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一七章 天巫界的天巫河
    除了几名惊慌失措跑到石城门口的家伙被直接杀了之外,冲进来的兵士倒也没有大开杀戒。

    狄九、曹昔和所有被俘虏的人全部被赶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狄九发现,战胜方第一时间不是占领各处要隘和紧要地方,而是将他们这些俘虏团团围起给狄九的感觉就是,俘虏才是他们最珍贵的财产。

    不过此刻的狄九没有半点在意,他甚至有些欣喜,因为他的意识已经感触到了这里的语言规则。对他来说,只要触摸到语言规则,任何地方的语言都是一样的。若不是他在这个地方神念和神元都不能用,他只要一落在这个地方,就可以感知到这里的语言规则,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那些身材高大的战败士兵,一样被驱赶到了狄九所在的这个俘虏圈来了。

    一名身材肥胖,身上穿着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战甲的男子迈着大步走到了广场最上方,他的目光很是满意的从众多人身上扫过,对他来说,这都是他的战利品。

    “你们很幸运,因为我大翼部族从来都不杀俘虏。”肥胖的家伙扫了一遍后,这才很是满意的说了一句。

    狄九可以感受到周围很多人都是松了口气,看样子除了这个大翼部族,还有别的喜欢杀俘虏部族。

    肥胖家伙说了一句后,话锋一转,“但是,我大翼部族也不收留废物。从到我们大翼部族开始,你们将要去修建天巫河。贡献最大的一部分人,可以加入我大翼部族,成为我大翼部族的一员……”

    跟着肥胖家伙说了一堆什么修建天巫河的奖励,狄九是半点都不关心。不过他也得到了一些基础的东西,至少知道这个地方有一个天巫河,这个天巫河似乎每一个部族都在修建。同时狄九也知道了,这里部族之间的战争好像就是为了抓人口,然后去修建天巫河。

    他弄不明白的是,既然大家都要修建天巫河,那一起修就好了啊,何必战争呢?

    大翼部族做事很是干脆利落,几乎是在那肥胖家伙说完之后,立即就驱赶着所有的俘虏离开了石城。

    一路上没有人抱怨,所有的人都很是谨慎。狄九很快就弄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俘虏都如此谨慎了,只要他们按照规矩前进,不会有什么问题。任何人敢偏离规定的路线方向,立即就会被射杀。

    “狄九,我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很古老的星球,至少有一点我肯定,这个星球不在五行宇宙之中。奇怪的是,这些人战胜了对方,却丢弃了对方的地盘,要将我们这些俘虏全部押走是什么意思?”走在狄九身边的曹昔低声说了一句。

    狄九肯定的说道,“自然不是五行宇宙,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些人押走我们,是因为需要我们去修建天巫河。对了,之前那个说话的胖子,是什么大翼部族的一个首领……”

    “天巫河……”曹昔喃喃自语,将这三个字重复了数遍,忽然看着狄九,眼睛都变得明亮了许多。

    狄九看着曹昔说道,“曹昔,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曹昔直呼狄九的名字,狄九自然也不客气。

    曹昔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狄九,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我猜想的所在,也许你真的可以对抗渡不……”

    狄九一皱眉,心说这个地方是不是曹昔猜想的地方,和他对付渡不有什么关系?

    随即狄九想到了渡不,心情再次大坏。渡不的强大,已强大到他再努力也无可奈何的地步。真不知道当年渡陌是怎么暗算掉他的,这渡陌也是一个天才啊。

    “狄九,别人不知道渡不的缺点,我却知道……”

    曹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嗡!”的一声,一条皮鞭就从空中落下,直接打向了曹昔的眉心。

    狄九心里大惊,他肯定曹昔至少是圣体肉身。圣体肉身就算是修为全部失去了,这一鞭也不会让曹昔怎么样。

    不等这一鞭落在曹昔头上,狄九赶紧扑了过去,将曹昔挡在了身下。同一时间,他的意念动间,背部的肉身强度迅速减弱。

    啪!血肉横飞,这一鞭几乎将狄九的后背打断,他背后的骨头已是清晰可见。

    “咦……”那一鞭没有打到曹昔,反而只是将狄九的骨头打出来,倒是惊咦了一声,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的皮鞭。

    狄九却是大声说道,“我们一定努力修建天巫河,祝大翼部族万寿无疆。”

    周围一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俘虏,赶紧跟着狄九大声叫道,“我们一定努力修建天巫河,祝大翼部族万寿无疆。”

    几名级别高一些的士兵听到嘈杂,也走过来查看状况,那兵士一时间忘记了继续寻找狄九的麻烦。

    看见那兵士离开,曹昔歉意的看了看狄九,她这才想到狄九不但能听懂这里的话,还能说了。

    她心里却很是感激狄九,如果不是狄九出来帮她挡了一下,她说不定就会暴露肉身强度。那个时候,她和狄九肯定无法这样安安稳稳的留在俘虏之中了。

    ……

    一群俘虏不吃不喝的走了一天一夜时间,这才来到一个聚集地。

    狄九和曹昔倒是无所谓,其余的人都是累的七倒八歪,好在他们已到了目的地。

    大翼部族的伙食是每人一大碗漆黑的浆糊,是什么浆糊狄九不知道,他却知道这东西绝对不好吃。别的人都是激动不已的端起了大黑碗,每一个人都是吃的极为畅快。

    狄九和曹昔将吃的东西都分给了旁边的几人,他们立即就获得了周围人的好感。

    若不是周围还有兵士在守着,狄九第一要问的就是曹昔,为什么说他现在或者可以对抗渡不?第二要问的就是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什么是天巫河,为什么要修建天巫河。

    也许是第二天要修建天巫河,当天晚上,所有的俘虏都被赶到了一个大盆地中。只要被赶进这个盆地,守住盆地的出口,就可以保证没有一个人能逃离这里。

    狄九倒是松了口气,只要盆地里面没有兵士守着,那他就可以问到自己所要的一切。同时狄九也能想象得到,大翼部族虽然没有杀他们这群俘虏,但最后他们这群俘虏能活下来的恐怕没有几个。

    晚上一群人挤在这个盆地中,仅仅是喝一碗黑糊,然后第二天还要去修什么天巫河,这能活的长才是怪事。

    等众多俘虏全部进入盆地,看守兵士离开,狄九特意找到了之前他给黑糊的一名老者询问道,“前辈,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啊?那天巫河又是什么地方?”

    老者惊异不已的看着狄九,好一会才说道,“这里自然是大翼部族的地方,只是,你怎么会不知道天巫河?”

    狄九赶紧压低声音,“我和朋友从遥远的地方逃来的,我们那里没有天巫河……”

    老者皱着眉头,好一会才说道,“这也不可能啊,在天巫界,到处都是天巫河,怎么会没有天巫河呢?”

    狄九总算是弄清楚了这个地方是天巫界,只是他对天巫河更是不明白了,一条河在整个界域都有,这是什么河?
为您推荐