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4章 杀戮的本质
    事情的发展和发生,往往都会陷入到一种冷静期内。

    这些冷静期会不断的滋生和滋长,并且在无形中改变和促进。

    甚至,在一种不同层次之下,进而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些事情的本质,可能你不太了解,但最终会发生什么,你一定可以找得到。

    幽灵一族,就是整个鬼界的异类,乃是整个鬼界的公敌。

    这些人,他们不断的涌动着一些不一样的心思。

    这些人的心思谁也想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有些东西,明明不知道其中会发生什么,但你又不得不去做出防备。

    陈道清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如果这真是一艘幽灵鬼船,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时空飞船上的人就会全部陨落了。

    陈道清眉头紧蹙,眼神微微一眯,然后向着其中的一座房间走去。

    或许,在某些时候,一定会产生某一种意识和状态。

    “帮我开启!”陈道清严肃地说道。

    瞬间,一道漆黑色的雾气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然后如同一柄利剑,完全将其彻底淹没在其中,瞬间撕裂了对方。

    整个房间被邪恶之源给轰开,然后呈现出一座空荡荡的房间。

    在整个房间完全呈现在虚空之外的那一刻,顿时一股强烈的爆发力从其中涌动,而且完全向着陈道清等人轰杀而来。

    在那个瞬间,无尽的邪恶之源再次涌现而出,瞬间将这种力量给完全包裹。

    陈道清纹丝不动,似乎在无形中竟然对邪恶之眼诞生了一种信任。

    这种信任是从内心深处所涌现出来的。

    而且,这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或许,在整个层面上,陈道清内心是拒绝的,可是在诸多反应的层面上,他有无法拒绝。

    如果不是有邪恶之眼在,或许陈道清会更加的谨慎小心。

    但是现在,他似乎可以完全无视任何危险。

    如果邪恶之眼想算计他的话,恐怕一定会一击必中。

    有些东西,无可想象。

    有些事情,你永远都不可能完备。

    “这就是幽灵家族的恐怖之处啊!”老者无奈地说道。

    或许,幽灵家族有着超强大的意念,他们在依附鬼物的同时,同样也在汲取鬼物身上的一切力量。

    当鬼物身上的所有力量被汲取完毕之后,鬼物就只剩下了一层空壳。

    那个时候,幽灵选择离开。

    幽灵既是一个种族,同样也是一个家族。

    二者密不可分,相互之间相处密切,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但在这种情况下,仿佛一切都有一些不太敢于承认甚至相信的选择。

    这些幽灵哪怕在吸附完毕之后,杀了对方也无所谓。

    但他们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报复。

    所有的一切行为,都在报复对方。

    所以,在那个瞬间,他们会选择将这个空壳留下,直到有人找到他们,发现他们,然后只要有生人靠近,整个空壳就会爆裂。

    其中每一具空壳,几乎都不亚于一尊金仙高手的全力一击。

    这种行为,目的很清晰,就是在轰杀所有的鬼界高手。

    或许,整个鬼界将幽灵视为全民公敌,而幽灵也同样将整个鬼界的所有生灵视为敌人。

    他们都是生死之敌,都恨对方入骨。

    在这种情况下,二者的矛盾不可调和。

    所以,任何人都不得不做出选择,只有一方退让,或者一方彻底毁灭。

    “看来,所有人都已经死了。”鬼判大帝缓缓地说道。

    “每一个房间都如此了。”陈道清无奈地说道。

    “十几万年的时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鬼判大帝不解地问道。

    或许,他们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本身就代表着一种观点。

    这种情况,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危机。

    危机之下,陈道清身上所能展现出来的气息,依然是冷静。

    现在,不冷静不行。

    不得不去做出思考。

    到底是什么人将自己陷入到这种困境中的。

    按照正常道理来讲,所有的幽灵鬼船,只要被幽灵杀死之后,他们会主动将其暴露。

    在所有的幽灵鬼船呈现到很多人面前之后,会遭到很多人的探索。

    那个时候才会发生剧烈的震荡,然后杀死所有人。

    这才是最基本的存在。

    有些人,你根本不了解其中的状态。

    很多人第一时间无法判断出这是幽灵鬼船,自然就在无形中着了道。

    有些人,即使判断出来了,也会陷入到无尽的好奇之间。

    如同现在,陈道清哪怕知道了这是幽灵鬼船,依然选择开启这些房间。

    “幽灵一族,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怨恨啊!”陈道清无奈地说道。

    “看来,咱们要成为整个幽灵一族的死敌了。”鬼爪无奈地说道。

    “为什么?”陈道清一愣。

    “幽灵鬼船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突然发难,杀死敌人!”鬼判大帝缓缓地说道:“不过,他们也有失手的时候,不可能总遇到一些实力低下之人,所以当遇到高手之后,对方躲过了这种偷袭,但却在无形中沾染了幽灵的气息。”

    “气息!?”陈道清一愣。

    随即,不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恐怕,这种气息如同梦魇一般跟随着你,正因为这种气息的存在,才会让你一直都被幽灵家族锁定。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毕竟,只要是没有被这些暗杀所算计的人,他们就会了解关于幽灵家族的秘密。

    没错,这种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很多人可能就会对幽灵家族有所防备。

    真到了那个时候,对于整个家族的发展极为不利。

    原本就是全民公敌,他们唯一的生存之道都可能被淹没,被彻底葬送。

    他们绝对不允许这种秘密被暴露出去。

    一旦暴露出去,他们的暗杀就会陷入停滞,甚至带来巨大的影响。

    有些东西,你的确是无法改变这些人的初衷。

    他们的命运似乎与杀戮捆绑在一起,无从改变。

    为了杀戮,他们可以不顾一切。

    陈道清突然想到了一股势力。

    血手阁!

    血手阁啊!

    谁能想象,在血手阁存在的时候,一切都是以杀戮为基础,他们的势力,几乎遍布整个宇宙之内的所有世界。

    陈道清经历了几个大世界,也从很多人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所以,现在他开始怀疑,所有的杀戮,是不是与血手阁有关系。

    血手阁在诸天之内,营造了一种杀戮之网,这张大网在无形中覆盖着整个层面,然后在这张大网的每一个角落去掌控这个局面。

    似乎,这张大网的基础就是将一切杀戮的根本营造出来,然后利用各方的一些仇恨点,相互融合,全部凑到一起。

    原本血手阁本身是没有如此庞大的杀伤力的。

    可是现在,他们硬生生通过这种关系冗杂在一起,然后拼凑成这样恐怖的力量。

    在无行中慢慢变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

    这些规矩是无形的,而且与血手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有些关系,其实看似虚无缥缈,其实在很多时候,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会在遥远的地方相互碰撞,最终相互交织。

    其实,很多事情,无论时间还是距离,好像是两条无形的平行线。

    但在遥远地方,或者随着时间延长,你会发现他们其实相距越来越近,而且很快就能交织在一起。

    所以,当初的角度,你看上去是两条平行线,其实不然。

    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陈道清无奈地叹息一声,看来,自己似乎又找到了一些新的契机。

    杀手的本质!

    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杀死对方,杀死敌人,一切就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幽灵一族所做的没一件事情能够,似乎都能与杀手牵扯到一定的关系。

    陈道清微微一笑,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所谓的幽灵鬼船,恐怕就是要全军覆没啊!”老者缓缓地说道。

    “这条既定的鬼道,到底是如何形成的?”陈道清还是不解:“时空飞船的运行,难道不需要能量吗?”

    “时空风暴就是最好的能量源泉!”老者十分坚定地说道:“所以,幽灵鬼船最后的终点不一定是什么地方,而且在时空风暴之内的推动下,或许会飘向远方,或许就终止于某一个地方,或许会消散在风暴之内。”

    咔嚓!咔嚓!咔嚓!

    正当他们疑惑的时候,一丝丝震荡声传来,整个幽灵鬼船似乎有些震荡。

    在这一刻,仿佛一切因果就要开启。

    因为因果变数,正是在不断的变化中蔓延和延伸。

    有些东西,真的无法预料。

    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某些时刻所能展现出的力量尤为重要。

    刚刚他们进入幽灵鬼船之后所破开的那个小孔,在无尽的时空风暴的摧残之下,开始造成了剧烈的震荡。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震荡。

    而且,仿佛整个幽灵鬼船由点及面,就要随着那个中心点而破碎。

    这是他们自己种下的因,所以一定会结出一个让他们自己产生行为的果。

    无论是恶果还是好的果实。

    一切都在他们自己的行为之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