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chapter 15
    王元想了想说:“好吧,我就继续勉强信你一次……但是我要跟你说清楚,解决生理需要没问题,但不能让自己怀孕,不管上床带不带套,都必须给我吃避孕药!其实你隐不隐瞒都无所谓,别给我整怀孕了就行!更别学小说里什么母凭子贵,为了嫁入豪门就背着人家扎破避孕套想凭着怀孕成为阔太太,我跟你说,最好想清楚!如果我是廉少的妈,我宁愿叫人把想搞母凭子贵的脑残智障带到日本打胎,也绝对不会让我看不上的人进我家的门!”

    看过无数霸道总裁小说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立即举起手说:“小说和现实是两码事,我发誓,如果未来我要跟谁解决生理需求,也一定戴套和吃药,不辜负经纪人元元同志对我的信任,决不搞脑残弱智母亲子贵那一套!而且,问别人要钱花,哪儿有自己赚钱花爽。”

    “对,就是这样!小说我们看一看就可以了,千万别以身试验,那是愚蠢的举动!”

    “愚蠢的举动!”

    “我们是理智的女艺人!”

    “理智的女艺人!”

    “ok,以后去哪里,你要带着助理,这样就算喝醉了也不怕被别人捡走,现在你没名气,也没记者对你感兴趣,更没狗仔偷拍你,以后你名气上来了,再这么随随便便住进别人家,要上头条的!”

    “上头条不好吗?”

    “那也得分情况,分人。”

    “那和廉少呢?”

    “那肯定是好的头条啦,郎才女貌,甜蜜恩爱,疑似恋爱,可是万一是黄老板那样的人捡你回去,你说会是什么头条?!”

    “与有夫之妇勾搭,背后的金主终于现身了,道德沦丧,没有职业操守,小三冷七七滚出娱乐圈!封杀——雪藏!”说到这里我,打了个哆嗦。

    王元点点头说:“你明白就好,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来接你,咱们去澜雪签合同,从此,新的人生要开始了,努力努力!”她伸出手握拳。

    我接话,一起握拳:“再努力!”

    翌日,我在王元的车上刷着微博,昨天的那条自拍,不过一个晚上,已经有了5000多条评论,看了看评论区的热门,又看了看最新发的评论。

    “鼻子那么挺,一看就是整的!”

    “开眼角了吧!”

    “如果没修图的话,皮肤这么白?肯定打了美白针!”

    “感觉不是纯天然,肯定垫下巴了,不过整的挺好看。”

    好多女生都在我的微博说我是不是整容了,为什么不敢承认之类的话,男孩子也有,可看微博评论,说这样恶毒话的,竟然八成都是女孩子,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些女孩子,还有这些闲的蛋疼的男人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嘴巴这么臭和毒,完全是见不得别人一点好,而且整不整容管他们屁事儿?

    当然喜欢的我的人并不会这样,所以我挑了一些比较顺眼的回复。

    刚回复了几个真爱粉,就有讨人厌的黑子没点眼力见的在回复里追评:“为什么不回复质疑?不敢承认吗?心虚吗?有脸整容没脸承认吗?呵呵哒。”

    呵呵哒你个大鬼头哦!

    现实里缺爱,所以微博上刷存在感吗?

    好气哦,但却不能骂,更不能挂,不然会说明星欺负人,挂素人,恶毒。

    我合上手机跟王元说:“粉丝多了,什么牛鬼蛇神都来找茬了!说我鼻子整的!说我开眼角!说我微整!说我打了美白针!老子哪儿有那个钱去整容!太看得起我了!不过侧面一想,觉得长得好真省钱啊……”说完我又乐了。

    王元把车开到澜雪公司的地下车库,我们乘电梯的时候,她对我说:“哪个艺人没一点黑粉,有黑粉说明红了,你看你几万粉的时候有人这么骂吗?”

    我点头:“几千粉的时候都有……别说几万粉了……”

    王元沉默片刻说:“网络就是个大染缸,不幸福的人太多,看到长得好的长得帅的都要挑挑刺,国家X席都可能会被挑刺,别说你一个小小的艺人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或多或少还是会影响心情,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说:“等我搬了家,到时候开个直播,直播干啥,做猪鼻子,捏脸,揉下巴,打的那些小贱人们的脸啪啪响!”

    王元觉得我这个建议可以,到时候让公司的官博转发一下,又能吸一波粉。

    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就能□□子的脸,心情特别舒畅。

    签合约的时候,傅导没在,她还在剧组,电影已经快拍完了,不过还要剪辑,所以最早也要到年底才能开始宣传。

    签约后,公司说了对课程的安排,还给配了车,助理明天来上课的时候会过来跟我汇合。

    没戏拍的时候,星期一上形体课,二四舞蹈,三五声乐,周六日表演课,暂时先这么安排,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

    能进澜雪就已经很开心了,还给配车配助理安排新住所,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第二天来上舞蹈课的时候,见到了我的小助理,一位大学毕业没多久的热血新人,张程程,脸圆圆的,没我高,戴着一副圆片眼镜,笑的时候感觉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熊,第一印象很好,互相做了自我介绍,王元给她布置了平时需要做的事情。

    王元交代她任务的时候,我就去上课了。

    三天后,我搬了家,离公司比较近,安保措施比较严格,有不少公司的新人都暂时住在这里,当然是各住各的,互不干扰。

    东西都收拾好后,用了两天的时间,去两个不同的地方试镜。

    一个是武侠片的试镜,角色仍旧是一个反派,不过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么直接的反派,而是为情反目,被抛弃后变得心狠手辣。

    另外一部是都市轻喜剧片,女二,演男主的白月光,女神,女一是正当红的花旦,十几岁的时候出演了偶像剧,一炮而红,后来又演了一部古偶片,更是红透半边天,深得老中青还有小学生的喜爱,这次算是她第一次尝试出演电影,还没开始演,光是官博发了预告,粉丝们就自动自发的开始宣传。

    这位花旦长得不算美,但绝对是清新派甜美系的教主,我自己看到她的自拍,也觉得很甜,有种其他艺人很少有的少女感。

    武侠片的戏份不多,但喜剧片的戏份也不多,两个都半斤八两吧,所以两部都通过试镜后就都接了。

    先进的都市轻喜剧的剧组,因为是都市片,就在北京和上海取的景。

    我和另外几个配角先进的组,女一号和男一号是后面才进组的。

    女一号叫程青,来的那天可以说是排场盛大,我和张程程同学一脸吃瓜群众的围观那辆豪华保姆车停到剧组附近。

    张程程说:“咱们那辆雪佛兰是不是被旁边的保姆车衬托的太低端渺小了。”

    我默默道:“你要这样想,和电动车比起来,我们的雪佛兰是不是就很高端了?”

    张程程说:“七七姐,我发现你真的特别会安慰自己。”

    我一脸矜持高深的微笑,心里不禁说了句:如果你曾经是个骑电动车的,那么你就会觉得雪佛兰真的很不错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