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8章 追忆少年时
    天字1号房内,此刻只有杨小妹一人。

    修为孱弱到还处于筑基期的杨小妹,在经历白天一整天的待售,晚上接连两次的惊吓以后,此刻已经入睡了。

    不过在杨小妹入睡之前,酒店的女接待丽嫣,还是把她的新衣服,以及那桌最上等的酒菜给送了过来。

    所以杨小妹是吃饱喝足以后,洗了个澡,换了个身全新的贴身衣服后才入睡的。

    先前用来保护杨小妹的血燮净瓶,萧天南没有收回,继续留在杨小妹身边保护她。

    另外丽嫣也被萧天南要求留在房间内守着杨小妹,所以杨小妹睡得十分安心和香甜。

    守在杨小妹房内的丽嫣忍不住有些羡慕杨小妹。

    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姑娘,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竟然能够碰上如此宽仁的主人。

    并且主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非富即贵的出身。

    这样的人物,愿意对自己买下的一个普通小侍女如此温柔和关照,真是不知道修了多少世的功德,才能换来如此好的运气。

    萧天南人不在天字1号房,是被牧野鹏飞拉去酒店七楼喝酒去了。

    整个舍忧酒店的七楼,全是和吃喝玩乐有关项目。

    酒吧、赌场、青楼、戏台、杂耍……在这里面几乎是一应俱全。

    萧天南对这样的地方并不陌生,前世那些酒吧、KTV、俱乐部等等,他基本上也都去玩儿过。

    这种地方他不喜欢,但也谈不上有多讨厌。

    倒是牧野鹏飞明显对这样的地方很喜欢,一进七楼那五光十色的大门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牧野鹏飞拉着萧天南进入“雅清阁”。

    这地方是隐藏在“万花阁”内部的,算是舍忧酒店这青楼之中,不对外开放的VIP专区。

    进入这“雅清阁”每个人都会领到一个面具,用以隐藏自己的身份。

    不过萧天南和牧野鹏飞都没要,二人意念一动,便再没有人能看清楚他们的五官长相了。

    雅清阁内有大厅,也有包厢。

    牧野鹏飞征求过萧天南的意见后,二人选择就在大厅右侧一个不太容易引起人注意的角落处坐下。

    刚刚坐稳,一名长相英俊的年轻服务生上来,询问萧天南和牧野鹏飞需要什么酒水,有没有相熟的姑娘。

    牧野鹏飞直接从自己的储物法宝中取了一壶酒出来,然后又取了几样精美至极,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的小吃,糕点出来。

    服务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一看那小吃糕点,就知道这绝不是雅清阁能做得出来的东西。

    再加上那沁人心脾,闻一下就有微醺之感的酒香,服务生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两位客人,雅清阁根本没有接待的资格。

    人家能够选用一下雅清阁这处地方,就已经算是雅清阁的荣耀了。

    服务生倒也知情识趣,十分礼貌地留下一句:“两位贵客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呼叫小人,小人先行告退。”

    服务生退下以后,萧天南笑着打趣牧野鹏飞:“你这个殿下未免也太抠门儿了,来喝花酒居然还自带酒水小吃。”

    牧野鹏飞哈哈大笑,拿出两只宝光四溢的酒杯,亲自提着酒壶给萧天南斟了杯酒,然后又给自己满了一杯。

    “江然兄这话可是真的冤枉我了。

    这壶酒名叫‘少年时’,是酒神饮下他那坛‘逍遥醉’之前,亲手酿造的最后一坛。

    这坛酒几经辗转,最后剩下七斤落入我外公的手中。

    我找外公央求了一百多年,最终才在十年前分得这三斤。

    这酒到我手中之后,我就喝了二两,余下这些一直都没舍得喝。

    今日若非为了答谢江然兄的救命之恩,我说什么也不可能把这酒拿出来。”

    “少年时?”

    萧天南听牧野鹏飞这么一说,心里对这酒还真生出了不少的兴趣。

    牧野鹏飞也觉察出了萧天南的神态变化,于是主动端起杯中美酒,对萧天南敬道:“江然兄,今日那刺客现身之前,我觉得我与你一见如故。

    那刺客现身之后,我欠你一个救命之恩。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都必须要说一句,我牧野鹏飞自此刻起,已经当你是我的朋友了。”

    “哈哈哈……”

    萧天南爽朗地大笑数声,举起酒杯道:“好,承蒙殿下看得起,那我就认了殿下这个朋友!”

    说完,萧天南和牧野鹏飞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酒一入口,萧天南立刻感觉到了这酒的不同寻常之处。

    普通的酒,就算酿造技艺再高明,原材料用得再珍贵,它始终是醉人,不醉魂。

    对于元神可以离窍的修炼者来说,肉身无论被酒精麻痹的有多么严重,只要元神是清醒的,那酒和白开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可牧野鹏飞这酒明显不一样,它每一滴酒水之中,似乎都蕴含着一股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道韵。

    这道韵若是仔细感受,内心会生出一股澎湃感。

    这种澎湃感令人熟悉又陌生。

    它经常在什么时候出现?

    萧天南的记忆当中,这种澎湃感是青春年少时,意气风发,目空一切,不知天高地厚,却又敢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那种感觉。

    那段日子是多少年以前的事?

    萧天南忍不住努力回想着,记忆一开始很模糊,继而慢慢变得清晰。

    为了很明显,一杯酒的力量,并不足以让这种感觉,以及那些记忆完完全全的清晰起来。

    于是萧天南有些激动地喊了一声:“好酒!”

    然后主动找牧野鹏飞又要了一杯。

    牧野鹏飞也没吝啬,拿起酒壶又给萧天南倒了杯酒。

    这一次两人没再多说什么废话,端起酒杯就干了。

    酒并没有让萧天南有喝醉的感觉,反而意识越发的清醒了,清醒到他开始回忆起上一世的少年时期。

    那时父母都不在身边,爷爷整天督促他练功,稍有松懈就会被处罚。

    由于正值少年叛逆期,当时萧天南曾经离家出走过。

    在那段短暂离家出走的日子里,萧天南曾经遇到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人和事。

    有人贩子想要拐卖他,结果被他单枪匹马挑了对方的老巢。

    有骗子想要利用他去运一些违法物品,结果骗子反倒被萧天南给骗了。

    短短时间内,萧天南和好几拨坏人斗智斗勇,最终都大获全胜。

    于是那时的他意气风发,想要学武侠里的英雄好汉,鲜衣怒马,仗剑江湖,惩恶扬善,名扬天下。

    结果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萧天南就被萧阀的人找到,强行抓了回去。

    漫漫岁月过去,萧天南都快记不起来,当时萧阀的人找到他时,他已经创立了一个帮派,名字叫“正气堂”。

    帮派的主要事务也十分简单,专门去找那些黑恶势力,捣毁他们的老巢,逼他们交出钱财,然后再拿接济那些孤儿院、养老院、贫困户等等……

    那时的萧天南以为自己是在劫富济贫,惩恶扬善,殊不知其实早已经触犯了法律。

    如果不是那时的他才十一岁,恐怕以萧天南爷爷的性格,真会送他去坐牢。

    虽然萧天南正气堂的龙头没能当多久,可现在回忆起来,那段日子绝对是他最逍遥自在,意气风发的时刻。

    如今无论萧天南有多么强大,都不会再有当年的那种感受了。

    少年时!

    萧天南突然感受了这酒的真义。

    好酒!妙酒!

    萧天南一把抓起酒壶,壶嘴对着嘴巴就开始倒。

    也就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酒壶空了……

    萧天南一脸遗憾地看向牧野鹏飞,牧野鹏飞一脸的肉疼,舌头下意识地舔着嘴唇道:“我就才喝两杯啊……”

    萧天南哈哈大笑,右手一扬,一堆原晶堆砌在桌子上。

    他大声喊道:“来人!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全部拿来!把你们这里最好看的姑娘,统统叫出来!

    今日本少爷高兴,全场所有人的消费,本少爷包了!

    剩下没花完的原晶,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平分!”

    “好!豪爽人!”

    “公子大气!”

    “谢公子赏赐!”

    “多谢款待!”

    全场响起欢呼声。

    有工作人员过来将堆在桌上,如同小山一般的原晶搬到一旁,仔细清点。

    雅清阁内一下声乐四起,姑娘们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从四面八方一下涌了出来。

    萧天南和牧野鹏飞被姑娘们簇拥着。

    牧野鹏飞见此场景,一挥手又洒出了大把大把的原晶。

    雅清阁的酒水上桌,萧天南随便拿起一壶喝了一口。

    “唉……喝过刚刚的‘少年时’以后,这些酒再入口,感觉寡淡的就好像白水一样。”

    一旁的牧野鹏飞满脸纠结。

    他犹豫再三,最终轻叹一声,咬着牙从储物法宝中又拿了两壶酒出来。

    萧天南鼻子耸动了一下,一下就闻出牧野鹏飞刚刚拿出来的这两壶酒,同样还是刚刚喝的“少年时”!

    萧天南瞪了牧野鹏飞一眼,没好气道:“不是说只有这一壶吗?”

    牧野鹏飞嘿嘿一笑:“我刚刚话只说了一半。”

    “百年前我找我外公求得三斤‘少年时’,不过就在前两天,我外公来霸神域看我,于是我又找他求得了三斤‘少年时’。

    这三斤真是最后的一点儿存货了,喝完可真没了。”

    “你这家伙,堂堂一个世子殿下,竟然这么的小家子气!”

    萧天南从牧野鹏飞手中夺下一壶酒,仰头就开始豪饮。

    酒意上涌之际,萧天南忍不住大声念道:“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