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六十六章 天仙岛85
    这假冒阴月宗圣女之人到底是不是梵天教的人,无论是苍无霜也好,还是长空也好,都不知道,但是想要知道这些,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位所谓的阴月宗圣女!

    可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对于明天的比试,苍无霜突然有了兴趣,虽然那些人的武功自己还真的有些看不过去,那些公子哥一个个也就是花架子而已,说实话那些招式内力之类的,完全没有任何的看点可言!

    就好像一个精锐的导演,去看一个完全不知道在演什么的电影,那简直就好像在吃一块完全没任何味道的菜肴一样!

    可是为了查清楚什么原因,苍无霜就算心里极其不喜欢,那也要去!

    毕竟当初这梵天教可是江湖的一个祸害,原本还以为他们会偃旗息鼓,虽然没把他们斩草除根,至少应该得到了教训,老老实实的蛰伏才对,那知道居然如此快就又冒了出来,还假冒阴月宗,那就好像恨不得让整个武林门派与阴月宗为敌,如此可是嫁祸!

    长空问道:“要是他们真的是梵天教又如何?”

    这才是一个非常实在的问题,要是是梵天教真的卷土重来,那么又该如何?

    苍无霜一愣,自己倒是没认真思索这个问题,沉默片刻之后,想了想,这才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要是真来的话,江湖……自然有江湖的处理办法!”

    自己和赵远以及铁血门很多人都已经打算离开,曾经的冤家之类不复存在,那么这梵天教会不会卷土重来,这点苍无霜没断定,可是江湖之大,高手众多,没有了铁血门,没有赵远,自然还有其他人。

    长空想了想,道:“自然有江湖的处理办法?嗯,你说得也在理!老朽也老了,这江湖上面的事情哪里还管得了,罢了罢了!”

    说罢缓缓的站了起来,道:“还有一事,老朽原本的打算就是下山,把王六这孩子送去铁血门,不知道夫人可否接纳?”

    苍无霜惊讶道:“送他去铁血门?为何?”

    长空道:“老朽一把年纪,早就想退隐江湖,找个清静之地安度余生,可这孩子也不过十八岁,将来的日子那可还长着呢,总不能让他跟着老朽就躲在深山老林之中吧,至少得外面去见识见识啊?”

    苍无霜现在还真有些为难,要知道自己等人都打算离开了,现在长空把王六托付给铁血门,那知道等人离开之后那是带着他离开呢,还是依旧让他呆在铁血门,这点自己都有些拿不定注意。

    可就算长空和师尊有些交情,总不能把要离开的秘密告诉他,心里盘算了片刻,道:“这样吧,你就让他去铁血门,芷晴姐姐在哪里,他知道怎么那排,到时会我书信一封,让他带去便可!”

    自己等人要离开这个秘密自然不能告诉,那么也只有瞒着,至于他最后是否愿意跟着自己等人离开,那么也就看他自己选择,以后铁血门换了主人,他愿意留还是不愿意,那也就交给他自己做决定!

    长空点头道:“那好!就按照你所说的坐!”

    ……

    长空这边在商议的时候,翡翠山庄内,在同一间屋子,翡翡此刻已经有些按赖不住,来回在屋内走了几个来回,旋即转过身,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消息?”

    男子禀告道:“回师尊的话,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查到,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群人昨天这才抵达城中,然后全部都是红纱蒙面,看不到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武功奇高,之前我们有几个不懂事的人在客栈和她们起了一点小小的冲突,那位夫人仅仅一挥手,就把所有人震飞,那份内力,徒儿从未见过,简直就可以叫做惊世骇俗一般!”

    当然,这是他从哪个白衣男子哪里听说的,原本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可是下午在门口她突然出手制服一个大汉,这让他不行不相信。

    翡翡沉吟道:“江湖之中能有她这份功力的人并不少,可是她蒙着面这就让人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也没办法判断她到底什么来历!也根本不知道她是故意而来还是遇到了。”

    说着看向了圣女,道:“我现在有个大胆的猜测,此人会不会是冲着圣女你而来!”

    圣女疑惑道:“冲着本圣女而来?”

    说到这里,她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翡翡道:“毕竟你们门派可是江湖之中有名的门派,朋友很多,敌人同样也不少,说不定这女子和你们门派有些过节,仗着自己武功高超,所以故意前来寻你晦气?”

    圣女道:“你是说这人可能是我阴月宗的敌人?”

    翡翡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朋友,毕竟现在他到底是敌是友,我们也暂时也不知道,对方还没有表露出自己真正的意图,我们根本就没办法确定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点也是事实,苍无霜下午抵达的时候也就是静静的坐在哪里,偶尔逗逗孩子,至于场上的比赛什么的她好像都懒得正眼看一眼,可是转眼一想,也不难理解,要是她功夫足够高的话,眼前这些人的功夫她根本就瞧不上,所以她正眼都不看一下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让翡翡等人惊讶也正是如此,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到底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就算是路过的话,这里又有什么吸引她的?

    他们现在最忌讳的莫非就是苍无霜高强的武功。

    圣女眉头皱了皱,道:“你这话说得倒也对,但现在最麻烦的就是不知道此人是敌是友。”

    翡翡想了想,又道:“不过圣女得了宗主真传,此人武功就算不过,那也应该不是你的对手才对,所以我觉得圣女不必畏惧。”

    圣女的眉毛一挑,道:“畏惧?翡庄主,这话说得就有几分刺耳了。”

    翡翡连忙道歉道:“真有些的对不住,在下失言了,我看现在不如这样,我们也就先按兵不动,这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既然不知道她们到底什么来历,又有什么打算,所以干脆就以不变应万变,如何?”

    圣女想了想,道:“嗯,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

    于是第二天,比试继续进行,而在早上的时候,苍无霜再次乘坐马车抵达了翡翠山庄的大门口,此刻门口依旧再次集聚了很多人,见到马车走来,突然有几人站在了马车前面,拦住马车。

    “你们想干什么?”

    马车上的铁血门弟子质问道。

    其中一人这一拱手,朗声道:“听闻夫人武功盖世无双,所以在下斗胆,还请夫人指教几招!”

    背后几人也朗声道:“在下等人学艺不精,还请夫人指教几招!”

    要知道在江湖之上,对于很多人来说,想要提高功夫,那么只能不断和高强的人交手,可是这意味着风险,并不是所有的高手都很仁慈,有时候若是选错了人,那么结果也就显而易见,丢掉自己小命!

    昨天苍无霜在这里出现过,举手投足之间就轻而易举的制服了那个大汉,这让在场不少人都知道此人功夫高超,而这地方也就这么小的一个地方,所以没多久也就传遍了,可是想找人讨教,那么自然不能去客栈找别人,否者可能会让别人反感,因此一些人也就在这里等着了,希望苍无霜能指点一二,那么可能就受益良多。

    “都让开,夫人可没空指点你们!”

    赶车的弟子大声吆喝道。

    苍无霜道:“指点,嗯,薇薇,凝儿,你们两人去和他们过过招,这也是一个难得联系的机会,记住,点到为止便可!”

    “是!”

    武薇薇和汪凝两人齐声道,走上前去,道:“我师父是何等尊贵,怎么可能随意和你们动手,想要指教的话,由我二人前来想诸位讨教。”

    前来挑战之人没想到苍无霜居然让自己两个弟子前来,这摆明是看不起自己等人,心里也有些几分生气,可是生气归生气,他们现在还想得到别人指点,自然也不想得罪,于是率先说话之人走了出来,一拱手,道:“那么姑娘,得罪了!”

    武薇薇道:“请!”

    年轻人缓缓拔出了自己的剑,道:“姑娘请!”

    武薇薇把手里的剑抛给汪凝,再次道:“请!”

    年轻人见此,顿时心里更加有些不高兴,道:“在下飞鹤牌张潮,姑娘明明有剑却不用,是看不上在下吗?”

    武薇薇道:“公子想必误会,在下手上功夫比剑法更加厉害一些,不用剑反而是更加尊重公子!”

    武薇薇这倒是实话,可丝毫没说假!

    张潮脸上一红,手里的剑一横,道:“姑娘,看剑!”

    接着一剑刺去。

    武薇薇则手里兰花指一捏,身子一扭,迎了上去.

    没错,武薇薇现在所用的正是拈花指!她这拈花指真正的师父可是赵远,要知道武冈跟在赵远身边,也是他的左膀右臂,这武薇薇也乖巧,所以私下也就给武薇薇开了一个小灶,把这拈花指传授给了她。

    要知道这拈花指本来就是走的轻灵的路线,而且以打穴为主,比起男子而言,女子的身子更加灵活,因此也更加适合练这门功夫!

    武薇薇一看这功夫也就喜欢上,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好看!

    另外这拈花指本来更加看重的就是使用者的内力,毕竟要内力透指间,才能破坏别人护身内力,才能将对方的穴道所封住,好在武薇薇跟着苍无霜学武,内力已经有些那么一些火候,能拈花指对付高手不行,可对付一般的人却也可以。

    因为拈花指好看,她学得也勤奋,因此在功夫之中她这门最厉害,这点倒是没说假。

    然而张潮却不如此认为,在他眼里,这武薇薇不用剑用手,那摆明是瞧不起自己,所以这一心也想给武薇薇一个下马威,让她不能小瞧自己,所以一开始也就竭尽全力,没留丝毫余地,那一剑刺出,却也有了几分水准。

    武薇薇平时也都和自己师妹,或者那些铁血门的弟子过过招,很多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因此动起手来比她弱的自然不是对手,可是一些比她强的也不敢竭尽全力,很多时候都让着她,如此一来,这不仅仅没有起到丝毫保护她的作用,反而从某一方面让她的功夫就有些停滞不前,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好处可言。

    所以说起来,今天对于她而言,可是第一次完全没有人手下留情的对战。

    武薇薇表面上还是比较的镇定,可是心里却多少有些慌张,身子一扭,躲开对方一剑之后,于是直接贴了上去,要知道她这功夫本来就是贴身战斗,要是距离远了反而没办法,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有一柄剑,这点上面也有几分吃亏。

    心里一紧张,所以也有几分手忙脚乱的,所以一开始,就被竭尽全力的张潮给压制得,完全没办法施展开来!

    马车里面的苍无霜并没有揭开帘子,可是外面动静她却听得一清二楚,此刻武薇薇呼吸已经有些絮乱,很显然完全就是疲于应付,这节奏完全被别人所控制!

    “你在想什么?这个张潮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门派弟子,你居然被别人逼成这样?”

    苍无霜用密语传音对武薇薇说道,毕竟是自己徒弟,也不想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丢脸。

    “为师给你说过,对敌最重要就是心静不乱,你现在如此话,心都已经乱了,招式也没了章法!”

    苍无霜再次说道。

    正在疲于应付武薇薇心里一震,顿时也反应过来,这才知道自己毕竟是第一次和门派之外的人交手,有些不适应,这才失了方寸!

    于是深深一吸气,努力让自己心平静下来,面对张潮刺来的剑不退反进,就在剑临身的那一刻,身子一扭,然后手拂向了张潮的手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