对付剑持拓海,那样余惊鹊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在蔡望津也顾及一点面子,不然还真的不好办。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