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0章 拉姆的考验
    空旷的草原上,用白色的石块圈出一大片宽敞的赛场。

    这里原本是草原勇士的竞技场。之前的鹿鸣草原勇士争霸赛就在此举行。

    而现在,徐阳和草鹿部落族长拉姆两个人面对面站在空旷的竞技场中间,场边没有一个观众。

    赛场的边上,高高的旗杆上,飘扬着草鹿部落的图腾旗帜。

    绿色飞舞,其上的草鹿图腾舒展,似草鹿奔驰在草原之上。

    族长拉姆单手持法杖横在身前,目露认真之色,“徐阳,我知道小七很喜欢你,而且你现在是他的未婚夫。如果你不能安全回来草鹿部落和她成亲,我就不能让你离开草鹿部落去飞羽盟冒险。虽然我知道你很出色,但我要看到你的上限在哪里。”

    徐阳微微一笑,恭敬抱拳道:“多谢外祖母大人您想得周全,您这是考验我。既然如此,就请赐教。”

    族长拉姆点头,催动功体,手中法杖的鹿兽双眸处亮起光彩。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绿色光纹自拉姆的脚下散出,是魂力的实质化。

    噼啪,噼啪。

    拉姆脚下的魂域之中,滚起一簇簇绿色电弧,竟然是罕见的雷木双属性。魂域所过之处,如有大风卷过草海,掀起震撼观者的绿色惊涛。

    徐阳目光一凛,神识探出,心中便有了判断:“拉姆族长大人的功体是木雷双属性,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从她释放出的魂域来看,已然是道明境第二层的修为。可以说,她是我在鹿鸣草原上见过的最强大的对手,没有之一。”

    不敢怠慢,徐阳神识催动,体内三色漩涡中的金雷大门微微敞开。雷声隆隆中,一道金色雷龙迫不及待地从门缝钻出。

    与此同时,徐阳的体表溢出一簇簇金色电弧,金色电弧成阵,散出强大的金雷领域。

    金雷领域之中,可见一串串窜动的金色梵文字符,宛如金鱼跳跃。

    对面的拉姆见状,不由地心中一惊,“这徐阳的功体修为实在特殊,看不出他体内有一丝的元婴灵力波动,却展现出不弱于道明境水准的强大魂域之力。他身体周围的魂域是罕见的金雷属性,并且是纯粹的佛门金雷。”

    拉姆厉声道:“徐阳小子,准备接招。”

    话落,拉姆脚踏风雷,体表绿色雷弧萦绕,以雷遁之术加持身形的移动,直朝着徐阳的所在冲了过来。

    接近徐阳后,拉姆手中的鹿头法杖飞快点出。

    法杖吐出一团绿色的雷电飞弹,其中有鹿影跳跃。

    “巫术——木雷!”

    徐阳身披金雷之甲,没有后退,直接迎了上去,单拳捣出。

    拳出,金雷滚动,状如雄狮之头颅,其声咆哮。

    “拳法——金雷!”

    轰!

    二者招式碰撞炸裂,泛起一波波金色和绿色的电弧,电弧互相鞭打,虚空中溅起一道道白色的烟气。

    转眼,二人便争斗一处。

    他们施展的都是雷遁身法,速度极快。

    远远望去,只见一团金色雷球和一团绿色雷球在草原上互相追逐,碰撞炸裂,电光狂闪。

    偌大的赛场,仿佛变成了雷神碰球的游戏。

    “整个鹿鸣草原上,能在我的雷遁之下,不落下风的人不多。徐阳,你的表现还不错。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拉姆大声道。

    “外祖母大人,我知道这只是热身,期待您拿出真正的考验。”徐阳不卑不亢道。

    二人对抗一招,各自后退十丈开外。

    拉姆衣衫猎猎,再次提聚功体,她单手化作剑指在自己的眉心处一点。

    拉姆的眉心中间,一点绿色光点闪烁,绿色光点扭动着,转

    眼现出一条条神秘的纹样来。

    那纹样似花非花,更像是符咒。

    “雷咒引魂,大巫之术,草鹿之魂,木体逢春......开!”

    赫然,拉姆整个人的气息大振,浑身骨骼咯咯作响。

    她原本粗糙的皮肤变得光滑,胸口曲线高耸,细腰若蜂。而她的脑门两侧生出一对鹿角来。

    此刻的拉姆,似枯木逢春般,一头银白发丝变成了乌黑之色,面目也变成了中年美妇的样子,五官与麦小七竟然有三分相似。

    而拉姆的功体状态已然达到了道明境巅峰的水准。这也是拉姆为什么能叱咤鹿鸣草原百多年的真正实力。

    徐阳眉头微皱,目光盯在对面拉姆的脸上,心中盘算:“这是什么诡异术式,竟然可以让身体暂时恢复年轻之态。大概是一种完美的半兽化巫术。”

    “徐阳,接下来的考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变身后的拉姆厉声道。

    拉姆高举手中法杖,法杖的鹿头之上吐出一道绿色雷电直接冲天而去。

    高空中,在绿色雷电的冲击下,现出一座雷云漩涡,并旋转着越来越大。

    不多时,雷电翻滚,乌云倒卷,遮天蔽日,似暗夜降临。

    拉姆严肃,厉声道:“徐阳,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理智的话,你就留下来和小七成亲。我这一式引雷之术若是落下来,便是天崩地裂。”

    徐阳面不改色,大声回应道:“外祖母大人,您这引雷之术无非就是一种通灵术罢了。徐阳不才,就和外祖母大人比拼一下通灵术好了。任尔天崩,我自擎天。任尔地裂,我自巍然。”

    拉姆心中犹豫,“这徐阳小子倒是硬气,是个男子汉,配得上我的外孙女小七。我若真是召唤一道雷神之力劈了他,非死即伤。他毕竟是小七的未婚夫,我怎么和小七交代?我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飞羽盟可不是好去的地方。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一次游历飞羽盟就险些丢了性命。”

    拉姆虽然心中犹豫,但好胜的本能,却让她不断将法力注入手中法杖之中。

    她高擎的法杖,随时准备接引高空中雷云漩涡中的力量。

    拉姆没有收手的意思,徐阳自然也没有停下来认输的意思。

    徐阳双手掐诀,再次提升功体。

    他体内的骨骼表面,七千金山之纹点亮,金佛圣体经功法运转不停。他体表金光点点如披金色袈裟,背后虚空中有一座金山法相渐渐清晰。

    他体内三色漩涡中的金雷之门全然敞开,有金色雷龙奔腾而出。

    徐阳将金光体术和金雷灵术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以金光体术强化肉身,承载金雷灵术。这两种术式都是最纯粹的佛门之力,一加一的效果更是远大于二的。

    他身外的金雷领域强行升级。

    金雷玄界!

    通常情况下,功体在道明境以上的少数精英修士可将领域之力发挥至极限,进化为特殊的强大结界。眼下的徐阳就是如此。

    徐阳的功体表现也是直接提升至道明境第二层的样子。

    只见他猛然蹲下身去,双手按在脚下地面之上,全身法力通过一双手臂和手掌疯狂注入地面之中。

    一圈圈金色雷弧以其手掌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开去,强大的金雷属性瞬间定义大片空间的领域之力。

    “通灵术——金雷之门!”

    轰隆隆。

    大地颤栗,徐阳身前的金雷玄界之中,一座百丈高大的金色大门拔地而起,掀起无尽金色雷弧,仿佛不是这一界之物。

    对面的拉姆见状,一双眼神都看傻了。

    金色大门呈现的一刻,她甚至开始后悔要和徐阳较量

    这一次,心中惊骇道:“这?徐阳的上限我根本看不到。看他现在的样子,对雷遁之术的领悟和发挥绝不在我之下。而那金雷界门之术,更是给我带来无形的压力。可若是我此时收手,又岂不丢了草鹿部落的颜面。”

    拉姆骑虎难下,目光中现出认真之色。

    她高举手中法杖,一身修为注入其中。

    高空中,雷阵翻滚,青色雷弧交织。

    “通灵术——木雷鹿角!”

    隆隆隆!

    一尊百丈的,由青色雷弧编织而成的巨大鹿角从雷云漩涡中钻出。如有神力般从天而降,仿佛要顶破这方天地。

    此刻的徐阳也已是箭在弦上。

    “通灵术——金雷龙游!”

    赫然,金色大门之中,无数金雷之力涌出,雷潮之中一条百丈金色雷龙张牙舞爪,逆天而上。

    二者的极招对轰在高空中。

    青雷鹿角在上,金雷之龙在下。

    一时间,金龙咆哮,青鹿狂吼,罡风倒卷,横扫玄黄。

    一朵朵硕大的金雷之花和青雷之花在高空中接连绽放。

    那庞然的鹿角竟然被金雷之龙一块块撕碎吞噬。

    片刻后,金雷之龙冲天而上,冲开了高空中的雷云漩涡,冲出夜尽天明。

    “啊——”

    通灵术式被破,拉姆一声惊叫,嘴角溢出鲜红,身体恢复成老妪模样,颤颤巍巍,以法杖撑地才没有跌倒。

    拉姆表情复杂,道:“徐阳!你,你的表现真是不可思议,老婆子我这一次输得心服口服。”

    徐阳收了术式,收敛功体,走过去,直接跪倒在拉姆的跟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您是小七的外祖母,就是我徐阳的外祖母。今日得罪,迫不得已。我的朋友宁琳儿命在旦夕,我就是拼出自己的性命也是要帮助她重铸肉身的。若是小七遇到危险,徐阳这条命也自然是要毫无顾忌地押上去的。还请外祖母大人谅解。”

    拉姆看着徐阳,不禁点头,心中嘀咕:“徐阳此子重情重义,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小七的未来托付给他,没错。”

    拉姆伸手将徐阳搀扶起来,“好孩子,你是真正的勇士。”

    ......

    等不及闭关修行中的麦小七出关,徐阳决定离开草鹿部落。

    没有声张,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欢送。

    清晨,天边吐金珠,金光铺满了大地。

    徐阳接过族长拉姆送给他的三件礼物,郑重谢过。

    一颗帝绿之星,一张地图,一颗鹿茸金体丹。

    帝绿之星,流动的绿色,最好的宝石。正是徐阳送给麦小七,麦小七又送给拉姆作为寿辰礼物的那一颗。如今,拉姆将其送给徐阳,作为他和小七二人的订婚礼物。

    徐阳告知拉姆,归来后,一定要将帝绿之星做成吊坠,亲自戴在麦小七的脖子上,小七会是最美的新娘。

    一张地图,是去往南域飞羽盟的地形路线图。

    一颗鹿茸金体丹,是拉姆珍藏的能延续命元的宝贝,送给徐阳,可作为琳儿恢复肉身之力的辅助丹药。

    徐阳将三件礼物小心收好,心中充满了感激。

    ......

    三天后,徐阳一个人来到鹿鸣草原的边缘。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一望无边,连天的碧绿。

    视线尽头,蓝绿相拥,笔直一线。

    徐阳兀自低语道:“鹿鸣草原,我爱的小七,尊敬的外祖母大人,我徐阳必会安然回来这里的。”

    金阳挥洒,落在绿衣少年飞扬的发丝上,撩动的衣襟上,抬起的脚尖上。

    目标飞羽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