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三战三捷
    ps:和尚向书友们作揖了,新书《汉明》正在试水推,求点击收藏推荐票。

    李师全军上下自然不明白朱邪克勒心中的所思所想。

    他们为此全都憋足了一口气。

    那就是要让朱邪克勒后悔,让他后悔轻视了自己。

    李师到肃州地界时,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转西北方向,去玉门关。

    而是在计算了行军时间之后,顺着大雪山,去了阳关。

    突厥来袭,玉门关被突厥人所占。

    可玉门关西南的另外一座雄关——阳关,依旧还在唐军的手里。

    朱邪克勒不是没有考虑到,而是不愿分心。

    阳关驻军并不多,不是朝廷轻视阳关的作用。

    而是阳关、玉门关因为地形险要,可驻扎、容纳的兵力不多。

    就象李勣的两卫,根本进不了玉门关,只能囤于玉门关外。

    否则,如果玉门关能容纳四万人,那朱邪克勒的兵力就算再增加一倍,一个月内想攻下玉门关,也是妄想。

    阳关驻有三千唐军,隶属于兵部。

    但这限制不了李师。

    李师不但从容出关,还带走了两千人马。

    此时李师麾下凑足了一万人。

    他出关之后,调头北上,路过沙州时,甚至连城门都没进。

    一万大军一直向北,到达了玉门关以西二、三百里。

    也就是说,李师用了七天,完成了一千多里地的迂回。

    对玉门关外的突厥援军形成了反包围。

    这确实够胆大的。

    李师不仅胆大,还疯狂。

    他的疯狂在于,率领八千人出凉州西门前,他下令不带弓弩箭矢。

    除了每人一把横刀,就带手雷和投掷器。

    因为当时李师所部的任务是诱敌,需要高机动,所以规定每个人的战马负重不得高于四十斤斤计,除了十斤口粮之外,其余全带了手雷和投掷器。

    譬如一个人带了二十斤的投掷器,就不带手雷了。

    另外的人不带投掷器,就全带手雷。

    李师从下这命令开始,就没想过要用在朱邪克勒头上。

    因为他很清楚,在距离突厥大军这么近的地方,与突厥任何一支追兵发生纠缠,就是自找死路。

    所以,李师事实上就已经是欺君。

    因为他就没有对李沐说实话。

    借口说是去诱敌,实际上,李师是在谋划对来援突厥大军的阻击。

    只是李师担心李沐因担心自己的安全,不采纳这个方案,这才借口诱敌,获得了李沐的允准。

    但李师终究是晚了。

    原本是想袭击的,可突厥援军速度比他想象得要快的多。

    在他率军踏上通往玉门关的官道时,突厥援军早已在一天前经过,对玉门关发起了攻击。

    于是,计划打一场阻击战的李师又郁闷了。

    李师疯狂没错,但不傻。

    麾下是拼凑出来的一万人,如果真与那突厥援军干上,只要突厥援军分出一支万人骑兵来,就可以将自己打个体无完肤。

    所以,硬拼肯定不行。

    但不拼也不行。

    李师很清楚,如果这支援军真得进了玉门关,那凉州城的压力就大了(李师还不知道凉州城外的战果)。

    在李师纠结时,他麾下的大军不乐意了。

    特别是那五千新征集的精壮。

    你说辛辛苦苦脚底磨破地跑了一千多里地,结果咋?

    傻坐在沙地里吃沙子啊?

    一万人,五千人不乐意了。

    于是,阳关那二千人也不乐意了。

    你说咱好好待在阳关的,你死皮赖脸地将咱们拉来,你官大位重,咱不得不听,对吧?

    可到了地,你气都不吭,这算咋回事?

    李师于是迅速做些决定——打!

    决定了打,那就要筹划怎么打?

    李师看看随自己从凉州来的八千将士身上,那一具具投弹器和手雷。

    心中直后悔应该带上弓弩的。

    袭击和阻击是两回事。

    阻击敌人,打得虽然也是出其不意,但只要一开战,就不用隐藏了。

    所有的家货什都可以一股脑地向敌人倾泄。

    可袭击不一样,如同蚁群啃食一般,吃一块小的,还不能暴露目标。

    暴露了,终于老寿星吃砒霜——找死。

    可手雷这东西一旦爆炸,数里地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哪还有隐蔽可言?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那么就只能硬干,富有富的打法,穷有穷的打法,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

    可穷的打法,需要人主动去死。

    李师站起身来,扫了一眼将士,对那神机卫骑兵各校尉说道:“你们去吸引敌军。”

    再转向五千精壮和那二千唐军道:“你们随本将伏击。”

    ……。

    战斗就这么打响了。

    当三千神机卫骑兵施施然现身在突厥人的眼中时。

    突厥人是惊愕的。

    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身后怎么会出现成建制的唐骑。

    不用细想,突厥人立即分出两支三千人骑兵,向神机卫两翼包抄过去。

    突厥绝没有想到唐骑会逃跑。

    你说既然不想打,你不别露脸,是不?

    你露了脸,咱来侍候你了,你却跑了,这叫什么事?

    于是,一方逃,一方追。

    茫茫沙海,一马平川,视野中一览无遗,突厥人并不担心会中埋伏。

    追出数十里地之后,原本左右包抄的两路突厥骑兵早已合拢成一路。

    此时,唐骑超过一道半人高的沙丘继续西逃。

    突厥甚至连眼睛都不眨,就策马继续追击。

    在他们看来,这半人高的沙丘,沙漠中随处可见。

    能隐藏什么?

    战马?还是大军?

    可往往事情总是出乎意料,才会造成巨大的转折。

    在接近至沙丘三百步距离时。

    沙丘处随着密集的“嘣嘣”声,冒起一道道浓烟。

    来不及疑惑,一朵朵烟花在突厥人的阵营中盛开。

    李师真狠,出手也奢侈。

    这道沙丘之后,愣是安置了五百具投弹器。

    如果李沐此时在,铁定会骂李师崽卖爷田不知心痛。

    要知道,面对朱邪克勒十几万大军,李沐也只舍得在城墙上安置八百具投弹器。

    李师只是面对六千突厥骑兵,就安置了五百门。

    这是个什么概念?

    间隔三尺的距离,就有一具。

    这很可怕,因为两具之间发射手雷,手雷的爆炸飞溅的碎片,有效杀伤距离就在三尺左右。

    也就是说,几乎是炮火覆盖。

    虽然这炮火二字有些夸张了,但效果确实与炮火覆盖无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