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国太来找茬!
    吴国太静静地看着张昭几秒钟,看得张昭有点发毛。

    在东吴,是个人都知道吴国太的智商不比某些智者差。被这样的一个身份尊贵的女人盯着,张昭还是有点紧张的。

    “子布、子纲,今日多谢二位邀请吾来赏花,时候也不早了,尚香咱们回去吧。”吴国太没有做其他的表示,让孙尚香搀扶她离开。

    张昭和张纮有点傻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孙尚香很乖巧地搀扶着吴国太回去,可她的眼神还时不时看着张纮手中的画像。

    张昭和张纮急忙送吴国太和孙尚香出门,其他人也急忙欢送,直到吴国太和孙尚香上了马车。

    马车远去,被张昭忽悠过来了三个家主急忙过来询问情况。

    在张昭和张纮眼中,三个家主就是工具人,只是用来做计划的陪衬。如今利用完毕了,也是时候让他们滚蛋了。

    好歹张昭和张纮都是文化人,对三个家主委婉地表示吴国太觉得孙尚香还小,不适合嫁人。

    三个家主都不是笨蛋,他们一听就明白自己的儿子是没戏了。孙尚香在东吴都已经算是老姑娘了,还小个屁啊,不就是看不上了么?

    反正意思到了就行了。三个家主都是得之吾幸,失之我命的想法。

    不过等他们回到家把吴国太没看上他们儿子的事情给自己的一说,他们三人的儿子居然是欢呼起来。

    三个家主最后才明白自己的儿子是多么害怕孙尚香啊。

    张昭和张纮打发走三个家主之后,两人就回到了书房,开始琢磨起吴国太刚才的话。

    “子布,吾怎么觉得国太的态度很是怪异,不像是拒绝,也不像是同意。”张纮说道。

    张昭深以为然,但他有着不同的看法,说道:“其实国太几乎没有表态,也就是表态了!”

    张纮眼珠子一转,惊讶地说道:“你是说国太有所意动,只是碍于某些因素而不能表态?”

    “子纲英明!”张昭夸赞了张纮一句。

    张纮细细想来,还真的非常有可能和张昭说的一样啊。

    “子纲,你有没有发现孙小姐似乎对刘玄有所心动啊?”张昭想起了自己观察到的一点细节。

    张纮露出早知如此的微笑,说道:“刘玄俊美高贵,孙小姐有所心动也是正常,这也是好消息。”

    张昭点点头,立马说道:“那吾即刻回去面见主公。”

    张昭是想要趁热打铁,将孙尚香的反应告诉孙策。只要孙尚香对刘玄有意,那就简单多了。

    “不可!”张纮急忙制止道:“今后之事,你我千万不要再掺和进去,这是主公的家事了。”

    张昭暗叫一声好险,自己差点就犯错了。

    孙尚香嫁给谁,都是孙家的事情。而作为属下的张昭若是屡次三番去找孙策,岂不是告诉孙策,他张昭很着急,给他人一种逼着孙尚香去和亲的现象。

    身为人臣,必须避免自己触动主上的忌讳。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张纮可不想张昭因为这点小事而受到了处罚。东吴二张,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互助互生才是硬道理。

    “子纲高见,吾受教了!”张昭非常地感激张纮的提醒。

    张纮笑笑不说话。

    如今两人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在返回公府的马车上,吴国太脸色铁青,不像在外人那样的柔和。

    孙尚香知道吴国太生气了,只是他的小脑袋想不出吴国太为何会生气。

    从张昭的府邸到孙策的公府也就是非常短的距离,马车很快就到了。大门前的士兵和仆人急忙过来侍候,他们可以不认识东吴文武的马车,要是连吴国太的马车都不认识,那就不用吃这碗饭了。

    吴国太落地后对士兵问道:“我儿伯符在哪里?”

    士兵马上回答道:“回国太,主公正在和都督商议要事,曾下令任何人不得打扰。”

    “哼!”吴国太生气地说道:“你去告诉他,就说他什么时候有空,就让他来见吾!”

    士兵一头冷汗,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下来。

    换做是谁都不敢去得罪吴国太。可是吴国太让士兵去给孙策传话,士兵也犯愁啊。孙策可是下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这样的小虾米若是去打断了主公的思绪,那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上头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小人物的悲哀就是如此。

    可是士兵最后还是去给孙策传话了,毕竟吴国太的身份超然,孙策就算要怪罪,看在吴国太的面子上不会太为难的。

    看着士兵急忙去传话,吴国太就满意了。吴国太今天是很生气的。孙策要把孙尚香嫁人,居然不通知她这个做母亲的,简直就是没有把吴国太放在眼里。如果孙策事先和吴国太说一声,吴国太也不会那么生气的。

    所以吴国太这次一定要好好地数落一下孙策。

    “母亲,吾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啊。”孙尚香感觉到情况不对,想要悄悄地离开。

    万一这事情由孙策口中说出来,那么就成为定局。孙尚香是对刘玄有一丢丢的好感,可她还是不想去和亲的!

    然而,孙尚香那点小心思,怎么会逃过吴国太的法眼!

    吴国太很是严肃地说道:“你有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放下,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你不能不在!”

    好吧,吴国太爆发了自己的霸气,使得母老虎的孙尚香瞬间怂了。

    “是!女儿遵命!”孙尚香像只小猫咪一样的乖巧。

    吴国太就这样呆着孙尚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两人坐在客厅之中,就等着孙策过来。

    而孙策这边正在和周瑜讨论着各种各样的计划。

    孙权已经开始对士燮进行谋划,这个成功率很大。周瑜也安排了人手着手安排屯田之策。一切都进入了开始阶段。

    在这个时候,受了吴国太命令的士兵来到了书房门外,苦着脸向书房门外镇守的孙策亲兵汇报了吴国太的命令。

    要是平时,孙策的亲兵立马就把这个敢来打扰主公的士兵给打死了。看在是吴国太的命令,亲兵队长也不敢怠慢,转身向书房跑去,给孙策会把此事。

    传达完吴国太命令的士兵看到亲兵队长前去传话之后,他立马就离开了此地。谁也不知道待会孙策会不会暴怒,拿他来出气啊。

    “启禀主公,国太传令,让主公闲暇之后去见她!”亲兵队长就是孙策的心腹,他就敢进入书房向孙策汇报。

    孙策一听是自己的母亲,加上之前张昭的计划,心里面猜测了不少。

    “知道了!”孙策简单地回复了一句。

    亲兵队长不敢叨扰孙策和周瑜,立马离开书房。作为一个小人物,大人物之间的秘密和计划最好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知道太多的秘密,最后的归宿只能是一杯毒酒!

    孙策叹了一口气,对周瑜说道:“公瑾,看来你要和吾一同去见母亲了。”

    孙策可以猜测到待会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现在有难了,就一定要拉周瑜下水。

    周瑜多么聪明的人啊,要是答应下来,肯定和孙策一起背黑锅。吴国太要是真的生气了,他周瑜可是承受不起。

    周瑜故意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伯符啊,吾吃了葛玄的药汤之后,非常的困倦。想那葛玄也说过,要吾好好休息。日后还有那么多的大事等着吾,吾可是要保重身体,所以这次就不陪伯符去见伯母了。伯符,你这样看着吾干嘛啊?”

    “今天只要没经过吾的同意踏出公府的大门,小心吾打断你的腿!”孙策肯定是脸色不善了,你周瑜找什么借口都不管用了,今天孙策铁了心要将周瑜拉下水。

    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啊。

    周瑜脸色一拉,孙策够狠,连打断腿都说出来了。周瑜想着孙策要是独自一人去面对吴国太的话,估计很惨。既然是有着兄弟一般的情义,周瑜觉得还是跟孙策走一趟吧。

    “伯符,不知怎么的,吾又不困了。很久没见伯母了,甚是想念。伯符,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啊。”周瑜翻脸如同翻书一般。

    在孙策的眼中就是如此。

    孙策轻轻摇头,不拉周瑜一起去,待会谁来分担吴国太的怒火啊。好兄弟是干嘛的,就是拿来当挡箭牌的啊。

    孙策和周瑜收拾了一番,一同前往吴国太的住所。

    走在路上的时候,孙策对周瑜叮嘱道:“公瑾,待会机灵点啊。”

    周瑜明白孙策的意思,只是到时候身不由己也没有办法啊。可为了安稳孙策的内心,周瑜重重地点头。

    不多时,孙策和周瑜就来到了吴国太的住所。

    走进了大门,孙策和周瑜就看到吴国太坐在大厅的主位上,孙尚香在一边伺候着。

    “参见母亲(伯母)!”孙策和周瑜来到吴国太面前行礼。

    吴国太眯着眼睛看着孙策和周瑜,轻笑道:“两个大忙人都来了啊。坐!来人!上茶!”

    一句话就让孙策和周瑜感觉到不对劲,今天吴国太的火气不小啊。

    “不敢!母亲不必如此!”孙策急忙把自己的姿态变得十分谦虚。

    吴国太冷冰冰地说道:“不敢?还有什么事情你是不敢的?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孙策被吴国太这么一说,浑身紧张了起来,立马拉着周瑜乖乖地坐下。

    很难想象,小霸王孙策会有这么怂的一天。

    这不能怪孙策。孙策的亲生母亲早年过世,孙坚又忙于征战,家里头都是吴国太打理。孙策等几兄弟就是吴国太教育和养育起来的。在吴国太的面前,孙策永远都是一个孩子,不是什么小霸王,吴国之主吴公。

    吴国太对孙尚香挥了一下头,而后严肃地对孙策说道:“孙伯符!吾不管你是孙家之主,还是吴公!今天你必须要给吾一个交代!”

    吴国太直呼孙策之名,让孙策有点惶恐,马上说道:“母亲息怒!孩儿有什么做错了,请母亲直言!”

    “直言?你是孙家的长子,吴国之主,手中握着大权。吾不管其他任何事情。可你为何要想把尚香嫁人,也不跟吾商量。还让张子布和张子纲两个老匹夫设下什么赏花来诓骗于吾。你真以为老身是一个昏庸之妇孺?任由你诓骗!你好大的胆子!”吴国太噼里啪啦地对着孙策狂喷。“你是不是觉得老身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就敢对吾藐视!今天汝要是不说清楚,老身跟你没完!”

    孙尚香母老虎的性格果然是遗传的!看看吴国太如此彪悍,和发飙的孙尚香几乎是差不多的。

    这使得孙策有点汗颜,连什么亲生母亲都说出来了。

    现在孙策在内心把张昭和张纮给骂死了,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东西。不是计划得好好的么?居然捅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孙尚香看到吴国太骂着孙策,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毕竟孙策可是保护他们长大的大哥啊。

    “母亲息怒!孩儿一直都是尊敬母亲的。”孙策只能说这句话了。

    周瑜在一边急忙说道:“伯母,请不要气坏了身子。让伯符解释一番吧。”

    吴国太一听周瑜开口说话,把怒火转向周瑜,呵斥道:“周瑜,白瞎了你美周郎的名号!汝堂堂一介男子汉,居然想出用和亲之策,你不觉得丢人,老身都觉得丢人。你算什么谋士!算什么吴国的大都督!?”

    周瑜苦着脸,他倒是分担了吴国太的怒火。

    等吴国太骂够了,中间停歇了一下之后,孙策马上进言道:“母亲,此番之事,孩儿有错。然孩儿此举也是无奈,还请母亲体谅。孩儿不应该不通知母亲,若是母亲反对,孩儿不再言及此事!”

    吴国太平静地了一小会,看着孙策。

    周瑜也在一边等着,虽然被孙策拉过来了,该帮孙策挡一下的还是需要的。

    这就是兄弟啊。

    周瑜接着孙策的话,开口说道:“伯母,我等年轻之人,只看到眼前,无法如同伯母那样看得远。伯母认为不可,吾与伯符肯定依从,还请伯母消消气!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若是那样,伯符和吾真的心痛不已了。”

    “你的嘴巴还挺甜的啊!”吴国太瞪了周瑜一眼,让周瑜尴尬地笑了一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