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9章 还能更无耻些吗
    胡铭晨虽然脸上挂着笑,可是对于毛原林,他还是反唇相讥的给予有力的回击。

    胡铭晨是能够镇定自若,泰然处之的,可是并不表示他就没有一丁点棱角了。

    顾长青说两句,起码他是今天的主角,胡铭晨给他面子,而且,他还是班长,此次高考也的确考了一个好学校。可是你一个读朗州师大的,也跳出来叽叽歪歪的,胡铭晨要是不捏你两下,那怎么对得起人。

    “胡铭晨,你好像有点看不起朗州师范大学啊,这朗州师大差距厦门大学,和你这朗州大学差距京城大学,似乎也差不多,大哥莫说二哥,都半斤八两。”与顾长青要好的另一名同学雷勇帮着毛原林道。

    “怎么会,我怎么会看不起朗州师大呢,好歹也是省属重点大学,从你的差距换算下来,好像也差不多。不过有一点,咱们这么多同学都在,你们什么时候听我说过我想去京城大学或者水木大学?谁听我说过?”胡铭晨慢慢悠悠道。

    “这到还真是没有。”

    “我好像也没听说过。”

    “似乎都是我们再说,是我们再预测,胡铭晨我记忆中真没提到这两所大学来着。”

    其他同学思索一番之后,纷纷替胡铭晨背书道。

    胡铭晨本身就是一个努力试图低调的人,他就算真的想去京城大学或者别的什么大学,怎么可能会挂在嘴上。

    再说了,依照胡铭晨平时的学习成绩,不管想去哪所大学,根本就不用提,没有谁会相信他去不了国内最好的学校。

    反而是毛原林,不止一次的说过他心仪厦门大学,喜欢那座城市的环境,一心一意就要去厦大,而且在填志愿的时候,毛原林还刻意在班上宣扬,他的第一志愿就是厦大,并且搞得信心满满。

    这才是真的满桶水不响,半桶水响叮当。吹嘘了半天,结果考试成绩出来,距离厦大的分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结果只能去朗州师大读地理科学专业。

    听到其他同学纷纷表示没听到过胡铭晨宣扬要去某所大学,毛原林的脸就有些羞红,他是想起了自己在教室里吹捧的场景了。

    “看看.......其实吧,我最心仪的大学就是朗州大学,环境优美,离家又近,虽然不如国内的很多大学,可是好歹也是重点,师资力量也说得过去。正好适合我这种散漫的人,要是去了其他顶尖大学,每天你追我赶的那种奋进场面,我还怕我适应不了,尤其是听说每天要去图书馆抢位置,我就感到头大。对了,我也记起来了,雷勇,你好像也说过你要去明珠财经大学的,哎呀,他们也是错过了你,把你让给了朗州财经大学,啧啧啧,损失,明珠财经大学的一大损失。”胡铭晨摊着手,谈笑风生的继续从容道。

    雷勇自己也和毛原林一样说过,他就要去明珠财经大学,最不济也要去外语外贸大学,可是那些学校都没去成,进了省财经大学。

    从全国本科大学的整体来说,不管是朗州师大还是财经大学,在全国的排位也都属于前半段的,中等偏上吧。但是与他们想去的学校相比,都差了一百多名到两百多名。

    胡铭晨最后的“啧啧啧”声,再加上“损失”两个字,简直将雷勇说得无地自容。他进不了明珠财经大学怎么会是明珠财经大学的损失,那时他没那个本事考进去而已。

    反而是胡铭晨,非常坦然的说出他想去的学校就是朗州大学,而他现在去的也是这所学校。

    这叫什么?这叫如愿以偿,叫梦想成真。与他们的梦碎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当然了,胡铭晨说他就想去朗州大学读书,还列举了有些优点和条件,是没有几个人会真的相信。但是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胡铭晨没有表露过什么,那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可以的。起码对得上号,因此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有些话不能说,要说也不能说太满,否则就有可能自己打脸。

    “胡铭晨,何必呢?大家都是同学嘛,没有必要揭人家的疮疤,这不好。咱们今天借着我升学的喜宴机会,就是诉说同学感情,你们说对吧?”顾长青见自己的两个好哥们三言两语就完全败下阵来,作为地主和班长,他就不得不站出来缓和一下了。

    “对对对,班长批评得是,哎呀,是我有点口无遮拦了,毛原林同学,雷勇同学,对不起啊,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胡铭晨第一个站出来附和顾长青道。

    胡铭晨话,让毛原林和雷勇别提多腻歪了。

    尼玛的,被你损也损了,讥也讥了,现在你还第一个跳出来显示气度容量,你还能更无耻些吗?啥好处都被你占了,我们就成了你的垫脚石。

    从这一小个点,就看得出来,胡铭晨比他们成熟很多。要是换成别人,这个时候也许会是乘胜追击,继续打击对方,突出自己。而胡铭晨不,他是该收就收,甚至还愿意主动放低自己的身段。

    别看胡铭晨主动放低身段,可是,在别人的眼里,他的身段不是低了,反而是高了,要不然毛原林和雷勇也不会有那样的腻歪心思。

    顾长青虽然通过自己的撮合劝解,稳住了胡铭晨,将他的两个好朋友被打击贬损的趋势给止住了,但就他的内心来说,他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要是有机会,他不介意替他们出头一下。

    这种能压着能打击胡铭晨的机会太少了,顾长青这两年,就这么一回。

    胡铭晨他们这些同学嬉笑着聊了十来分钟之后,顾长青的爸妈也从门口回到了宴会厅里面。

    该来的客人已经到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迎候了。

    顾长青的父母回来之后,并没有马上上菜,就像结婚宴席一样,在正餐开始之前,总有一点点小仪式。

    今天是顾长青的升学宴,所以,按照安排,顾长青这个主角是要讲两句感谢的话的,顾长青的爸爸也要讲两句,最后,他们还请来了班主任老师,让班主任也讲两句。前后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之后这才正式开始晚宴。

    “各位亲朋好友,各位三中的尊敬老师,各位上榜的同学,很高兴大家能够来参加犬子顾长青的升学宴。我很高兴,经过几年的努力,长青在这次高考中取得了一个还算让我们满意的分数和名次,荣幸的被XX大学给成功录取......他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学校的培养,离不开老师的谆谆教导......我希望他在今后的学习中,可以继续保持作风,继续努力拼搏,勇攀高峰,争取毕业了之后,可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为国家做出贡献,也让他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长青,上来,你也给大家汇报两句吧。”顾长青的帮帮拿过服务员准备的话筒,一番滴水不漏的话之后,就向顾长青招招手,将话筒递给他。

    其实今天有什么程序,要讲什么,事先都是有所准备的。

    顾长青本来就一直是班干部,再加上心里有数,所以他爸爸招手之后,顾长青起身就大大方方的走向宴会厅正前方的舞台。

    等顾长青上台,在毛原林和雷勇以及顾长青的父母带动下,全场的人先是用掌声给予顾长青一个浓重的祝贺。

    看到那么多人望向自己,顾长青也不发怵,心安理得的接受大家的道贺,末了,还像模像样的抬起双手挥了挥,以做回应。

    “谢谢,谢谢,首先我要谢谢我的爸爸妈妈,是他们养育了我,无微不至的培养了我......”掌声消停下去之后,顾长青拿起话筒来大大方方的说道,“除了家庭给我的照顾,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当然也离不开三中这个环境,离不开各位老师的辛勤教育......”接着,顾长青就开始一个个的将来到现场的老师点名感谢。

    “从高一开始,我就是我们班的班长,高中期间,我尽可能的做到学习和班务两不误......当然了,除了父母,老师,和同学们的支持和帮助之外,还有一个人对我起到了激励的作用,这个人就是我们班的胡铭晨同学......”说着说着,顾长青话锋一转,竟然将胡铭晨给带了进来。

    班上的那些同学都没想到顾长青会在这个场合下点胡铭晨的名,而且还是正面的,说他起到了激励作用。

    毛原林和雷勇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顾长青是搞得什么嘛,怎么这个时候还表扬夸赞起胡铭晨来了呢,他平时对胡铭晨可是颇有微词的啊。

    也只有胡铭晨心中了然,顾长青这家伙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要说顾长青会欣然表扬夸奖他,胡铭晨怎么也不太信,他们平时的关系也就是同学的普通情谊而已呀。

    从顾长青看向自己这边的眼神里,胡铭晨预感到,这小子是要出幺蛾子了。

    果不其然,顾长青接下来的话还真的是先扬后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